搜索

当前位置:主页>原创精选>

这个暑期不太热

时间:2014-09-19 09:39来源: 作者:李李翊 点击:
  

当我走出考场的那一刻,我明白,我的十年寒窗苦读生涯,到今天可以告以一个段落了。无是选择继续进入大学深造,还是就此进入社会实践、工作,那将会是另外的一番风景。

“段铎,总算结束了。”室友刘琮跑过来紧紧抱着我,高喊到。

“靠,你个小子。想勒死我啊,抱这么紧。”我这边还没说完,那边胡国明跟制导导弹一样,飞过来给了刘琮后脑勺一下。“你看看别人的可是盛大的告白仪式,再看看你们,两男的抱一起还死不放手。”

听到胡国明的话,刘琮马上放开了手,我们一起看着那些从考点出来的。一对对的情侣,有牵着手的,有抱出来的,更有骑在脖子上走出来的!她们选择了在考试结束这一刻,向全世界宣布着他们地下党式的爱情,在今天结束了。从此以后,他们可以在阳光地下,尽情嬉戏游耍。

看到这个情景,我看了一眼刘琮,“死臭虫,离我5米远。我的一世清白尽毁你手里啊!”接着踹了刘琮一脚。反应过来后的刘琮,骂了句操后,就和我打闹起来了。

这个时候,架着眼镜的书生——白靖麟对着我们说到:“你们两个精力旺盛的话,就回家去发泄,现在可是大中午的,我可不陪你们疯。”说完,书生白就往外面走了。

我们四个是一个宿舍的,高中三年都是在一起的,感情特铁。我叫段铎,身高176cm,体重62kg,绝对的标准身材,成绩勉强过的去。刚才和我一起嬉闹的叫刘琮,身高173cm,体重80kg,大块头肉多,家庭条件不错,成绩和我差不多。胡国明,身高180cm,体重70kg,腹肌六块,肌肉男,迷死一瓢学校的花痴女,成绩吗,刚好够格吧。白靖麟,身高168cm,体重50kg,书生一个,标准状元。

看着胡国明和白靖麟走远了,我们也就赶紧的追了上去。

“书生白,这会你可别失手了。不然我们一年的积蓄可得全泡汤了啊。”刘琮说到。这个是我们和隔壁班的同学在考试前的一个约定,书生白的成绩将会是全校第一。虽然刚才我说了他是状元的命,可是隔壁班的有个女生的战斗力可不俗。在历次的大小测试里,咱们的书生白可是输多赢少啊?可以说是为了状元的这个名号我们豁出去了。原因是在古代的科举中,女性是不能参加科举,所以这个状元必须是得我们书生白拿的。

这个约定先前只是我们两个班的事情,后来不知道谁传出去了,一而十,十而百的,连带的人就多了起来。当然,这一回合,隔壁班的同学们信心更足,可是我们也不会怕了他们的。一个原因是我们的肌肉男带着我们班的篮球队完胜了隔壁的班级,现在他们希望靠他们的那位“圣斗士”扳回一局的。

“书生白,你可要给我们争气啊!”我们三个大声的喊着。

“好了,喊这么大声有个屁用,有本事你去单挑那个圣斗士啊?”白靖麟不满我们几个人表情,冷冷的会答着我们,给我们当场泼了一盆冷水。

我急忙说道:“书生白,你可不能这么说啊,篮球赛我们三可是参加了,虽然我和刘琮不是主力,但也算其中一员了吧。

“拉到吧,要不是和胡国明是一个宿舍的,你们俩能进篮球队。”白靖麟鄙视我们两个。

刘琮拍了下书生白,“就我和段铎这身材,怎么就进不了篮球队了啊。胡国明你说,对不对。”

胡国明说道:“是的,你们两这身材是可以进篮球队的,但是有你们和没你们有区别吗?靠你们两个能赢他们才怪!”

胡国明的话,我和刘琮两个老大不高兴了,闹着要和胡国明单挑。

白靖麟看到我们又开始闹了,说道:“有完没完,都不打算吃饭了是吧。”

我们几个同时安静下来,不过嘴上还是叽歪了几句。

四个人一边走着,一边看着找着合适的饭店。

走进了一家面店,叫了四碗面条。等着的时候我们讨论着这次考试的内容。按着书生白自己的说法,这次发挥的正常,在可以接受的范围内。这个答案让我们心中充满了忐忑啊。在我们的书生白正常发挥的前提下,基本上没赢过那个“圣斗士”啊?现在就是希望那个圣斗士失常下啦。不过,感觉这个希望非常渺茫啊!

下午回到宿舍,大家各自整理了。之前都已经把那些用不到的东西送回家里了,现在剩下的也就是卷铺盖走人了。这个待了三年的学校,今天向我们挥手了。

书生白搭便车,坐上在刘琮老爹的Q7。他们是一个方向的,白靖麟比刘琮近几个站点。胡国明坐公交车回去,我骑自行车回家。

落幕的霞光,把我的身影拖的老长老长。我站在护河堤坝上,凝望着回家的这条马路。这或许是我在家里的最后一个暑假了,以后我还能在这条回家的路上,沐浴几次这样的晚霞与晨光。

回到家里的时候,母亲已经在做饭了。客厅的桌子上放着一个大西瓜。

知道我回来了,从厨房里传来了母亲的声音:“铎儿啊,桌子上放着西瓜,你吃点解解渴,吃好西瓜去洗个澡,洗好就可以吃饭了。”

“知道了,妈。爸还没回来吗?”我一边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一边回答着母亲的话。

“你爸说了,让我们先吃。他忙完就回来了。”厨房里再次传来了母亲的话语。

回到自己的房间,我放下书包,一屁股坐在床上。我父母都是农民,之前就靠着那一亩三分地过活,这几年村子里的人都富裕了,有很多的农户都不下地了,我父亲就把他们的闲置地给承包了下来,搞上大棚,做点蔬菜瓜果什么的。遇到菜价好的时候,收益也是不错的。就是很辛苦,凌晨一两点种就要把菜运到城里的集散中心卖掉,白天都得在地里干活。头朝黄土,背朝天。这么些年来,父亲的背已经开始佝偻了,父亲伟岸的形象开始不再那么的坚挺。母亲吗,在家里养了几头猪,一些鸡,更多的也是下地帮父亲干活。这就是我的家。

等我洗好澡,出来的时候,母亲就开始说到:“不是让你把西瓜吃了吗,怎么不吃啊!”同时,把切好的西瓜递给我。

我接过西瓜说:“我不渴,等爸爸回来了一起吃饭吧。”顺手把西瓜放回了桌上。

母亲看着我把西瓜放在坐上,就走到电话旁边说道:“恩,那我给你爸打个电话,让他早点回来吧。”

过了会,父亲就回来了。

晚上一家人坐一起吃饭,也没什么重要的话题。毕竟现在分数还不知道,说其他多余的,也没什么意思的。

母亲说道:“让我这几天在家里好好的休息下,说这段时间里为了高考人都瘦了。”父亲并没有多说什么。晚餐就这样简简单单的结束了。

接下来几天,在家里闲着,也下地帮父亲干活。那些除草杀虫的我不会,就只能帮忙干些体力活,搬搬东西。

期间死党们打来电话,问要不要一起看世界杯开幕式,我说这个在家里看看就可以了。到时候可以挑些我们都喜欢的球队再一起看,这几天想好好在家里休息。死党们也认同我的看法,最重要的是我们说好了决赛的那天,大家必须得聚在一起。

村里的人看见我,都会问我,高考结束了,能考上哪所大学;打算去那里念大学什么的?我笑了笑,然后回答都是等分数出来以后再说。

以前在村子,和我在一起耍的都是年龄比我大的,同龄的孩子我基本上不和他们一起的。那些比我大的,现在不是在念大学,就是参加工作了的,所以现在在家里也没几个可以一起玩的。遇见同龄的或则比我小的,就是简单的打个招呼就可以了。现在的我就是一个标准的宅男。

网上成绩出来的那天,几个死党又都聚集在了一起。关于那个约定,结局又点戏剧化,他们两个成绩一样,都是649分,全校第一。哦,不对,第一名的一共有三个人。还有一个班的一名才子突然爆发,也是这个成绩,这样子的话,第一的名额就是三个。约定里没说成绩一样怎么算,但是第一名里有两位男生,怎么算也是我们赢了。但是他们班就是不承认我们赢这个结果,说是这个都是第一名,怎么算都是平局。然后的然后,这个约定也就这么的不了了之了。

我的成绩是483分,刘琮这次有点失手了,377分,胡国明360分。对于胡国明的360分,我们感到非常的不解,这个家伙以前测试就没有一次是超过350的,难道这真的是人品爆发吗,这回必须得压榨这个小子了。

刘琮用卡着胡国明的脖子喊道:“这不公平啊,这小子都能爆发,为什么我就不行啊。”全班同学看着他们两个,都发出了哈哈的大笑。

在考试之前,我们就已经约好了,在今天成绩出来的那一刻,拉上我们的授业老师一起去海撮一顿的。这个谢师宴是我们集体的,所以不想太晚举行。我看着班里的同学,想着:我们这一群46个人,在这一场高考结束后,还能有多少的机会,这么一起的聚在一起啊。之后的我们终将劳燕分飞,各赴前程。所以在今天大家还能聚集在一起的时候,我么应该好好的向我们的授业恩师表达自己的谢意。

饭店是我们之前就已经预定好了的。一共是5桌,有班主任,还有几位任课老师。费用也是之前商量好的,每个同学200块,不够的由几个富二代们解决,我们的刘琮同学当仁不让的也在其列。

开饭之前,由班主任和各位老师对我们进行最后的一堂教育课。

当仁不让的首先是班主任给我们讲话。班主任是我们的英语老师,一位40岁左右的男教师。

在一片掌声中,班主任缓缓站起来。抬手示意同学们安静后,班主任说:“首先很高兴,同学们,你们三年的高中生涯到现在应该说是已经结束了。在我作为你们班主任的这几年里,我们经历了很多的难忘时光,特别是在这最后的一百天时间里,大家都的刻苦备战,非常努力。大家辛苦付出的之后,在今天都收获到了丰硕的“果实”。大家对于自己得到的成绩都是比较满意的。我们毕竟不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有所差别是正常的,这样才能显出大家各自的特性,才是真正的大家。当然,在场的也有些同学发挥失常了,但是千万不要灰心。塞翁失马,焉知非福,相信大家在以后的道路上,都可以走的很远很远,都可以站在各自金字塔的顶尖上。现在,网上不是都在流传着这么一句话吗,‘金榜提名的同学一定要和落榜的同学搞好关系,因为这样可以在大学毕业以后,回来给你们打工。’班主任我说这话的意思呢,是:从今天后大家都得朝着各自的目标分开了,但是我相信这三年的友谊还是会存在大家的心里的,金兰结义,同窗之情希望大家要好好的珍惜。最后,借这个机会,我向大家说一句,高中三年的时光里,我做为你们的班主任,经历许多。有好的,有坏的,晚上在这里,我借这杯酒,希望大家一笑泯恩仇。班主任我先喝。”

“好。”看着班主任喝完手里的这杯酒,同学们一边大声的喊道,同时掌声响起。

场下已经有很多同学开始落泪了,特别是那些女生。同学们接着也把杯子里的酒或则是饮料喝完。这个时候,不知道是哪个同学的手机里传出来姜育恒的《跟往事干杯》。

在悠长的歌声中,班主任继续说道:“今天开始,我们就已经成为朋友了,以前的师生关系就让它随着这酒,这歌飘向远方吧。”说完后,班主任示意了下其他老师,把发言权传递给了下一位老师——化学老师。同时又是一阵的掌声响起。

化学老师正当年吧,刚从学校出来没几年,听说他现在正在考研。

老师站起来后的第一句开场白是,“生理化本是一家。另两位老师今天家里有事情,没来参加这个晚宴,我在这里向同学们赔个不是。感谢各位同学对我们理综几位老师在教学的认可,”这就是化学老师的说的开头语,有点让我们鸡皮疙瘩掉一地的感觉。老师接着说:“在这里,我是任教你们时间最短的,能来参加这个晚宴,让我白吃一顿非常的感谢,在此我先代替我们理综的几位老师喝三杯,聊表谢意。”这个时候我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老师前面已经倒好三杯啤酒了。老师端起啤酒,一口一杯。在场的男生大喊着好,好,好。热血青年应该有的冲动,体现的淋漓精致。喝完酒后,老师一屁股就坐了下去。全场鸦雀无声,一下子安静下来后,场面有点诡异。

这时候,班长吴军有点木木的看着化学老师,说了句:“老师,结束了。”

老师看了看班长,随后扫视了一圈同学:“是啊,年轻人吗,有热血有冲动就行了,莫不是老师我喝的还不够多?”

“不是,不是。”班长连忙挥挥手。

接下来的数学老师,更是简单。说了句祝福我们的话后,就结束了。剩下来的就是语文老师了。

语文老师是一位年迈的老教师,再过几年就得退休了的,本来她是不想过来的,我们伙同班主任一起坑蒙拐骗就这么把她给请来了。

语文老师一站起来,同学们就集体要求老师坐下去说。但是在三尺讲台讲了这么多年的老教师,怎么会轻易的坐下去呢?老师依旧坚持着站着讲话,老师说:“这一辈子都在讲台上站着过来了,这里的几分钟时间,我还是能坚持下来的,同学们不需要担心。刚才班主任,化学,数学老师都说了很多,都是代表着他们各自的心境,各自的历程来和你们分享的!班主任说的对,干完这杯酒,一笑泯恩仇。在昨天,我们是师生关系,在今天以后我们将会是朋友,或许以后你们中还有人会成为我们的同事。所以我们不是敌对的关系,我们是互相帮助的朋友。同时你们也是一样的,在三年的时间里,大家难免有摩擦,四十几号人的团体里,总会发生一点意外的事情。年轻的我们是应该有一股热血,一种冲动。可最终我们要学会像数学老师那样,学会平静,学会对待。三年的朝夕相处,就算每天往我们的心里面放一克拉,那就差不多是一千克拉,这可是一笔很大的财富。就当是在今天,你们把这份财富完全的挥洒完来结束这段旅程可好。所以以后大家都会是朋友,都会记住这个难以忘怀高中经历。在我们以前都是这样说的,高中三年的我们都是智慧行的同窗。大家一会的路还很长,我希望大家相辅相成,一起去开创出一份属于你们这个团队的一个天地,一片彩虹。”在大家的一片掌声中,语文老师的发言结束。在老师说话的中间,有同学放了4 in love的那首《一千零一个愿望》。

班主任再次的起身说道:“在刚才老师说话的时候,同学们放的那几首歌就能看出来,同学们都是非常的有能力,也有潜力的。我们看好你们能走出自己的一条康庄大道。那现在同学们,我们是否可以开饭了?”

大家集体的喊道:“开饭。”

在饭桌上,我们一起吃着饭,喝着酒。今天的我们开始遗忘,遗忘着我们与老师之间存在师生的关系。老师看着我们的快乐成长,也乐于见到我们的成长;而我们却是看看老师慢慢的苍老。现在我们开始忽略,之前存在在我们师生间的那一层隔阂。

结束的时候,因为刚才化学老师的那潇洒的发话,同学们坚决的把他给灌醉了。毕竟在这几位老师中,也就只有他的年纪和我们相仿,可以和我们一起尽情的挥洒青春。当然,同学们也有好几个都喝的差不多了。只不过二十几号人轮着来,老师必须得躺下的。

饭局结束后,化学老师由数学老师送回家里去,班主任和语文老师也都各自回家了。剩下的我们开始了我们的下半场活动,目标当然是KTV了,那是一个可以宣泄的地方。

这是一个豪华的VIP包间,怎么说我们也有四十几号人的。当然订包厢的事情肯定是有冤大头出面的,那就是我们的柴大官人。这个还轮不到我们的刘琮同学,他还不够土豪,只要出点老人头就可以了。

到了KTV以后,大家就撕破喉咙的喊起来了。一百天的压力,忽然一下子全部灰飞烟灭,大家精神上都是会空虚的。我们四个坐在一起,今天的冤大头柴志坚安排着服务员上酒水,瓜果。好了后,就绕着班花刘媛媛转了。几个喜欢的唱歌的同学在那开始点歌,班长吴军拿过话筒,开始进行他任职内的最后一次讲话了。

“同学们,晚上首先很高兴我们的柴大官人慷慨解囊,让我们能在这豪华的包厢里尽情的舒展一腔的怒血。同时还有几位鼎力支持的义士,名字我们不一一念了。我就要求一点,晚上所有同学必须都得唱一首歌。这是我这位班长的最后一个要求,放下话筒后,我班长的任期正是结束。”吴军说完以后,把话筒放在了桌子上,坐到了一旁。他的旁边坐的都是班级里的干部。

柴大官人的坐那里,嗤之以鼻。他旁边的同学就开始起哄要他也说两句,但他却推却了。旁边的几个“二狗子”见他不说,就有开始鼓弄着他和班花一起唱第一首歌什么的!

这基本上就是班里的状况,我们四个一组,四人帮啊;柴大官人一组,兵强马壮;干部一组,中坚力量;剩下的就是游兵散将,形单影只咯。要不是我们这有个肌肉男,我们就和散人组一样开不了花咯。当然因为肌肉男是我们集团的,所以旁边还是有几个莺莺燕燕的。当然和校花那边是不能比的,柳媛媛长的漂亮,有一张圆圆的脸蛋,大大的眼睛,高挑的鼻子,殷桃小嘴。一米六几的身高才九十斤的体重。同时性格也好,最主要的是她是个官二代,完全是我们男生心目中的女神。

这个时候,柴大官人和校花开始带头为我们唱领头歌了。按大官人的意思要唱《广岛之恋》的,不过校花没同意,最后点的是张杰的《年轻的战场》。

一曲歌毕,女生们就开始唱着她们喜欢的歌曲了,像萧亚轩;莫文蔚;张惠妹什么的一大堆,当然现在流行的那首《泡沫》是不会落下的。

男生们当然是接着喝酒了,开始划拳,摇色子什么的助酒兴的活动也都出来了。我们旁边的莺莺燕燕开始和书生说着高考的一些内容,还有一些什么大学的信息之类;刘琮和胡国明一起喝着酒,我就量不好,就喝开水了。坐那无聊的时候就盯着学习委员张靓看着,死党都知道我喜欢那个女生,但是那个女生喜欢着班长,班里的一把手,一个错中复杂的关系——三角恋。

这个时候,班花刘媛媛往我们这边走过来,我往大官人那边看去,他的眼里冒着火啊,杀气十足啊!我让了让身子。班花对我说道:“段铎,怎么不喝酒啊?”我回到:“就量不好,还是少喝点。”她对我笑了笑,同时对着肌肉男胡国明发出了唱歌的邀请。

胡国明说到:“你看同学们现在真唱的高兴呢,还是待会吧!”刘琮在旁边打趣到:“真是羡慕啊,有班花的邀请,我怎么没有这个荣幸啊?”刘媛媛接到:“那么,我们现在唱一曲吧。”刘琮伸出手来挥了挥,头往大官人那边转过去,用挑衅的眼神看着柴志坚,说道:“算了吧,就我那嗓子,和你一起唱歌,同学们还不集体把我掐死啊。”刚好这局刘琮输了,拿起杯子喝了杯中的酒,接着小声的说道:“表妹,晚上谁送你回家啊?”

听到这个称呼,刘媛媛坐在刘琮旁白,轻轻的说道:“死胖子,不就是比我早几天出生吗!以后再敢叫我表妹,小心我让舅舅断你这个暑假断你经济!”刘媛媛脸上露出阴险表情。刘琮撅了撅嘴说道:“不叫就不叫,反正我就是比你大,怎么着吧。”

听到这里,刘媛媛一伸手就掐住刘琮腰上的肉。刘琮一声大喊:“姑奶奶,我错了,你轻点啊!”

“看你以后还敢乱说话不。”刘媛媛加大了手上的力度。

“不会了,绝对不会再乱说了!”刘琮急忙接口道。

这个时候,同学们看着刘琮和刘媛媛的动作,很是惊讶。他们什么时候关系那么好了啊?旁边有几个耳尖的同学听到他们是表亲后,马上发挥国人的特长,不到一分钟就传遍整个KTV了。同学们听到说这两位是亲戚,一脸茫然,怎么这三年里来都没听别人说过,保密工作做到这个程度,真是两个稀有动物。

最过惊讶的就应该属我们的柴大官人了,当初就是因为刘媛媛和刘琮一起进进出出的,所以才爆发的冲突。当然是他们吃了亏,据小道消息,柴志坚发誓,说毕业后要搞我们的,晚上这一出戏演的,柴大官人该傻眼了吧。

我们也是刚才才知道这么一成关系的,反正都已经习惯了。这小子,当初进学校的时候就扮猪吃老虎。这都三年了,对于他的事情我们基本免疫了。书生的反应是看了一眼他们两个表亲;胡国明连头都没抬,顾着和刘琮两个接着猜拳了;我干脆起身让位子,靠一边喝水去。

这个时候刚好到张靓唱歌,她点的是陈小春的《独家记忆》。她属于一般类型的,不能算美女,但是也不丑。一米六五的个子,一个很清秀的女孩。平时喜欢扎两根马尾辫,人挺活泼开朗的。喜欢她就是因为她的平凡吧,而且在平时的交流中,她这个人也不错的。我喜欢这种类型的女孩,喜欢一个人就是这样的,没有缘由。

她选着这首歌,应该是她自己独自在这里表达情愫吧。据说她以之前向班长表白过,可是被班长拒绝了。班长说他自己有喜欢的人了,那个从小就青梅竹马的田思睿。

对于她选的歌,我个人感觉她选着那首《独角戏》更合适。不过,者是她的选择而已,不过唱的还是蛮好听的。特别是在那几句“我希望你,是我独家的记忆,摆在心底,不管别人说的多么难听,现在我拥有的事情,是你,是给我一半的爱情”很动人。我心里也有感触,我的另一半的爱情——我单相思,她应该是不知道的吧。这到底是爱情呢,还是单单的情呢?我自己都不好说。

我喝着我的白开水,开始进入了我自己的思绪,开始发呆了。过完今晚,我们这四十几号人应该是很难再这么齐整的积聚在一起了,我的暗恋也应该是在今晚,这样默默的结束了吧。今天晚上,我是否应该去向我喜欢的人表白一下呢?就像那些走出考场就高调的像世界宣布他们爱情的学子一样,在太阳地下展示着自己的爱情。就算现在是晚上,阳光照射在地球的另一边。待到明天晨光照射时,我的爱情是会随着阳光一起照亮这个世界,还是随着黑暗的光线一直转移到地球的另一边,躲避着耀眼的光芒,西沉西下呢?

这个时候,张靓的歌结束了。她坐回位子上,喝着饮料,看着班长。刚好,下面一首是班长的歌曲。班长选的是《兰花草》,他和班级里的另一个女生一起合唱。就是我刚才提到过的这个田思睿,和吴军从小认识的,十几年来都是一个学校的,这三年更是一个班级的。这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节奏啊。看着班长和田思睿一起唱歌,张靓脸上显现出忧伤的表情,独自黯然伤神。

这个时候,刘琮喊我了,原来是柴志坚过来要和我们喝一杯酒。我回过神来看向他们那边,刚好柴大官人在那里发表着演讲呢?“刘琮,原来你和媛媛是表亲啊,怎么不早点说啊,那样也不会发生之前那么多的不愉快了啊。你说对不对啊,段铎?”看我看向他们,柴志坚说完的时候把话题转向了我这里。

“啊,你刚才说什么啊,太吵了,没听清楚,不好意思啊。”我回答着,心里想着:过来求和还这么嚣张,谁搭理你啊。

听到我的回答,柴志坚也装迷糊,“晚上大家聚完会,以后也不知道还能不能都聚集在一起,在这里我敬兄弟几个一杯。”说完,他就打算喝完。这个时候刘琮拦住了他,“我说,柴大官人。不要这么急啊,要喝也得一起是吗?你这么急,要是喝出个胃出血什么的,这个罪名我刘琮可承担不起啊。”

这个时候,书生也过来了,胡国明也站了起来。说道:“对啊,柴大官人可是晚上的主角啊,怎么可以过来给我们敬酒啊,这我们几个小子可承担不起啊。应应该是我们几个过去的,是吧段铎!”在胡国明说话的时候,刘琮就给我们四个人的酒杯里满好了啤酒。

晚上都是冲着我来的吧,我站起来说到:“是啊,大官人这是太看的起我们这几个了。喝完这杯,我们回敬您三杯。不知大官人意下如何啊?”既然来的,那就狠点吧!

柴志坚哈哈的大笑道:“好啊,好啊。酒吗,大家想喝就尽情喝,就这点还难不到我的。”心里想着,你们这几个,要不死看着刘琮是刘媛媛的表亲的份上,晚上我还不弄死你们。

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水!好吧,喝完就鼓起勇气,晚上去告白吧。喝完一杯后,刘琮满酒的时候,柴志坚说道:“晚上的时候,班主任说过,‘干完这杯酒,一笑泯恩仇’。之前有什么不对,哥几个喝完这酒就让他都过去吧,如何。”柴志坚端起酒杯,跟我们四个示意着。

这小子变脸也太快吧,既然他在大家面前都这么说了,我们也就只能是附和着,该给的面子还是得给的啊。大家接就着把三杯酒喝完了。

连着四杯酒下肚,胃里波涛汹涌啊!这个提议刚才是我说的,现在怎么也得撑住吧,不能丢了我们四个人的脸啊。刚好这个时候张靓出去接电话了,我和他们说了下就跟出去了,柴志坚看了一眼也就回他的方阵里去了。

一出包厢,我就往洗手间里跑。进入洗手间我就开始狂吐,“呕,呕,呕”的一阵轰鸣。一开门看见张靓站在门口,看着我。“段铎,你没事吧。刚才看你进去,好像听见你吐了。”我走向洗漱台放水,擦洗了下脸上的残留物,随便也是清醒下自己的头脑。抽了张纸,稍微的擦了下,说了声:“谢谢关心,吐过就没事了。那个…进去的时候能不能不要和他们说我吐了啊!”

张靓瞟了我一眼,说到:“酒量不好还要这么用力的喝,你这是死要面子活受罪。不能喝不会少喝点,这样对身体也不好。”唠叨完转过身,打算回包厢。

看到她转身,我心里一紧张脱口叫道:“张靓。”

张靓转过头来,看着我,说:“还有什么事情吗?”

我一阵忐忑,“那个,能不能一起在外面坐坐,我有话和你说。”

看着我怪异的表情,张靓想了想说道:“好吧。”

我们来到外面的休息厅里,坐了下来。此时我的心里还七上八下呢,不知道该不该说出,在我心里沉寂了好久的那份情愫。

看着我不说话,张靓说道:“段铎,干嘛不说话啊,平时看你也不是这个样子的啊。”

我看着张靓的脸,吞吞吐吐的说到:“那个,我…我…”

看着我半天说不出第二个字,张靓心里不乐了。“有话就说,吞吞吐吐的像个婆娘!”说出来的话也不似刚才那么的柔和了。

我心里一横,不就是个表白吗,用得着这么耸吗?头一抬,注视着张靓说到:“张靓,我喜欢你,你能做我的女朋友吗?”

张靓整个人楞在那里。

不会是吓到她了吧,我急忙说到:“我说的话吓到你了吗?”

张靓回过神来说道:“这个怎么会吓到我呢,我是被你那眼神给吓到的,像是要吃人的样子。”

我摸了摸自己的脸,说道:“我刚才的眼神很吓人吗?不会吧。那你知道我刚才说什么的吧。”

“知道啊!”

我急忙接着问:“那你答应吗?”

张靓整了整自己的马尾辫说道:“那个,我看你是喝多了吧。”

“不是的,虽然晚上的确喝的有点多了。但是这个事情,我放在心里好久了。我喜欢你一年了,晚上是借着酒精才鼓起勇气和你说的。”我低着头说道。

张靓听完后,沉寂了一会说道:“首先,先谢谢你。原来我也是有仰慕者的,这又让我的信心有的很大的提升。只是我们是不可能的,现在毕业了,大学对于我们来说还有四年的时间,这四年的时间里,我们都会遇见不同的人,都会经历不同的事情。还有你不要怪我说实话哦,你不是我喜欢的类型。所以我们是不可能的。”

听完张靓的话后,我抬头看了下张靓。在我刚才说出哪句话的时候,心里突然一片开朗,原来我要的不是她的答案,因为答案我心里早就知道了。我要的就是像前迈出这一步,来释放我心中的那层压抑。

看我不说话,张靓还以为是打击到我了。问道:“段铎,你没事吧?”说完还用手在我眼前晃了晃。

我拍开了她的手,说道:“没事的。”

张靓说道:“害我担心,不要怪我让你伤心哦!”

我说道:“没事,只是刚才听到你说的话,感觉不像是你了。”

张靓:“怎么说,我也是经历过了的。所以要比你更明白点吧。”

“呵呵,是啊!失败是成功之母吗,你说的也对,接下来的大学对我们来说才是真正的战场,希望我们都能在那里成功。”我站了起来,接着说道:“走吧,再不进去,他们就得传我们的八卦了。”

张靓对我笑了下,也站了起来,一前一后的回到了包厢里。

刚好现在是书生在唱歌,那是一首老歌了,叫《别哭,我最爱的人》。只是有点猜不透书生这是给唱给谁的,我们本来都以为书生会唱《白狐》的,那可是他的经典曲目。没想到他还会给我们一个惊喜啊,真是神奇的书生,还会唱这么悲催的歌曲。

受邀于刘媛媛的盛情,胡国明和班花唱的是《同桌的你》。听着他们唱歌,感觉他们什么时候就开始他们勾搭上了,而且配合的相当默契。估计柴大官人得气得吐血吧。接下来胡国明自己独唱了一首《少年壮志不言愁》,引得现场女生一阵欢呼。

轮到我的时候,我选着了李琛的《窗外》,死党看我选这首歌,也就知道我的告白以失败收尾,他们也就不会多问什么了。

唱到一半的时候,往张靓那边看了看,她对微微的笑了下。最后到所以同学都唱完一首的时候,已经是夜半三更了。

再美的剧情都会有落幕的时候,这场聚会也落下了它那红红的幔布。

班花当然是由刘琮送回去了,谁让他们是老表啊。他本来是打算和我们在一起的,被我们三个一脚给踢出去了。不能让柴志坚有机可乘啊,在领到这个光荣的任务后,刘琮含泪的当了一回英雄。

其他同学都各自的选着了自己个回家方式,我们三打了车去胡国明的家。谁让他家最近呢。

在习习晚风的吹送下,这场毕业晚会朝着我们背影的方向,越拉越长。

刘琮把班花安全送回家之后,没有接受他姑姑的邀请留在那里,还是很铁杆的疾驰过来和我们同聚。

第二天,太阳到了老高老高的时候,我们四个全都还在和周公一起打牌呢。直到阿姨叫我们起来吃午饭的时候,一个个还迷迷糊糊的柔着朦胧的眼睛,不肯起床,想着刚才的那副牌能不能把周公拉下台。

昨晚,四个人回来后,在一起看世界杯了,是德国对阵加纳的一场比赛。我看着看着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睡着的,至于他们三个人有没有看结束,我就不得而知了。

吃完午饭后,四个人坐在那又啥扯淡了会。觉得时间还早,四个人就跑到网吧杀了几个小时的DATA。这一天的时间就又这样的过去了,我们也都各自的回家归巢。

回到家里,父母对于我的成绩本来就没有太大的期望,也就没有什么大的惊喜。同时,这个分数也属于我的正常能力,我也没有感到失望。关于大学的选择,父母说他们不懂,让我自己决定。

父亲告诉我:路在自己的脚下,要我自己去选择。他们并不是靠着上学来解决自己以后的出路的,当时的理念是宁愿有块地当农民,也不愿意去学校当老师,所以现在他们的文化程度不高。但是父亲接着说,这个家现在还是靠着他养活的,现在时代不同,两代人的选择也是不一样的。虽然在村子,社会上可以听到一些那所大学好,什么专业以后找工作方便,可父亲却认为我以后的路,是由我自己去走的,所以现在的决定必须得由我自己做出。他对于我这一次人生重大的抉择不发表任何看法与意见。只是让我去请教下一些表哥表姐什么,然后结合自己的特点,选择自己喜欢的就行。

母亲也没说什么,只要我能考上我自己喜欢的大学就可以了。

听了父母的话以后,感觉有点压力。父亲说的话没错,路在自己脚下,这条路得由我自己完成。因为父母亲与自己在时代上的差距,他们对于大学的认知的确是比我要少的很多。看来这回的的确确得自己完全做主一回了。

接下来一个星期窝在家里,也没出去。死党们叫我,也没请动我这个宅男。自己在网上查看了下一些感兴趣的学校,同时也在思考着自己以后的专业应该是朝那个方面发展。父母既然决定不参与这个事情,那就是得靠自己决定了。都说闭门造车,不自量力;可是能做到出门合辙呢?这才是我们的最终目的。

可惜的是,我成不了这样的伟人。也就只能去求助于前辈、老师、高人等等,来帮我一起解决这个问题了。

至于那几个死党,我们也都说好了,到九月底大家一起宣布自己的下一个站点在哪里!这段时间大家都不会在一起讨论志愿啊,大学啊什么的?因为我们都有自己的梦想,自己的希望和自己的选择。

“叮铃铃,叮铃铃”,这谁啊,大清早的都不让人安神,诅咒你今天一天上厕所都找不到洗手间。

“喂,谁啊?”一边心里咒着这个打电话不看时间的人,一边接着电话不高兴的说道。

电话那头传来胡国明不是很清晰的话语:“我啊,国明啊。”

“谁啊,说清楚点!”我对着电话说道。

胡国明大声的说道:“胡……国……明。现在听清楚了吗?”

手机远离自己耳朵的同时,自己也一下子清醒了,“我说,肌肉男。你个大清早的不睡觉,打扰我的美梦。你想干嘛?还,喊,的,这,么,大,声。”对着手机一阵狂吼。

“嘚瑟了啊,小子。几天不见,开始吼人了啊!刘琮这个死胖子说待会一起去打球,现在在我这呢。”胡国明还是死人般的说着话。

“你那个死胖子说话,大清早的折腾人。”我对着刘国明说道。

电话那边传来了不接,不接的声音……

“死胖子说不接,已经跑了。那你来不来啊?”胡国明问道。

我说道:“那下午去吧,上午还有点事情。”

“好,那下午去。”说完胡国明就挂电话了。

估计他又回到他的睡梦中和他的女神聊人生去了。

下午,我来到学校篮球场的时候,刘琮和胡国明已经在哪里了。他们两个正在斗牛呢!我慢慢的晃过去,来到刘琮旁边对着他就是一脚。刘琮顺势闪了下,溜到一边,我喊道:“死胖子,让你大早上的打扰我们得清梦。看你待会往哪里跑。”

刘琮跑过去,拿起放在旁边的饮料喝了一口后说道:“好久没见你们,见面你就动手脚,你也他积极了点吧”

刘琮说完以后,我才发现白靖麟没来。“那书生呢,怎么没来啊。”我接口问道。

胡国明回到道:“他现在正在考虑着人生大事呢,他们重点的就快要填写志愿了,所以就没去打扰他了。”

我摇摇头说道:“只记得自己的时间了,忘了人家可是高材生啊,失误失误啊。”

说道这点,三个人同时的垂着头,注视着自己的那一双鞋子。当初的约定,我们都不过问,等待的就是分离时候的通知。现在一提大学什么的,大家都是比较沉闷的,那是代表分离的一个仪式吧。

“你们打了多久了啊?”我说着话,打破了这个沉寂的状况。

胡国明说道:“也没多久,刚到而已。”

正好这个时候,也有几个人也拿着球过来,看着和我们差不多,应该是住旁边的人吧。看见我们在这边,他们向我们发起挑战,问我们一起打球不。

我们三个对视一眼,相笑一声。面对他们的挑战,我们欣然接受。

三对三,半场赛,先进十球的算赢,输了的做一百个俯卧撑。

他们是另外一所高中的学生,家都是在这旁边的,和我们一样都参加了今年的高考,只是我们三个绝口不提考试与志愿的事情。他们也没有多问什么了,两个队都安心的比赛,打球。

第一个回合是他们的球权,控球的那个他们叫他阿健,个子最高的叫阿洪,剩下的他们叫小白。和我们书生一样吗,不过球场上,我们的书生就没他那么的挥洒自如了。

阿健的控球还是可以的,防守他的是我。他一个突步,一个回撤,都被我给贴的紧紧地,他这应该是在试探我的。控球我是不如你,但是防守还是可以的。阿健晃了几下后,还是在三分外,没什么机会,一个转身把球传给了小白。小白一接球,一后侧,直接一个三分球,进了。一比零

跟防小白的是胡国明,第一手就来三分,国明还没是稍微有点疏忽了的。这回到我们的球权了,因为我和刘琮的控球的不是很好,就让国明控球,刘琮在内线,我策应。因为是按进球数算的,所以我们求稳。我上前给国明掩护,国明带球到左边,对面错位盯防,挡在国明前面。国明回传,球到我手里,国明在我前面往右侧跑去,一个交错,我带球往左边跑。看准时机把球送到刘琮手里,刘琮接球,顺势把球交到国明手里,随后退到罚球线附近。国明带球往里突进,吸引他们的内线包夹,把球交到刘琮手里,刘琮中距离出手,对方补防,球偏了。有点幸运的成分,我抢到篮板。无人防守,三步上篮,对面两个人补防。传球,接着给刘琮,刘琮再次在罚球线附近,这次终于进了。一比一

接下来,你来我往,一直到八对八。当然,大家中间都有失手的时候。这个时候是他们的球权,我们防守。对面的小白,三分进了五个了,有点变态的准啊。他们还是同样的策略,他们的小白在左侧四十五度角的地方,定点守候着,由阿健和阿洪在里面前突后冲,弑杀我们的防线,一有机会就会给小白,让他发挥它法国巨炮的威力,给我们致命的一击。

几个回合下来后,我在内线顶着他们的阿龙。阿健在外线和国明缠斗,刘琮死盯着小白,不让让轻易的出手。阿健带球尝试突破,国明贴身防守着,阿健感觉没什么机会,看着阿洪往外跑,他手一抖,把球往阿龙哪里传。这个时候,刘琮突袭过来,截断了阿健的传球。刘琮带球绕到左侧三十度,离三分线还有一米左右的距离的时候,一个起跳侧身投篮,球进了。九比八,追防的小白和阿洪离刘琮还有一个身位的距离。

瞬间,优势就到了我们这边,再进一个球我们就可以KO他们了。

接下来的这个回合,他们稳扎稳打,也投进了一个。九比九

最后一个球了,生死就在一瞬间啊!

国明控球,我和刘琮都往里面突,在三秒区旁站位。国明试了几下,没机会,我和刘琮很自然地就往两个底脚跑去,阿健跟上刘琮,防止刘琮待会放冷箭。阿龙感觉我没怎么出手过,就在中间站着,防着国明的突破,放我三分。国明一看我到位,就把球传到我手里,阿龙离我还是有点距离的,我调整了下,起跳,出手,球落框而进。十比九

我们赢了。

他们三个摇摇头,过来和我们握了下手,就很自觉的在那里做起了俯卧撑。一百个俯卧撑后,我们一起走过去坐着花坛沿上。小白对我说:“没看你怎么出手,最后一个球你投的挺果断的吗?”

“呵呵,那是,他可是我们的冷面杀手,秘密武器的。”刘琮吹嘘的说道。

我接过来说:“别听他乱叫,我就那个点的,空位的时候投的比较准的。而且,还是得看点运气的,侥幸而已。”

阿健笑到说:“是这样子的,之前你是给我们下迷魂药啊。”

大家说说笑笑的过了十几分钟,在他们提出再来一局的时候。我们看了下时间,感觉差不多该回家了,就谢绝了他们的好意,说下次吧。他们说好的,下次再来,有机会再战。

说完后,我们就各自的回家了。

时间就这样慢慢的流逝了,到了世界杯决赛的那天,是我们约好的狂欢夜。可是非常意外的,那天上午我奶奶突然生病住院了,我就和我的小伙伴们说我爽约了,飞你们鸽子了,你们揍我吧。

我和他们说:上午,奶奶在院子里晕倒了。在医院检查后,医生说是有点半中风,需要住院观察下。死党们都关怀到,那你先照顾你奶奶,我们明天去看你奶奶。我说不用这么客气,那边就把电话挂了。

在医院里,我爸和我叔叔都在,在外面做生意的姑姑也赶回来了。大家在关心了下奶奶的情况后,就开始问我想好到那个学校没。我就说,还在考虑中,离填写志愿还有些日子。姑姑说:“小铎,这个你得自己想好啊,以后的前程就在现在得这个选择上啊。你大表哥明天就回来了,你到时候可以和你大表哥好好的商量下。”

之后就是他们在哪里议论着什么什么的,我没心思听就到了走廊里玩手机了。

第二天上午死党们打电话过来了,问我在哪里。我说在一楼收费处交钱呢。他们说他们在医院门口了,他们让我等下。

看着他们走过了的时候,中间还有两个女孩的身影,一个是刘媛媛,还有一个是张靓。看见张靓也在,我整个人怔在哪里。胡国明过来拍了我一下,“傻了吧,昨晚她们两个和我们一起在看世界杯呢。听说你奶奶生病了,就都一起过来看望下。”

我微微一笑道:“是傻了。”

刘琮马上投凑到我耳边说道:“我表妹特地让张靓过来的,她为了躲柴志坚,就过来和我们一起看球赛,可能感觉就一个女的,不好意思。她就死磨硬泡的把张靓给带上了。”

刘媛媛说道:“刘琮,你在那说谁的坏话呢?”

刘琮说道:“谁说我说坏话了,我说的都是好话呢!”

我说道:“他刚才喊你表妹了咯!”

“刘琮,你是不想混了是吧,又在哪里摆谱。”刘媛媛一手插腰,一手指着刘琮哄到。

我们的刘琮早就往病房跑去了,回头还对着我做着鄙视的手势。

大家在哪里哈哈大笑。

我们一边笑着,一边往病房里走去。

“大家太客气了,过来看看就可以了,买东西干嘛?”我对大家说道。

书生白说道:“你不用在意,这都是我们在刘琮这个财主家里蹭的。你看刘媛媛和张靓手里拿的花都是刘琮付钱的。都是那小子昨晚买球赢的,我们不用客气的。”

“那这个小子,这届世界杯赢大发了啊。之前他好像就赢了不少吧,是该好好的宰他一顿。”听了白靖麟的话,我说道。

刘媛媛马上接到:“对,好好宰他一顿,晚上大家一起吃饭去,让他付钱。”

世间为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我们三个头上都冒出三条毛线。

到了病房,我母亲在哪里,说奶奶又睡着了。我向母亲介绍了下,刘媛媛和张靓,其他三个我家里人都认识的。母亲忙着拿凳子给他们坐,拿牛奶啊,水果之类的给他们吃。

三个死党把位子让给女士,我们四个站在哪里。母亲说道:“你们太客气了,过来看下,我就非常的高兴了。段铎能交到你们这样的同学,是他的福气啊。你们还带什么东西呢。”

这个时候,刘媛媛说道:“阿姨,这个不值几个钱的,只是我们的一点心意而已。”一边让刘琮去找个瓶子把花插上。

几个人表示了下关怀的心情,知道我奶奶没什么大事,就是要多观察几天。大家都放心了。

母亲知道同学在这里,我在医院待不长时间,就让我和同学一起出去转转。出来的时候母亲往我口袋里塞了500块钱,让我好好招待下他们。说待会姑姑和大表哥会过来,让我不用担心。

从医院出来以后,刘媛媛和张靓说昨晚没睡好,现在回去补觉去。我看了下时间,说道:“那吃完午饭再回去吧,也不差这点时间吧。”

刘媛媛说道:“留着肚子晚上吃刘琮的,中午不吃减肥。”

听到刘媛媛这么说,我看向张靓:“你不会也要减肥吧。”

“当然要减,减肥可是大事。”说完,两个人挎着臂膀一起走了。

我看下剩下的三个人,“那我们怎么办?”

刘琮说道:“还能怎么办,吃饭呗。我可不减肥!”

胡国明和白靖麟一脸的无奈,四个人随便找了饭店,炒了几个菜,就解决了这顿午餐。走的时候,刘琮说:“晚上一起去吃饭,张靓也会去的。”

我看着他们一脸的迷惑?

白靖麟说道:“昨晚说好的,晚上由我们的刘大土豪做东,去消遣他这几天的巨大收货。”

听到书生白这样说,我就明白了。“好的,晚上见!”我回道。

回到病房后,母亲已经回去了,现在是姑姑和表哥在这里照看奶奶。

我喊了声:“姑姑,表哥。”

“表弟,你来了啊。比起过年的时候,有点瘦了啊。”表哥看见我进来,和我打招呼道。

我回答到:“是啊,为了高考啊。后面三个月的确是有点累人,比起之前那是有点瘦了的。”同时从洗手间里出来一个女的,表哥向我介绍到:“这个是我女朋友,以后就是你表嫂了。听你姑姑说,你的成绩比我当初的时候好多了。这回可的选个好大学啊。“

我对那个女的喊了声:“表嫂好”,她点了下头,回答到:“你好,表弟。”

我接着说道:“这个还不是得向表哥取下经吗。对了,表哥,你什么时候到的啊?”

表哥说道:“我前脚进来,你后脚就跟上了。”

我接着问到:“那还没吃饭吧?”

“是啊,看外婆要紧啊!既然外婆没什么大的问题,我和你表姐就先去吃饭,回家补下觉。下午就你和我妈在这了先照顾下吧。”表哥打着哈欠和我说道。

我说:“好的,表哥。那你们就先回去休息下,有我和姑姑在这里就可以了。”

说完后,表哥和姑姑打了声招呼就和他女朋友一起回去了

我表哥在外面开了一家装潢公司,这几年算是赚到钱了吧。我基本上也不怎么和他联系的。年龄差距有点大,从小到大没怎么玩到一起。对他的感觉马马虎虎吧,不是很好。或许只是感觉就是因为是亲戚,就这么一层关系吧!

下午,护士过来给奶奶换了两瓶药。奶奶中途也醒过来几次,更多的还是处于昏睡之中。

五点的时候,表哥,叔叔和婶婶也一同过来了。

我和表哥说:“表姐呢?”

表哥说道:“在家呢,刚到晚上就不让她过来了。晚上我就在这陪陪就回去了。明天过来接小舅舅的班。”

和大家打了招呼,我就出了医院。下午的时候已经给家里打过电话了,说不去吃饭了,和那几个同学一起吃饭。母亲交代,让我们安稳点,不要闯麻烦。

到了刘琮家里,发现就缺我一个了。

看着大家都在等着我,我赶紧给大伙儿赔罪。“给大家赔个不是,让大家久等了。”

看着刚才萎靡着的刘媛媛,一下子来了精神气。说道:“刘琮,你昨晚放鸽子,今天又迟到了,说吧。该怎么罚你才行!”

“罚我还要我自己说条件,还有这样的好事啊!”我嘴里嘀咕着。刘媛媛看我嘴唇在动,问道:“你在嘀咕什么呢?”

“没有啊!那有。”我看了一圈,发现刘琮老爹不在,赶忙转移话题问道:“刘琮,叔叔跟阿姨他们两个呢?”

刘琮说道:“你别转移话题哦,说吧,该怎么罚你。他们今天晚上有事情出去了,今天家里就只有我们几个,你搬不到救兵的。”

我看着刘琮,说道:“不仗义的家伙。”

刘琮反驳道:“是你在医院的时候出卖我在先的,还说我不仗义。”

在一阵激烈的争吵声中,我在空位上落座。

这回,刘媛媛怂恿着张靓一起,让我受罚。看着胡国明和白靖麟他们两个默不作声的表情,知道这回事跑不了了的。就赶紧给自己倒了一杯啤酒说道:“这杯我喝完,算是赔罪,这可以了吧!”

刘媛媛说道:“不行,赔罪必须得三杯酒。”

我说:“刚才不是你说的,让我自己决定的。”

刘媛媛:“你又没第一时间决定。”

我脑门冒黑线…………

这个时候张靓说话了,“既然段铎表示过,就行了。再这样僵下去,大家晚饭就不用吃了。”

刘媛媛哼了一声:“算你幸运,有人替你说情。下次看你还敢迟到,放鸽子不。”

我赶忙说道:“不敢了,不敢了。”

刘琮喊了下保姆,让她可以上菜了。我对着张靓说了声谢谢。

我赶忙说道:“不敢了,不敢了。”

这个时候胡国明和白靖麟也开始说话了。

我默默的骂了句,“两个没人性的家伙,刚才不出声。现在叫的比谁都欢。”胡国明没离我,白靖麟说道:“吃都堵不住你的嘴。”

听着白靖麟的话,怎么都感觉别扭。

张靓这个时候问我:“段铎,你奶奶怎么样了啊。”

我说:“好多了,谢谢关心。”

之后,大家就开始说着昨晚的那场球赛了,特别是最后的那个点球的时候。这个时候,我们的班花做了一个有失淑女风范的事情。那就是和刘琮一起在那拿着筷子,抢着最后一块辣子鸡块。看到他们在哪里,你攻我守的,大有和昨晚德国和阿根廷大战的场面。当然,在刘媛媛吐沫飞溅的犀利言语中,我们的刘琮还是失手了。

这让我们这帮见惯了校花淑女形象的吃惊不已。

刘媛媛看着我们这些人的神情,不以为然的道:“这就是我不让他叫我表妹的原因。从小到大,他就没有让过我这个当妹妹的。还想让我叫他哥,做梦去吧。”

接着吃掉了手里的辣子鸡块。

吃完以后,刘媛媛拿着餐巾插了插嘴说道:“刚才不好意思,让大家见笑了。希望大家不要说出去哦。”

看着她那带着微笑,同时又眯着眼想杀人的眼神的表情,我果断低头吃饭。

晚饭就在这样嘻嘻闹闹的气氛中结束了。

饭后,刘媛媛和张靓说要回去了。我们也没挽留什么,刘琮让保姆开车把他们两个人送回去。

我们四个人,来到刘琮家的阳台上。坐在那吹吹夏天的夜风,接着喝着拿没喝完的酒,同时看看能不能把夜空中的星星给数清楚。

这时,我们四个慢慢的回忆着三年的高中生涯。想着当时刚进学校的那会,我们三个一起欺负白靖麟的身高;刘琮的大肚皮之类的。

那个时候的白靖麟带着眼镜,个头才1米3多一点。和我们三个将近1米6的高度相比,那就是一个小学生的身高啊。整整一个学期,在身高问题上,他没被我们少欺负。这个时候书生白也是哈哈大笑,他发育的比较晚,从开始念初中,一直到结束。也没长几公分。不过在高一的第一个学期里,我们见证了他飞长20厘米的奇迹。之后,在身高方面,我们就一直被书生白鄙视这。说谁要是能在半年时间里长高20厘米,才可以再身高说对他说三道四。

还有后来刘琮喜欢臭美,爱在女生面前卖弄,炫耀。其结果是碰的一头灰,让自己出糗,没了面子才回来。这也就算了,你出丑就出丑吗,他还非得把我们三个也拉上。这不是让我们给你垫背,擦屁股吗?还美其名曰: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这就是屁。说道这里的时候,我们三个集体揍了刘琮一顿。

说着说着,就到了我和张靓的事情上了。我说我现在已经看开了,他们不信,非得让我说说在KTV那个晚上,我们俩说了什么。我沉默了会,说那会喝的晕乎乎的,忘了。刘琮马上起义到:“你个段铎,再不老实交代,我们大刑伺候。刚才欺负我那么来劲,现在到你了,你还想蒙混过关啊!”白靖麟和胡国明也一起掺合道:“赶紧交代,不然大刑伺候。”两个人一人一边站着,像极了牛头马面抓魂的场景。

知道跑不了,就说道:“那天晚上她拒绝了我的追求,说我们两个不合适,而且现在大家都毕业了。大学还有四年,我们都不会知道这四年里,会发生什么。我想了想,说她说的有道理,大学还有四年呢。现在得社会还有谁会为了一个承诺坚守四年啊。再说了,你们也知道的,这个本来成功率就不高的,我只是在那个情况下,把自己的情愫表达出来。怎么说也算是了结了高中生涯的一桩心事,不用带到大学的时候心里放不开啊!”

他们三个人看着我说完,坐在那里沉默了。看到大家心里不开心,我就说道:“干嘛一个个死气掰咧,我都不难过,你们难过什么啊。来喝酒。”

四个人拿起酒杯,把酒喝下去。喝完之后,大家相视一笑。

接着聊着高中三年的那点点龊事。

还有就是胡国明的,他这三年基本都是花边新闻。说今天那个女生给他送水啦,明天那个女生给他拿衣服之类的,问题就是没什么实际发展的事发生。我们问他,这是怎么回事。胡国明说道:“没有自己喜欢的类型,所以就没事发生了。”这回答鬼才信,我们轮流轰炸,他也没交代到底是为了什么。

这小子藏的太深,炸不出来我们也没办法,就只能让他喝酒消灾了。

这个晚上,我们一直喝到很晚。突然,白靖麟喊道:“流星,有流星诶。”

一听到流星这两个字,我心里一阵紧张。

胡国明看到我的表情,走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段铎,不要紧张,今天晚上有流星雨。”

听到这个,我心里稍微的好了一点点,同时心里惦记起了在医院的奶奶。

大家一起靠着了阳台的护栏上,仰望着星空,等待着流星的出现。

胡国明说道:“还记得当初《流星花园》那部电视吗?里面的F4在校园里横行无忌,虽然我们也是4个人,但是和F4还是有很大的差别的。趁着今晚有流星雨的出现,我让刘琮组织了今晚的聚会。本来听说有流星雨,咱们的班花也打算凑热闹的。我让刘琮把他给请走了,代价是比较昂贵的。哼哼,这三年时间里,我们没有像F4一样的打出知名度。可是我们却建立了很深的友谊。朋友能交到多少,并不算什么,像柴志坚这样的,后面跟一票人,很威风。可是山外有山,人外有人,他能在大学里再撑起这么一片天吗?不一定。可是,我么却可以用自己的真诚,在大学里再交到几个知心的朋友。所以,对于分离,我们不要那么的惆怅,几年之后的我们,还是会在这个地方重聚的。你们说,是不是啊?”

听了胡国明的这番话,我们几个眼里都流出了泪水。虽然大家都还没有痛哭流泪,但是面对三年的友谊,在这个夏天就要说分别了,大家心里总是有那么一点的疙瘩在的。这回胡国明就是要让我们把感情宣泄出来,不要在分手的时候,大家留恋不舍。

我们四个人抱在一起。大声的喊道“四年以后见”。

流星飞逝的瞬间,没有几个人可以抓住。可是我们四个的友谊,在这一瞬间,却被我们牢牢的捏在了手心里。短暂的高中生涯,我们抓住了最宝贵与可爱的东西,就像是那流星一样,可望而不可及的。我们高兴,我们自豪,我们骄傲。

东边的天际已开始微微的泛白,我们四个的鼾声才刚开始演奏起那优美的交响曲………………

一个星期以后,奶奶出院了。那天我叫上死党和刘媛媛,加上张靓,就这么几个简单的聚了下。

剩下的日子里,简单枯燥无聊。

志愿也是按着自己的意愿填写的,大学的生涯已是越来越近了,离开的日子也近在咫尺。

离开,我们选择了同一天离开,告别我们的故乡。不管大家的开学时间是早是晚,是远是近。我们不想离别的场景一次次的重演,集体的离别让我们更加的简单。

我们聚集在里离开这个城市的“码头”——火车站。只是这次的离别多了刘媛媛和张靓两个身影。这一个暑假之后,我发现张靓与我们走的越来的越近了。不知道是这个暑假她改变了,还是因为刘媛媛和让她改变了。

这个下午,天空里积着万里云层,带着一丝丝的沉寂。这是来纪念我们的离别吗?看来天空也是挺会替我们思量的。

六个人站在离别的车站,我们要从这里开始学会“闯码头”。看着那个大大的,标示着城市的站点,望望我们这六个人,这是一道离别的画面。大家坐在自己的旅行箱上,静默不语。那晚,胡国明的话虽然让我们现在减少了离别的伤感,可是在面对离别的时候,大家还是流出了一缕缕无奈的幽痕。

看着时间差不多了,是我们摊开我们埋藏心底已久的理想了。

白靖麟——书生白:选着了我们的首府之地,国内位列前三的大学,选择了航空宇航工程系。

段铎——无:东北的一所高校,选择的是土木工程系。

胡国明——肌肉男:放弃大学!选择入伍当兵。

刘琮——大块头:南方的一所大专,选择了市场管理系。

刘媛媛——班花:东方明珠,视觉艺术学院,选择了时尚设计。

张靓——靓女:也是东北,和段铎一省之隔,选择了会计专业。

在我们一一报出自己的志愿时,在胡国明说选着入伍从军之时,我们都感到了稍稍的诧异之情。但是我们都理解他,这是我们自己的选择,是我们最初梦想的起点。

张靓和我同时选择了东北这个地区,让他们一阵的奚落。硬要说是我们之前商量好的,和他们争执,当然是没有结果的。只是这是我们这个暑期的最后一次嬉闹,大家都非常的珍惜吧。

首先上车的是我们的书生,可是他的眼神总是往着公交车站的方向瞟,表情呆滞。对于这个动作,我们很是好奇。

刘琮问道:“书生白,干嘛呢,舍不得走吗?”

白靖麟一愣,回到到:“什么!”

我感到不对劲,提醒了一边:“你这么魂不守舍的干嘛呢,刘琮问你,是不是舍不得走啊?”

这个时候,书生白呆滞了面部出现了变化。我们朝着他的眼光看去……

“圣斗士”。我们三个同时发出的声音,这绝对的让我们大吃一惊。

我看着圣斗士朝我们这边走过来,问着白靖麟:“书生白,这是个什么情况?”

大家也同时的看向书生。

书生白自豪的说:“我女朋友,怎么样!”

我们仨不知道该怎么表达,悲喜交加啊。

“圣斗士”过来和我们打了声招呼,我们仨喊道:“圣斗士好!”

看着“圣斗士”想哭又想笑的表情,我们哈哈大笑。书生白赶忙站出来说到:“你们给点面子行吧!”

“不行,这可是最后一次。这么难得怎么可以放弃?”我说到。那一句不行是我们三个一起喊出来的。

“圣斗士”看着我们三个的表情发出了爽朗的笑容。

这个时候,胡国明说到:“那个我有点事情和大家说下。”

看着胡国明这么小心翼翼的说话,外加有点猥琐的表情,我还诧异这个时候我们的肌肉男还能和我们说什么。我们安静下来等待着他和我们说些什么,这位投身军旅生涯的猛男。

“那个,刘媛媛是我女朋友!”

当胡国明说出这个消息时,大家都目瞪口呆了。当然表情最过于精彩的当属我们的刘琮。让我们画面定格,嘴巴睁的老大,两眼突出,脖子升的老长,一手勾前,一手甩后,弯腰勾背,真是要多鹾有多鹾。

刘媛媛这个时候,低着头,两手抓在一起放在前面,脸有点红红的。

这个时候,“圣斗士”提醒道:“他们的动车就要检票了。”

胡国明的这个惊悚的消息就在“圣斗士”的一句话中淡失。

我们三个和白靖麟相互的抱了下,和女士吗握握手就好了。

我和白靖麟拥抱着的时候,和他说道:“你小子下手挺快的,不声不响的就拐了高材生回家,比我强。希望你们有一个开心,愉快的大学生涯。同时,抓住了看紧了,别让他跑了。路上一路顺风。”

看着他们一路的小跑着往车站里面跑去,我们发出了来自内心的微笑。大家都会祝福他们的。

接下来的是我和张靓,因为都是去东北。自然的就是同一列的车了,但是不在同一车厢呢!

我和胡国明拥抱的时候,我和他说:“那晚,校花想和你一起看流星雨吧。不是刘琮请她走,而是你请她走的吧。”

胡国明:“是啊,那晚张靓也想留下来的,想陪你看流行雨!刘媛媛在暑假和她说了很多,她也觉得自己之前想法有些固执了。你现在对她还有什么想法吗?”

我:“我说呢,难怪她怎么会有那么大的改变。不过她说的对,还有大学四年呢?我知道自己不能坚持,所以我们现在只能是朋友吧。以后,就以后再说吧。”

胡国明:“也是,只不过我不信,爱情禁不起时间的考验。我要体验下,四年后能不能把这份爱情收获囊中。”

我:“我们的兵哥哥,希望你能实现你的愿望。别像《同桌的你》里的歌词那样就好!”

“你个乌鸦嘴,别给我乱说。在那边一个人照顾好自己,也希望你能找到你心中的女神。到时候我们回来相聚时,给我们惊喜。”

“好的,我们一起加油。”

“加油”胡国明说完以后,我们都在对方的后背重重的拍了拍。

和刘琮的拥抱,我和他说:“你是你们老刘家的希望,你得接你老爹的班。别在学校乱搞,用心多学的东西。回来后,好好的发展你老爹的事业。”

刘琮和我说:“舍不得离别,你在那边也保重。”刘琮就没有说下去了,眼也已经出现了朦胧。

我说道:“这么大的人了,还哭鼻子,丢人不!”

刘琮:“哭鼻子怎么了,你就没哭过吗?”

我:“行行,你哭鼻子还有理了啊?”

刘琮:“和你说个秘密?”

我:“你不会也给我来个女朋友吧?”

刘琮:“哪有。就是高考,我两门的作文都没写。我老爹之前就已经给我安排好了,念个专科,回来接他的班的。所以就随便应付了下考试。”

听到刘琮的这话,我感到有点惊讶:“你作文没写都能出这个成绩,还是个随便应付下,那写了再加上认真点不是也可以念好大学了!”

刘琮说道:“都说是安排好了的,考那么好干吗啊?”

我:“好了,不说了。既然已经安排好了,那你就努力,别让你老爹失望了。知道不!”

刘琮:“恩。”说完后,刘琮把我抱的更紧了。

要走的时候,张靓站在那里,眼盯着我看。刘琮还起哄说我和张靓有一腿。

看着张靓的眼神,我对她说:“是不是要我抱着你进去啊,张女士。”看着她流出希望眼神,我赶紧说到:“走了,再不走就晚点啦。”顺手拉着她的旅行箱往车站里走去。

接下来是张媛媛,不知道胡国明和她的生死离别有多么的精彩。

刘琮是我们离开这个城市的最后一个。

胡国明暂时的留守了。


坐上了火车,看着窗外的风景,天比刚才更阴沉成了。在火车启动的时候,看见有几点雨点打在了车窗上,天已经开始下雨了。回想起这个暑假,闷热的高温天气并没有持续太久,中间一段时间还下了十几天的雨。这个假期,不像以往的那样,有那么多烈日骄阳,看来这个暑期的确是不太热。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分享到: 更多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会员注册 ┆ 广告服务┆ 版权声明

Power by DedeCMS V58_BIZ_utf-8 2004-2012 DesDev Inc.
澳门葡京集团 版权所有联系我们
京ICP备12031540号-2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京)字 03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16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