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主页>原创天地>职场社会>

三十二岁

时间:2018-05-07 00:50来源: 作者:修炼生活 点击:
  

窗外照进来的阳光是明亮的。楼下道边的小土堆上的白色泡沫像鸽子一样,有时似在土堆上啄食着什么,有时又围绕着灯杆一圈圈的飞舞。本是绿叶繁茂的时候,道边槐树的枝干却都不见了,赤裸着向太阳乞讨。远处的维修工人躲在对面大楼斜斜倒在地上的阴影里,用沾了泥土的袖子擦汗。旁边的铁锹倚靠在墙上,它把手上的汗渍在抱怨着太阳。再远处是一座小山,白色的岩石和绿色的树林相互交错,从来没有一种颜色可以变成一整块的时候,让人格外为它苦恼。

32年了,他在这个世界生活了有32年。就现在的他来说,这个世界没有多好也没有多坏。虽然经历了在那时对他影响深重的一些事情,但在现在看来,仿佛是另一个人的故事。他当然开心和悲伤过,现在想起来似乎要忍不住再开心或悲伤一次,但理由已经不再和那时相同了。

他深吸了一口气,再狠狠地吐出来,看那架势,仿佛要把肺也吐出来。那股气流把他的嘴唇吹的颤了起来,在牙床上互相触碰了好多下才分开,发出了可笑的声音。他觉得自己的精神好了许多,双手撑着桌子站了起来,眼睛也不再盯着窗外。他是一个财务经理的秘书,与经理的关系是非常融洽的。正因如此,他的办公桌可以独在一个角落里,与其他人都有些距离,背对着墙,并且桌上的挡板可以将他挡住。他在休息时可以背靠在椅背上,一只胳膊搭在窗沿上,侧着脑袋看外面的风景。当然,他是把那些当成是风景的。

他所处的这家公司越渐衰落了,从原先十三层的工作楼层到了现在只剩下三层。人员虽然裁了很多,但平均空间也越来越小了。他心里也是忧愁的,他的工资是越来越少了,房租也是涨了,以前存下来的积蓄早已被动用。他竭尽全力的省食缩衣,但他也是不愿意去使家里人担心的,每次打电话回家时总说自己过得不错。他每次打电话时也被催着回家看看,尽管他的工作并不繁忙,但他哪有时间去回家呢,每次也只把繁忙当成借口。

他租住在距离公司不远的地方,为了在实习的时候每天早去晚回的留个好印象,房子在他实习的时候就已经租下了。可见表现的结果是非常不错的,因为当时的竞争也是很激烈。他和两个室友合租,一个是大学生,租房子考研二战,每天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从门缝里时常飘出发霉的味道。还有一个是大学刚毕业的创业者,白天都在外面,只有晚上11点多回来睡觉。他们虽然是室友,但关系只能说一般,大家各有各要做的事情,打招呼时只是象征性的点一下头或挥一下手,从不多说什么。有的时候也是不打招呼的,只是径直低头走过去,更少了几分尴尬。虽然他现在已经是老员工了,工作也不再有当初那么繁重,但他也许还是习惯性的晚些回到那个睡觉的地方。在正常的下班时间后,他有时会冲一包速溶咖啡,背靠在椅背上,一只胳膊搭在窗沿上,一只手拿着杯子,侧着脑袋看外面的风景。有时他只是把胳膊放在桌子上,一只手叠在一只手上,再把脑袋放在上面的那只手上,静静的发呆。回到那个睡觉的地方后,他就尽快洗漱完毕,赶紧躲到自己的屋子里去,窝在被窝里无目的的捧着手机刷着。看手机到困的时候,他就立刻把手机充上电放在一旁,关上灯缩回被子里。他的手机在睡觉时是开着的,铃声开到了最大,他是不敢静音或关机的,他也没有资格去那么做。

他站起身来后,把整理的上个月的财务账单拷在了U盘里,向立在门口的打印机走去。在这条路上,他挨个与注意到他行动而抬起头的同事打了招呼,他与他们的关系都是不错的,都是老员工,一起共事了很长时间,也很少有新人再进入公司了。他把打印好的报表拿在手里,向经理的办公室走去。

经理的办公室很是杂乱,有几个烟头被扔在了地上,清洁工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来过了。他把财务报表交给经理后,经理把它放到一旁,对他说:“和上次一样,开会时做的好看些”。他应了一声,便出去了。

下班后,他在桌子上趴了下去,在那里出神,等到回过神的时候才发现两只手都已经麻了。他只好又在那里摊着手闲坐。不过他是不急的,也没有什么事是可以急的。他坐了一会,去外面取了钥匙锁门。之后他在公司楼外的一家快餐店买了一份盒饭加豆腐叶,就那么吃完了。

吃完晚饭,他向最近的商业街走去。他现在是及其无聊和空虚的,但他又不敢到酒吧或夜店去。他不敢在那喧嚣中忘掉自己,不敢在歌舞酒中把自己沉醉进去,不敢在第二天醒来后扶着沉沉的头去上班。他是去过一次的,以后就再没去过。

霓虹灯在夜晚不停的闪烁,这个城市的夜晚再也不是自然的夜晚了。在这所城市的夜晚里,不管从哪个方向看,总有一团光在天际亮着,好像一片丑陋的晨辉。每当夜幕降临下来,灯光和不眠的男女会给这个城市带来另一种的活力。

在商业街走了一段路,他看着挽着胳膊从商店里走出的情侣,路边排列的豪车,心里更加空虚了。他仿佛看到路过的男女用奇怪的眼光打量他,仿佛听到他们在说他什么,他使劲伸出耳朵听也没有听清楚,只听到那个女孩清澈的笑声。他心里恨恨到:我又何必到这种地方来遭这种罪呢,回去吧,回去吧。

他一个人回去了,影子在背后拉的好长好长,霓虹灯仿佛使他的背影更加妖魔化了。路上依然车流汹涌,汽车的鸣笛成为了他的音乐。他仿佛就那么打着节拍,回去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分享到: 更多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会员注册 ┆ 广告服务┆ 版权声明

Power by DedeCMS V58_BIZ_utf-8 2004-2012 DesDev Inc.
澳门葡京集团 版权所有联系我们
京ICP备12031540号-2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京)字 03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16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