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主页>原创天地>职场社会>

3月21日夜

时间:2018-01-30 17:59来源: 作者:zhangxd288 点击:
  

“成都限购了!”

已经晚上9点多了,漫不经心看着电视的她正打算端起茶杯喝一口,眼睛却瞥到了亮起来的手机屏幕。于是赶忙放下杯子拿起手机,难道是老弟在说什么?

一划开手机就看到微信的家族群里,老弟突然发来了这条重量级的消息。她想马上发个表情表示一下自己的惊讶,就是幺妹前两天发的那个表情,她专门问了女儿才懂得了怎么保存下来。但此刻夜色已至,灯光昏黄,她又没带老花镜,翻了半天都没翻到那个表情,那条消息却已经被家里人发的消息刷刷刷地顶到了前面,她也来不及找表情了,连忙向前翻了几页,把眼睛眯个缝儿,先看看那个限购的消息再说。

看了这个消息,虽然一知半解,但是她心理是深觉自己庆幸的。年前卖了地级市的房子,终于拿到了尾款。老早就托了在成都的老弟和妹夫们开始看房子,上前天老弟打电话来说有了一套比较中意的。自己老弟的眼光她还是很信得过的,毕竟近几年来听他的话,跟着买的房子让她赚进不少,这才能从一个小县城跳到地级市,如今还能再跳到成都。不得不说,在成都买个房子也是不容易。老公已经年过50,也不好贷款,小女儿还在念大学,用钱的地方不少,家里还有一个80高龄的老人,县城的房子又不好卖。本来之前老弟说有个90多平的房子很不错,户口也可以转,但是奈何她资金跟不上,又不敢负债,叹息之后只得作罢。而且前一段时间那些买房子的人就像买菜一样,简直是看了就下手,片刻不等。她有时候没带手机,老弟找不到她,短短几个小时一耽搁,两套非常不错的房子就这样与她失之交臂。吓得她如今手机不敢离身,晚上睡觉也要把音量调到最大,生怕再错过了老弟的电话,生出什么变故来。

所以这一套房子可不能再让它飞了,要赶紧!让老弟千万和中介讲好了,她立马买了能买到的最早的票。于是前天,她和老公半夜就起,出成都东站的时候天刚翻起鱼肚白,马不停蹄地赶去看了老弟说的那套房子。虽然是个老小区,也不够90平,但是胜在房子方正,还能改成三室,让家里的老人也能有个单独的小卧室,相较那些新楼盘也不算贵,资金上完全担得起。于是当场就拍板,立马约了房东签合同,交了定金的瞬间,她的心也踏实下来。

“老弟,我们的房子没得问题啥?我们前天都已经签了合同了的。”她不方便打字,那些字太小了,于是直接在群里问老弟。

“那不一定!现在讲的都是必须网签,要问中介网签没有。”

看见前四个字她就心一跳,猛然间沉了下去,不由自主地端坐起来。

都放进锅里的鸭子了,还能飞? 她一个初中文化,也懂不到网签是个啥。但是都已经和房东签了合同,就是法律了,还能有变数不成?

“老弟,你快帮我问哈中介嘛,我又懂不到,都是亲姊妹,就麻烦你了哈。”

群里居然没有回复,她又刷了刷群,看了看自己的无线网连接是不是在线。“都这个时候了,幺女说无线没有4G快,用啥子无线哦”,她自言自语,干脆切换成了4G网络,“这时候怎么能心痛这么几块钱呢?”。

但是按理说老弟一直都是秒回的人,难道他现在还在做别的事?啥子事会比这个事还重要啊?这是几十万的大事啊!都火烧眉毛了,他在搞啥子名堂?

她不由地有些生气,暗自埋怨老弟不分轻重缓急。

“姐姐你莫着急,他正在打电话问中介,问了再给你说。”

弟媳发了一条消息上来,打字当然比说起来慢一点。于是她也没有别的办法,只能干坐着等消息。

如果房子没买到咋办?小女儿毕业之后可是想留成都的,毕竟机会更多一些。好歹一个大学生,不至于找不到工作吧。自己的爹妈死得早,老弟和妹妹们都在成都。几个姊妹离得近一些总多多少少有个照应,逢年过节还可以聚一下,毕竟大家都不年轻,已经是些中老年人了。不然的话,她这一小家人留在地级市,大女儿已经嫁了人,小女儿又在外地读书,常年家里只有三个人转来转去,过个节都冷冷清清的没个味儿……

思绪百转千回之间,时间似乎过得分外的慢,她盯着手机,不断地刷着家族群。群里几个妹妹和妹夫们的宽慰并不能让她放下心来,她还在焦虑的等待,不断的摩挲着手机。终于老弟开腔了,她从来没有觉得老弟那个头像如此的好看,跳出来的一瞬间她的心都被高高地拎了起来。

“姐姐,我打电话问了中介。中介说连夜就给你网签,他们去沟通,我专门给他们说了情况很紧急,时间不等人,让他们抓紧。你的房子应该没得问题,不要太着急,我帮你盯到,他们一网签完了我就给你说。”

听了老弟的话,她的心稍稍放下来了一些,才发觉自己的腰背刚刚挺得太久,一时间放松下来了居然些酸痛,于是拿手撑了撑自己的腰,又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这茶已经快要凉掉,因为泡的时间有些久,墨绿中带着一些深褐色。昏黄色的灯光映照着,杯底的茶叶随着她的动作轻微地摇晃。

但她还是不能完全的放下心来,看来今夜注定要失眠了。

成都限购了!

她刚刚从健身房回寝室,正站在书桌前一边喝水一边和舍友谈笑,眼角却瞥到手机屏幕亮了起来。笑着拿起手机,在看到爸爸发来的消息之后,她的面色猛然一沉,冷不防被水呛到,不禁咳嗽起来。她一边压抑着咳嗽,一边立马把消息转发给了相隔小半个中国的男朋友。

买房子这个事儿她已经给男朋友说了一年多,像洗脑一样不断地强调,男朋友也终于在近半年意识到该买房子了。本来去年年底是看房子的好时间,但是男朋友出身农村,总觉得年假就短短两个星期,应该回乡下和家里人一起热热闹闹的过个年,于是白白错过了年底看房子的最好时机。年后整个成都的房价就迅速的涨了一波,他们也不敢再耽搁到今年的国庆节了,计划五一男朋友回来,一起去看房子。奈何计划赶不上变化,这限购的消息一放出来,指不定哪天就实施了,男朋友买不了房子的话,他在成都连个栖身之所都没有。

思及此,她急得坐也坐不住。手机屏幕突然亮了起来,她眼睛都亮了,欣喜的划开,却只是研究生群里的一条消息,不禁有些泄气,又有几分埋怨,懒得细看。只是心底越发着急起来,手指敲着桌子等得烦躁不已。

总在关键的时候找不着人,买个房子好像我比你还着急,又不是我家缺房子。怎么他自己一点儿也不上心,让他平时多看看多问问成都的房子,他倒好,当真是稳如泰山。

手机依旧暗着,光滑的屏幕上隐约倒映着她面无表情的样子,鬓角的汗水还没有干,湿哒哒地贴着额头。想着身上的一身汗,她走进了浴室。晚上的热水很烫,他们研究生楼的又格外的烫。不一会儿,水汽蒸腾起来,浴室的镜子模糊的映出她隐隐绰绰的轮廓。

现在是晚上,这个政策应该不会马上就出来,肯定得缓两天。如果今天晚上男朋友坐飞机回来的话,他们俩明天早上就可以去看房子,先交个首付,能网签就一切都好说。这样的话她得马上买回成都的车票,明天的课也要托舍友去请假。时不待我,必须马上去订票。

她匆匆忙忙的冲洗,水都没有擦干就裹着浴巾出了浴室,被外面的低温一激,冷不丁就打了一个喷嚏。第一件事就是先把手机划开,男朋友终于有了回复。

“我查了,没出这个政策,网上根本没有。”

当然没出了!这是小道消息啊,都出了你还能折腾?这种事问中介不就晓得了。

“你随便打电话问一个成都的中介不就知道了吗?”

“然后呢?我就立马要去买一套?”

她已经输入好的几个字还没有发出去,看着男朋友发过来的这条消息,她一愣神,下意识删掉了已经打上去的几个字,回了一个问号过去。

他这是什么意思?

“一出限购的政策我就着急忙慌地去买房子,那我算啥??”

她再次愣住,难道他不该去买?怎么感觉他像是在抱怨她?

“你这是什么语气?有毛病?”

“买了房就是上了天?买了房就了不起?你太着急了。”

她的火气腾就上来了。这是什么意思?你不买房子还有理了?你是嫌弃我家有房子?这个社会从来都是嫌贫爱富的,怎么,这个道理到你那儿就要反着来?你咋不让地球反着转呢?火冒三丈的她扔掉了擦头发的毛巾,噼里啪啦地飞快打字。

“就是了不起,你能咋地?自己心态不正常。你看了一年多都下不了手,总有各种理由。你定不下来它就涨呗,越不买越买不起,你就看着呗。”

等了一会儿,男朋友都没有回复,按照惯例来看,这是要冷战了。手机电量不足,红色的信号灯开始闪闪烁烁,屏幕也自动暗了下来。

她有些茫然的拿着手机,脱力般跌坐在床沿,终于感觉到冷,抓过皱在床头的睡衣披在浴巾外头。

难道是她的问题?明明是男朋友没有房子,难不成还打算去住乡下二十年前修的破房子?他家还有闲在家里的母亲和打工清闲的父亲,一家人花钱都大手大脚的,难道他不应该买套房子来存钱?而且他是刚需啊,又不是炒房,为什么他冷战得理直气壮,反倒是她被指责?

舍友已经睡下。她悄悄地爬起来关了灯,把手机充上电,手机信号灯依旧显示红色,在黑暗里一闪一闪的,似乎在默默地嘲笑。她赤着脚站在床边,盯着那明明灭灭的红色小灯,手脚冰冷。

你家贫穷我并没有嫌弃你,你不懂我也尽量说给你,你太幼稚我给你时间去成熟。但是这个过程太磨人了,我已经给了你一年半,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呢?以前那么多教训还不够吗?我怎么敢相信你有引导一个家庭的能力?我怎么敢和你步入婚姻?太疲惫了,我还坚持什么?青春有限,谁敢蹉跎。

她盯着手机信号灯由红慢慢的转绿,直到寒意浸透了脚底,顺着小腿爬上了背脊。她终于拔掉了充电线,拿着手机爬上床。夜色已深,楼道里鲜有脚步,连楼上素来爱闹腾的寝室也静下声来。她的耳边传来舍友平稳的呼吸。

她划开,戳进了爸爸的微信。浓重的黑色里,手机屏幕的光把她的脸映的惨白,显得有些幽暗。

“爸爸,我觉得我该和他分手了。”

成都限购了!

她想到家里还有昨天晚上的剩饭,谢绝了同事的邀请回了家,今天带小朋友们去博物馆累了一天,吃完饭后就倒在沙发上,连碗筷都没有收拾。本来只是打算闭目养神一小会儿的,一睁眼却见天色已将完全黑了下来。迷迷糊糊之际想拿起手机看看时间,却被小区微信群里发来的消息炸得一个激灵,整个人都清醒过来,连忙坐起,拿着手机细细的读。三月的成都寒意依旧侵体,刚刚只是和衣而卧的她如今不禁感到背脊有些寒津津的发冷。

这限购的消息无疑将她和老公都划在了成都的大门外。她毕业后没能留在成都,在周边的郊县工作了好几年,找机会托关系,好不容易才在成都的一个小学谋得了一份工作,刚刚调上来,都没有拿到正式的岗位,还在试用期。老公为了和她一起到成都,辞了以前的工作,如今正在一个小公司做销售,每天全城跑,处关系拉业务,应酬也多。他是农村户口,没有转到公司的集体户口来。他们如今还没有稳定下来,孩子便在老家由奶奶带着,打算买了房子就接到成都来,毕竟这里的教育水平更好一些。如今这政策一来,他们这几年岂不是白忙活了?在成都连个容身之所都没有着落,难道要租一辈子的房子?

她看了看时间,估计老公应该应酬完了,就打了个电话过去。但是电话一直没有人接,她听着“嘟——嘟——”的提示音,直到一分钟后甜美的女声温柔地提醒她“您拨打的电话暂时……”她直接烦躁地挂断了通话,置气将手机丢在了桌上。想了想,又拿起来把音量开到最大,揣进了衣兜里。看着桌上油已经凝固的碗碟,在灯下泛着冷硬的微光,于是起身叠了碗筷,走进厨房。

前几天看的那套房子还是很不错的,虽然不大,也比较旧,但胜在是学区房,周围从小学到中学都有,离得非常近,走路绝对不超过十分钟。而且老房子虽然家具什么的是旧了一点,但将就一下也能凑合着用,省下了不少装修的钱,也没有什么甲醛危害小孩子和老人,住着挺放心,他们一眼就看中了。就是要价也不低,虽然和新楼盘相比已经不算高了,对他们而言还是必须倾尽了这几年以来的全部积蓄,却离首付都还差一小截。这几万块可是磨坏了他们小两口,和中介反复地沟通了好几天,让中介和房东多谈一谈,压压价,一边也在向身边的亲戚朋友多少借一点点,但是限购的消息一出,她不得不加快脚步,得尽量落实这套房子。明天就带着老公去付首付,大不了多贷一点,万一没买到才是因小失大!

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她一惊,来不及擦干手上的水就两根指头拎起了电话,因为有水的原因,划了好几次才划开,却不是老公,而是房子中介打来的。

“喂,X小姐啊,我是小王啊。哎呀你们看的那套房子已经有买家啦!大晚上的刚刚才来看的,二话不说,眼睛都不眨,价格也不谈直接就签合同。因为我看你们之前的确很中意这套房子,才给你们打个电话说一声啊。”

她脑子嗡地一声,心脏像被一只大手紧紧地攥住,几乎站不住,忙扶住了料理台,斜斜地靠了上去。衣服下摆被料理台上的水渍一点点浸透,很快就泅湿了一大片,显得比周围衣料的颜色更深,很无辜地灰暗了一些。她哆嗦着说话。

“啥子?卖了?签合同了?不是,我们都已经看好了啊,这边钱一到位就要买的,怎么能不讲个先来后到呢?”

“哎呀,你是不晓得,小道消息消息一出来都疯了。这边的那家人是全款买房,一次性付清,今天晚上我们就要连夜去给他们网签了。X小姐,看你也不容易,我正儿八经给你说,你们要抓紧啊,政策一出根本没办法疏通的!”

那可怎么办?买不到房子孩子怎么读书?难道又重回原点?还有时间吗?这套房子已经错过了,明天说不定是最后一天,也不知道政策哪一天出来啊。

“那明天呢?明天还来得及不?”

“来得及,来得及!但是你真的要赶快,最多后天应该就要出政策了,这两天看房子的多得很。你们明天看中房子,付了首付马上去网签,只要网签了就好说。”

“那我们明天就去看,我们明天都请假,绝对要定下来一套。”

“可以,可以。你明天揣上银行卡,我们都是熟人了,我手上还有几套好的房源,很适合你们。我明天一大早就先带你们去看,看中了就签合同,按揭的事之后再慢慢办,我马上先给你们催着网签,应该来得及!”

“好!那明天就辛苦你了。”

挂上电话,她焦虑不已,一边无意识地擦着碗一边想着明天找个什么借口请假比较好,毕竟还在试用期。钱还在好几个卡里,她最好一会儿都转账到一张卡上,也不知道现在转明天能不能到账。本来说这周让儿子和婆婆一起上来,带着去动物园逛一逛的,看来是没时间了,儿子想要的电话手表也只能之后再买……

抹布已经将她手中的碗擦得光滑如新,水已经被彻底擦干,她依旧很用力地擦着,钝住了,一不小心,碗掉了下去,摔在地上,碎了。

她正要去阳台上拿扫帚,却听见门口传来开锁的声音。

“叭嗒”

“你可算是回来了!我跟你说……”

3月21日夜,成都的晚上永远都是璀璨的,川流不息的车辆在这个城市里呼啸而过,一盏盏路灯点亮了每一个角落。

今夜的成都,依旧繁华,依旧平凡,无月的夜色俯视着那些有光的窗口,它亮得格外多,格外久。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分享到: 更多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会员注册 ┆ 广告服务┆ 版权声明

Power by DedeCMS V58_BIZ_utf-8 2004-2012 DesDev Inc.
澳门葡京集团 版权所有联系我们
京ICP备12031540号-2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京)字 03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16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