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主页>原创天地>悬疑惊悚>

迷失与遗忘

时间:2018-04-21 17:47来源: 作者:YongtaiQ 点击:
  

前言-----究竟是我们被时光所遗忘,还是时光被我们所抛弃,百番沉思却不能领悟一丝;在这迷一样的棋局中,表面上的输赢未免显得过于单调,而背后冗杂的故事又有谁能够看破?一个人默默地站在原地中,没有了城市的喧嚣,没有了闪耀夺目的灯光,没有了人来人往的色彩;到头来发现,原来是没有了自己。

“先生女士们,请注意! 帕特里克邮轮之旅现在开始,请带上您的包裹及行李,照顾好小孩与老人,前往P1-P5入口登记!”“先生女士们……”迷彩色的喇叭一次次传来广播员清澈动听的声喉,如此美妙令人着迷;港口旁如广场一般,播放着欢乐、闲适的乡村音乐,人潮中夹杂着各种嬉笑打闹声,各种亲人朋友的离别伤感,似乎还拖曳着朵朵浪花拍打彼岸的脆响;在这一刻,有着宝蓝色的太空及云朵陪伴,画面未免有些宁静与诙谐,容易让他人感到停滞而迷醉。

“帕克,不要傻呆呆地站在那里了!你没听到广播吗?”“帕克……”帕克或许是第一次来到这个画面,有些兴奋却有些恍惚,那一双透彻的棕色小眼有些呆滞,却告诉别人自己的渴望与好奇。“不好意思,妈妈,我有点走神了,抱歉。”帕克小跑着赶上了家人,他那矮小的身板在人浪中并不起眼,穿着平凡的休闲装,一不小心走神可能便会被淹没在人海之中。“帕克,不要再乱跑了,人很多得紧紧地跟上我们,别耽误了时间。”一位穿着皮外衣的绅士拍了拍帕克的肩膀,嘴里的雪茄还在飘着白烟,一丝一缕地消失在白天;头上的鸭舌帽有些歪斜,头发有些凌乱,但丝毫不能抵挡住其高贵气质与大量风度。“好的,爸爸!”帕克紧跟着家人,没有在囘味着此时的场景,缓缓地向邮轮入口走去。

与此同行还有帕克的几个亲戚和里奇。里奇,是帕克家的宠物犬,是一只哈士奇,其乖巧的性格及可爱的姿态获得了帕克一家的疼爱与关怀。在一路上,里奇也吸引了众多游客的目光,而它似乎显得老迈年熟,不为外物所迷惑,所打动,紧跟着家人而从不滞留。就这样,帕克一家和亲戚们在人群中穿梭,音乐、广博、人群间话语越相冗杂的噪音给予了行程多一分急促、紧张的气息。

“您好,欢迎来到帕特里克邮轮之旅,麻烦请出示身份证件和登船证照,谢谢。”一位年轻貌美的女子负责进行入口管理登记,随从还有一位高大生猛的安保检测人员,在对游客逐一地进行安保检查。里奇紧盯着安保检测人员,龇牙咧嘴,并发出嘶嘶的沉闷声,大概是出于与身俱来的防卫及警惕天性的缘故。“里奇,不能这样,太不礼貌了!”帕克摸了摸里奇的头,双手将里奇抱入怀中,想让它放下心来,保持轻松愉悦。“不好意思,给您造成不便,我感到抱歉。”“这没什麽的,请不要在意,艾伯纳先生。您和您的家人现在可以进入邮轮了,祝您邮轮之旅愉快!”“谢谢,麻烦了!”帕克望着父亲与安保人员交流的身影,便径直走进邮轮通道。

帕克一家拿着号码牌,顺着邮轮内的红毯子往自己的房间走去,邮轮内奢华的修饰与布局都深刻地吸引着他们的眼球,金碧辉煌的格调散发着一种昂贵奢侈的味道,在此刻,没有人不为之所触动、痴迷。金色的别致,红色的用心,在别人看来,似乎更符合主人的情味。完美衔接的壁纸映衬着尊贵的画幅,诉说者这一时刻的美好故事。中国式的青瓷瓶、欧式的沙发、现代感的楼层设计……这一切,将海上的浪漫、奇遇、奢华、趣味融合在一起,随着邮轮的出发,开始演奏着一曲曲欢乐无穷的交响乐。帕克似乎忘记里奇还在他的怀中,双眼有些迷茫,想要去了解、融入到这一切中,眼睛不曾感到疲倦。直到里奇颤动了一下,帕克才回过神来,抚摸了一下里奇,“抱歉,弄疼你了,宝贝!”帕克将里奇放到地上,带着里奇走着。里奇对眼前的一切也感到好奇与兴奋,吐着舌头左右摇摆着。帕克看着里奇的模样也不禁地笑了一会,“里奇,想要在这里来次泰坦尼克式的相遇吗?哈哈!”“帕克,我们到了,过来帮忙整理行李厢。”艾伯纳先生与夫人向帕克招了招手。“好的,我来了!”

“怎麽回事啊?他们居然没有把房间安排在一起,真是奇怪!”帕克的舅舅史蒂伕先生有些无奈地抱怨道。“大概是游客太多的缘故吧,没关系的,舅舅。”帕克随意地说道,并帮忙把行李搬入房间。陪伴史蒂伕先生搭乘邮轮还有他的两个女儿,黑色卷发,鼻梁高挺,非常可爱美丽。“姐姐,你们的行李在这里哦!”“好的,帕克,谢谢你!”两个女生天真无邪的笑容简直是上天赐予的最好的礼物。经过一番整顿及休息后,两家人前往邮轮餐厅进行晚餐。“干杯!……”在这一晚,天空与晚霞共舞,绚彩斑斓,大海一望无涯,白色浪花朵朵盛开,人们享受着邮轮上的盛宴,喜悦、欢快的乐曲畅快人心,笑声连绵延不绝,灵魂仿佛出鞘,这里没有了迷惑,没有了城市的喧嚣与吵杂,留下的是真实与自由。帕特里克号伴随者夜色渐行渐远,而帕克的心还在随着海洋游荡。

对于这次帕特里克邮轮之旅,帕克没有问及原因,不知道这次行程的目的,也不曾去了解关于旅行的定义。毕竟,帕克还是16嵗的小孩子,朦胧且不食人间烟火。时间一天天过去,两家人在游轮上生活如同往日,只是一开始的新鲜感与诱惑略有褪减,但闲适的日子不可否定。“爸爸,我们要在游轮呆多久呢?我们要到哪里去呢?”帕克趴在长椅上享受着阳光浴,瞪大眼睛望着身旁的艾伯纳先生。“哈哈!帕克,在游轮上度假不是很好吗?好好享受现在吧,这里有新鲜的空气,有美丽的阳光,有清澈的海水,还有你爱的人。”带着墨镜的艾伯纳先生这时候没有登船时的威严感,而更带亲切、温柔、慈祥。“好吧,可是……”“帕克,我好像忘记带上手机了,我回去拿一下。”帕克的疑问被画上了句号,不了了之。灿烂的阳光就像一杯温馨的红酒,容易令人迷醉在心头,帕克晒着阳光,甜蜜地进入梦乡。帕克的其他家人还悠然地在甲板上吹风、看风景,把迷人的微笑和触动留在相机里,作为日后美好的回忆。

然而,没有人会知道下一秒鈡会发生什麽,而回忆是否能够在日后保留下来。生活便是如此,正如艾伯纳先生所说“好好享受现在吧”,说成及时享乐也不为过。当旅行的第8天准备迎来皓月当空、幽静美好的夜晚时,不幸便出现了。当然,帕特里克号不会再成爲泰坦尼克式的牺牲品,它有权利拥有自己的故事。在这一晚,帕特里克号上的警报声经久不息,每一秒钟都牵动人们的心,都震撼着人们的感知。广博台持续播放着安保部的消息:“先生女士们注意,这里是安保部,帕特里克号刚刚遭受到了不明攻击,原因尚不清晰;情况紧急,请先生女士们遵守秩序,往安保人员指示的方向疏散,谢谢配合!”人们开始慌乱,感到恐惧和害怕,尖叫声、婴儿哭泣声、吵闹声将这片领域吞噬,没有了昔日的欢乐言语与舒适;每分每秒带动着脉搏的心跳声,人们争先恐后地往疏散方向逃离,踩踏事件时常发生,秩序相当混乱。而帕克一家与史蒂伕家人也在其中,帕克感到不安,感到迷惑,抱着里奇跟着家人疏散。“帕克,跟上来,别走丢了!”史蒂伕先生回过头拍了拍帕克的肩膀,脸上挂着不安与遗憾。邮轮中赌场的筹码还堆积在台上,酒吧中还留有空酒杯,舞会中还没卸下奢华的装潢,然而没有人会再次出现在那里,没有人还保留着那时的回忆,没有人还会去想念。“爸爸,我们需要跑到哪里?”“跟着安保人员的指示走就对了,别走散了!”艾伯纳先生那威严的身影又再次出现在帕克的视线中。

人群拥挤,吵架声不断,绅士不再高尚,淑女不再端庄,没有了昔日的金钱权势,没有了调情欲惑,这一切,都在帕克那一双棕色小眼诠释得淋漓尽致。帕克感到迷惑,遗忘了过去的所见所闻。帕克又再一次走神,而这次是史蒂伕先生将他拍醒。“帕克,快一点!”“先生女士们,请保持秩序,前往P1-P5出口搭乘救援列车。”安保人员尽力地引导乘客。但是,在人浪无情的推挤中,帕克不幸与家人走散,失去了联系。帕克感到惶恐与不安,无奈矮小的身板无法帮助他寻找家人的位置。帕克在人群中不断地穿梭,呼喊着家人的名字,遗憾的是没有得到一句回应。里奇也感到害怕与惊慌,蜷缩在帕克怀中,依赖着仅存的安全感。这一刻帕克感觉时间仿佛凝固着,更多的凸显自己的无奈和伤感。在行进间,帕克看到了第一天遇到的安保检测人员,他急匆匆地跑到他身旁,带着急迫的口音说道:“请问你有看到艾伯纳先生和史蒂伕先生吗?”“好像有的,往负二层方向走去了,等等,你不能去那里……”安保人员看到帕克独自一人感到莫名的惊讶。帕克听到回复后,还没等其说完,便径直地往安保人员指引的方向跑去。

一层层阶梯遗失在帕克身后方,到达负二层时,眼前的场景令帕克感到震惊。这里感觉并不是邮轮的一部分,反倒象是报社一番,高大书架塞满了密密麻麻的文件资料,棋局式分布的办公桌,电话声络绎不绝,地上飘散着白纸黑字,一群工作人员正繁忙地工作着。帕克带着里奇慢慢地走入其中,脚步缓慢,不敢发出太大的动响。“请问你有见过艾伯纳先生和史蒂伕先生吗?”“什麽?”一位抱著文件夹的工作女士用手指提了一下眼镜,望着面前的小男孩。“有的,他们刚刚搭乘了门口外的列车。”“好的,感谢!”虽然还是对门口的列车感到迷惑,但帕克还是小心翼翼地走向门口,推开了大门,眼前一辆厢式列车映入眼帘。这一切,到底是发生了什麽?帕克以爲自己正陷入茫茫梦境时,旁边的里奇扯着帕克的裤子让他的梦境提前结束。帕克对这一切感到头疼与困扰,还来不及思考时,里奇已经跳上列车,“里奇,等等我,不要跑太快!”帕克抛弃所有顾虑,没有太多时间去害怕,他一步登上列车。伴着列车齿轮的慢慢转动,这一趟不可思议的列车之旅随之出现。

列车上除了帕克和里奇空无一人,空旷而有些凄凉,宁静而有些沧桑。帕克显然还无法平静自己的情绪,这令他感到非常头疼。帕特里克邮轮、P1-P5出口、报社……这之间究竟发生了什麽呢?帕克挂念家人及史蒂伕一家,担心、忧虑的滋味一直回荡在心中,甚至有丝绝望。毕竟,这一切不应该发生在一个16嵗的小男孩身上,未免有些残忍。“好好享受现在吧”这句话更令帕克感到揪心,现在的并不是他所期望的。帕克望着窗外,心情久久不能平静。窗外的风景再普通不过,清澈的小溪、茂密的丛林,还有一副疲倦的面容。一个人的旅途总是太过于安静,帕克和里奇不堪长途的奔波,趴在桌上睡着了。列车稳稳地行驶着,而目的地究竟落在何处?

呜!列车由于刹车发生了巨大的声响,这刺耳的声音震醒了熟睡中的帕克和里奇。帕克用拳头揉了揉眼睛,但窗外的一切让帕克冒出一身冷汗。窗外的风景并没有特别之处,是车站的月台,然而在帕克双眼看来,不寻常的地方是它的色彩。对的,这片领域迷失了彩色,而被黑白所代替。没有了色彩带来了种种冷清和无神,帕克带着里奇走出月台,往出口方向走去。

帕克深知自己需要尽快找到家人,他飞快地走出车站。在这另一个世界里,仿佛只是缺少了色彩的修炼。街上人来人往,各式各样的店铺分布两旁,车子的鸣笛声充斥着这篇空间……就如往常的生活一番,充满着平淡的气息。帕克感到疑惑,因爲在他回忆中,这并不是现代化的场景,更似八九十年代的画面。因爲这古老的建筑、旧款的服饰、经典的车款无不宣称者这个具有鬼属性的年代。街上播放着经典的浪漫音乐,帕克缓慢地在街道上走着,心里不免感到好奇与惊叹,但他依然明白自己最需要的是什麽。就在此时,一辆老款奔驰轿车往帕克方向开了过来。

车主是一位五官端正、具有独特气质的年轻女子,她穿着一身长裙,抹着红口唇,尽管并不能看到鲜红的色彩,脚穿着高跟鞋;在黑白画面中,她更是显得非凡独特,很是吸引他人的目光。看着里奇跑了上去,帕克不得已才走向年轻女子。年轻女子摸了摸里奇,看着帕克说道:“好可爱的狗,不是吗?”“是的,女士。因爲和家人走散了,我想向您打听艾伯纳先生和史蒂伕先生,请问您认识他们吗?”“艾伯纳先生和史蒂伕先生?”“对的,您认识吗?”帕克生怕错失一丝机会。年轻女子的脸色有些变化,笑容渐渐消失,有些迷惑。“我是认识的,我可以告诉你地址,但我不会带你过去。”“真的吗,那真是太好了!”“遗憾的是那地址有点远,不过我可以把我车子借给你使用。”“可是,我……”帕克还没有表明自己祇有16嵗的身份,一把钥匙便接到怀中,与此同时,年轻女子从小包中抽出一支钢笔在帕克手掌心写上地址---迷失的卡帕里。“小伙子,好好开,祝你顺利!”“女士,女士……”帕克看着年轻女子的背影慢慢消失,而自己却感到一头雾水。帕克回想起以前跟随家人学习开车的经历,鼓起了勇气,因爲他想要更快地找到能够依赖的家人,诉说这不明不白的一切。“里奇,准备好了吗?”帕克开啓了车门,将里奇抱上副驾驶,自己熟练地开始操作车辆。这种种奇遇后,究竟还会发生什麽?还是需要帕克自己去寻找答案。

尽管有着一点的学习经历,但帕克毕竟年龄过小,经验不足,同时加以无法辨别红绿顔色,导致帕克在驾车途中并不顺畅。帕克时不时地看看手掌中的地址,在向路人耐心的询问后,慢慢地行驶着。路上的车辆并不少,交通有些拥挤,同时帕克需要依赖他人车辆来分辨红绿灯,使得帕克在行驶的途中险象环生。“小子,会开车吗?”“臭小子,小心点!”“小屁孩,回家多练练吧”……一系列臭骂与嘲讽让帕克感到难堪和失落,但寻找家人依旧是他前进的动力。“里奇,别趴在挡风玻璃前,好好地坐下!”里奇在这时候又显得有些调皮。终于,在经过重重困难后,帕克踉踉跄跄地到达手掌心上的地方。“不是吧?怎麽会这样呢?”眼前的地址竟然是一座监狱,城墙高大,铁丝网层层弥补,威严而不可冒犯,想必世人都会为之感到恐惧。帕克背脊一凉,感到呼吸有些急促。里奇贴着玻璃窗,似乎也不敢相信眼前所见的一切。帕克频繁地看着自己的手掌心,再望望窗外,嘴里念叨着迷失的卡帕里,生怕是出于自己的错误而到达错的地点。可惜,事与愿违,这正是年轻女子所留下的地址。“里奇,来!下车!”帕克带着里奇下车,锁上车门,向眼前这所监狱走去。或许是出于监狱的缘故,帕克感到不安与害怕,很难想象家人会与监狱建立起联系。

黑白世界中的监狱更完整地描述了其独一无二的色彩。“您好,我想询问一下这里是否有艾伯纳先生和史蒂伕先生?”帕克仰视着高大的看守人员,怯怯地说道。“艾伯纳和史蒂伕?”“对的,先生。”“你是他们的家人吗?”“是的,先生,我是艾伯纳的儿子。”“好的,我带你去找他们。”看守人员走在前头为帕克指路,相比之下,帕克身躯是那麽的渺小而不堪一击。但在经过这麽多的困难险阻,帕克对自己也算是磨练了一番,自信心也逐渐增强。岁月在流逝的同时也给予了人们一些馈赠,所以不要再抱怨时光的短暂。在进入所谓的迷失的卡帕里后,帕克对里面的布局感到疑惑,仿佛再一次迷失在梦境中。“你们这里是监狱吗?”“当然!”看守人员给予了肯定。“但是,爲什麽监狱里没有所谓的牢房和警卫?而犯人们可以自由地行走出入?”帕克带着里奇追过看守的大个子,面向着他问道。“迷失的卡帕里从来不会主动召集或者逮捕犯人,以自首为第一选择,因此我们也提供足够的自由来满足他们的需求。”“等等,自首……”“艾伯纳,有人需要见你。”帕克语音未落便被看守人员切断。

帕克已经按耐不住自己近乎崩溃的心情,因爲这过去发生的一幕幕场景都是可怕的,帕克承受太多的折磨了。帕克望向爸爸的面庞,但却换来心碎的眼泪,事实并不是他所期待的那样,之前所构造的剧本也烟飞云灭。

帕克望着满脸皱纹、满头白发的父亲,大概是感到时光岁月流逝的无情,他人易于沧桑的无奈,没有再多说一句话。这一切来得太突然,在黑白两种顔色显得更爲单调,明显超出了帕克的想象。帕克觉得自己的眼泪在此时此刻显得毫无价值,苍白的脸色也让人感到痛惜。“爸爸,你这是怎麽了?”艾伯纳先生轻轻地挪动自己的眼神,看着自己的儿子,想要表达点什麽却又将其收回。双眼迷离,带着一丝羞愧与悔恨。在这黑白的场景中,两人之间的情感并不缺乏色彩。艾伯纳先生再也没有对帕克说出一句话,而帕克感到绝望,感到迷失,想要去遗忘这个不应属于自己的残忍梦境。帕克默默地低着头,走出迷失的卡帕里,而自己也找不出迷失的缘由。里奇看着主人难过,也只好跟随主人的步伐走着,不再调皮。帕克悔恨最初登上帕特里克邮轮,如果时光倒转,也不愿重蹈覆辙。帕克带着里奇,拖着疲乏的身躯在街道上行走着,这一场景能够带来多少感触。

帕克没有停止思考,一直想找出自己想要的答案。黑白的年代、年迈的父亲、自由的迷失的卡帕里……这一切一切,都仿佛像电影回放以般在帕克脑海里闪烁。“爲什麽爸爸会变得那麽年老,还会是在大概八九十年代的这一画面相遇?”帕克抚摸着里奇,自言自语道。“等等!天哪,里奇,我们得回去迷失的卡帕里一趟!”帕克发出惊叹的叫声并一路狂奔回去。而里奇却感到有些莫名其妙,只好跟着主人一路奔跑。然而,当帕克和里奇回到原来的迷失的卡帕里时,所谓的自由监狱早已不见。眼前一座座摩天大楼拔地而起,那种现代化的设计模式让帕克不相信此时此刻发生在八九十年代。里奇看到也不免感到惊叹,站在原地,摇着尾巴。突然间,一声声巨响从摩天大楼传来,帕克和里奇擡头一看,只见天空中布满了各式各样的云彩,并随风而散。帕克意识到这是烟火,但在失去光泽的烟火更容易冷却,更容易盎然失色。失落之间,烟火渐渐地回复了光芒与色彩,是那麽的耀眼与炫目……整个黑白世界在刹那间恢复了其应有的快乐。帕克看着这一切,深深地将里奇抱入怀中,而眼泪,不再错过这一刻。好好享受现在吧,这里有新鲜的空气,有美丽的阳光,有清澈的海水,还有你爱的人。没有金钱权势的诱惑,没有不消逝的时光,没有不年老的家人。

“帕克,醒醒!”帕克隐隐约约听到他人的呼叫声,并努力睁开朦胧的双眼。艾伯纳先生正坐帕克身旁,看到帕克熟睡,仿佛自己也能够满足。看到爸爸的帕克,终于结束了这个迷失的梦境,他需要将它所遗忘。“爸爸,我爱你!”帕克给予了爸爸一个深深的拥抱。“好了,快一起去吃晚餐吧。”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分享到: 更多
  • 上一篇:起风了
  •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会员注册 ┆ 广告服务┆ 版权声明

Power by DedeCMS V58_BIZ_utf-8 2004-2012 DesDev Inc.
澳门葡京集团 版权所有联系我们
京ICP备12031540号-2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京)字 03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16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