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主页>原创天地>悬疑惊悚>

有魂娃娃

时间:2018-03-18 18:39来源: 作者:我未成名君未嫁 点击:
  

明朝末年,坊间开始流传一种秘术,人人都知道,人人都不说,更没人去做,官府会抓,抓到了就要砍头。

一直等到男人们都剪掉了大辫子,再没人来收路边饿死的死人的时候,一个丝毫不起眼的小摊子在苏州城南张家巷子里支起来了。最先注意到的,不是早早夹着报纸上班的男人,也不是整日在家做活计的女人,是四处跑玩的孩子。孩子自然不管哪里在打仗不管谁当皇帝,只要周围有邻居,脚下有泥,肚里有食,他们就能像长在石头下的豆苗,才不管是什么世道都能潇潇洒洒地张开。

这天村头的王大娘刚做好午饭,扯着嗓子喊了好几声,才把儿子小宝喊回家吃饭,小宝刚进家门王大娘就发现儿子手里拽着一个手掌大小的木头疙瘩,吃饭的时候都不撒开,不免教训起来,

“啊能好好吃饭的啊,手里头拿着西西东啊”

说着就拉下脸来伸手去拽,谁知那王小子忽的哭了起来,叫到,不准拿我弟弟,把我弟弟还给我,王大娘听了十分纳闷,管个木头娃娃叫弟弟,古怪的瞧着儿子,又瞧他哭的撕心裂肺,不像是调皮耍赖,才怀疑是不是撞着什么不干净的东西。饭也顾不上吃了,蹲下来柔声问儿子,快说,这个娃娃在哪捡的,说了姆妈就还给你。

王小子抽抽搭搭的说起了原委,原来是巷子里一个雕木偶娃娃的老奶奶给他的,说是带回家给他当弟弟,以后他若是死了,自有他弟弟来孝顺爹娘。王大娘一听,就骂道,这个逼嘴塞臭粪的老不死的,咒你老姑奶奶死呢,走,带我找她去。王大娘一边拽着哭哭啼啼的王小子,一边骂骂咧咧地往外走,巷子里本来就藏不住事,若是哪家两口子晚上动静闹大了,明早肯定有一群碎嘴的婆子瞅那媳妇贼兮兮地笑,刚才王大娘教训王小子那几句都被巷子里的街坊听得一清二楚,饭也不着急吃了,伸出脖子看王大娘扯着儿子巷尾走去,有好事的人捧着这个碗就跟上去想看热闹。

巷尾摆了个买娃娃的摊子还真没几个人知道,大伙都出来想看看,待走到那摊子那,还有几个光屁股蛋的熊孩子趴在摊子上不肯走,眼巴巴的要摊子上的娃娃,看那娃娃,一个个只有一个巴掌大,都是小孩子的模样,有男娃有女娃,有的穿着锦缎做的好衣裳,有的穿着穷人才穿的麻布衣裳,有的张着嘴笑,有的抿着嘴哭,各个都是栩栩如生,表情各异,生动传神。再看那老婆子,默不作声地站在摊子后头,不理会前面看热闹的众人和哭闹的孩子,一张惨白如纸的大脸盘子,眼睛和嘴都小的不正常,只一只鼻子看起来不那么奇怪。众人看那老婆子的打扮更觉得蹊跷,住在穷人巷子里的老婆子居然穿着名贵精致的缎子衣裳,配着她那张古怪丑陋的大脸,看起来就像死人穿着殓衣。

王大娘才不管她是人是鬼,拽起儿子拿起木娃娃就朝那老婆子脸上砸去,嘴里也不闲着,破口大骂道,你个老不死的,家里死绝的老母狗,那什么破烂玩意祸害我家崽儿,教他说那些屁话咒我儿死,我今天不撕烂你的逼嘴我就不姓吴。

说着就要冲过去扯那老婆子,众人也不拦,只站在一旁看热闹,就看那老婆子脚似乎也没动,身子就闪到一旁,王大娘一个不稳险些

栽倒地上,恼怒地扭过身子,吱哇乱叫的一下子把摊子给掀了,一个个精致的木偶娃娃掉在在地上,老婆子连忙弯腰去捡,谁知王大娘见到后便要去夺,一头将那婆子掀了个跟头。

正是乱糟糟闹哄哄的时候,不知谁喊了一声,王嫂子,你叫小宝栽倒河里头去了。王大娘正坐在地上扯着那婆子厮打,骤听这声喊,一下子就把手松了,顶着乱七八糟的头发急吼吼地想站起来,眼前一片血红,一下子栽倒在地,就起不来了。

小宝死了,掉进河里淹死的,河在婆子家200米的地方,没人看见小宝走开,也没人看见小宝怎么掉进河里的,捞上来的时候已经没气了,手里还死死拽着早被王大娘扔了的木偶娃娃。

王大娘醒来听见自己儿子死了一下子就疯了,疯疯癫癫地拿着那个娃娃叫小宝,白天叫夜里也叫,叫的邻里街坊整天寒颤颤的。关于那个老婆子众人也有了结论,有位住在巷子里老人说,明清年间,有个从东瀛过来的术人,自称自己会做一种木偶娃娃,能走能动,会说话会吃饭,没有孩子或者孩子早夭的的夫妻求一个木偶娃娃回家能当孩子养,养出血气,养出感情,木头娃娃就能长大,能孝顺父母,能挣钱劳作,叫做有魂娃娃 ,暂且不论这是不是真事,反正从没有人见过这个东瀛来的术人和没见过长大成人的木偶人。不过这样好的事情自然有人相信,后来有出来许多道士能人说也会做这种娃娃,就是长不大 ,也能照顾不能自己生活的老人,直到老人死去,他们就会变成普通的木头,也不知有多少人求过那娃娃,最后养成了没有,但传说传的煞有其事,神乎其神。到了后来,官府插手其中,不论有没有人求过这娃娃,只要提到半句也要把你抓起来,关进牢里好好审问,不折磨到你只剩半条命是不会放你回去的。渐渐地,坊间就不敢在传这样的事情了,一代一代过后,也没人再记得这个故事,老人说完最后一个字,神思恍惚。众人也终于松了一口气,至少拿婆子不是什么害人的东西。

再说那婆子,自从王大娘疯了之后就没人再见到那个卖有魂娃娃的婆子,仿佛不曾来过张家巷子一样,巷子里的人像往常一样,男人早早就夹着报纸去上班,女人们大早上起来,穿着花布袄,打着哈气出来倒痰盂,顺便调笑昨天夜里叫的最大声的小媳妇,孩子们被家长明令禁止不准靠近巷尾以及巷尾的那条河,唯一不一样的就是王大娘整夜整夜的叫着小宝的名字。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分享到: 更多
  • 上一篇:
  •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会员注册 ┆ 广告服务┆ 版权声明

Power by DedeCMS V58_BIZ_utf-8 2004-2012 DesDev Inc.
澳门葡京集团 版权所有联系我们
京ICP备12031540号-2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京)字 03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16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