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主页>原创天地>悬疑惊悚>

消逝的光芒

时间:2018-02-10 11:06来源: 作者:李嘉琪哎 点击:
  

都市化进程下,最振奋和安慰人的一句话就是“走,回乡下”。

城市中的高楼大厦不藏秘密,根本不及森林中那些树木那样古老神秘。而看似平静的森林却像古老的禁忌仪式那样蕴藏着险恶。

阿豪是公司里的一位普通员工,整天的工作就是坐在电脑前不停地敲击着键盘,除了受到上司愤怒的斥责,还要面对来自隔壁桌同事们的各种吩咐。给同事们倒水、买饭已经融入了他的生活,成为了他日常生活的一部分。晚上回家,还要面对自己高中认识的妻子的冷嘲热讽。“你看看我们班以前那个阿琪已经当了大老板了……”这些话语甚至比她对他说过的“我爱你”还要多。沉默寡言的他默默地忍受着这一切,内心却想着何时能逃离这一切。

一天晚上,疲惫了一天的阿豪窝在沙发上看电视,手指不断地按着下一台的按键,电视上闪现出无聊的真人秀、幼稚的动画片、不出名的体育比赛以及可耻的包治百病的药类广告。对着电视银幕,阿豪想起他的生活也像电视台这样只有重复这几样节目,心里很是难受,一怒之下狠狠地摔了遥控器,无意间碰到了遥控器的换台键,接下来遥控器就像被肢解的人那样,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卧室里传出了妻子谩骂的声音,大概意思是又在搞什么明堂,但阿豪此时的双眼,已紧紧锁在了电视机里的晚间新闻上。

电视机里的晚间新闻,里面播着不知播了多久的画面。

深绿幽静的丛林里,摄像机的画面不停抖动,里面三男两女在帐篷旁的篝火边追逐嬉戏,林间昆虫的叫声绵绵不绝,鸟儿的叫声划破天际。拿着摄像机的人在乐此不疲的记录着这一切……

看到这里,阿豪内心泛起阵阵波澜。忽然间阿豪攥紧拳头,微微地点了点头,像是刚刚完成了人类间某一领域的创举。他立刻记录下电视机上显示的山的名字,准备来一场逃离地狱的徒步旅行。

在向公司请了假之后,阿豪立马去了街对面的户外用品专营店,精挑细选后,阿豪露出了满意的表情离去了。

第二天一早,打发走了上班的妻子后,阿豪穿上了昨天买的那些户外装备,立马从一个呆板的知识青年变成了一个荒野求生栏目类的专家。水壶中灌上满满一壶水后,阿豪出发了。

公车、大巴、步行,历经几小时的艰难岁月,阿豪成功从吃人的大城市来到了电视上的森林前。人眼的像素果然高,这片森林简直美极了。一切都像创世名作的画中那样好看,笔直的树干像是拿电脑合成的圆柱,翠绿的树叶像是刚上的颜色,树林下点缀着片片花群,“五颜六色”这一类词语已经不能展现出花群里的花的颜色之多。从山间流出的清泉又为这一撩人的景色添加了一丝动态美。

阿豪已经看呆了,他痴痴地望着这片景色……

不知名的鸟的叫声打破了这一寂静,这也让阿豪清醒过来。他整了整肩上的书包大步的迈向了通往森林深处的入口。

越往森林的深处走,你就会发现,自己好像违背着时间的规律——你在倒退。曾经从你手指间流过的岁月悄然的出现在你身边,你会变得精神抖擞,活像十几年前你在森林里的小溪旁嬉戏时的样子。

阿豪边走边欣赏着眼前的美景。像楼房一样高的树木使他惊叹不已,摘起几朵不知名的小花放在鼻前,逗一逗草地上悠闲盘爬的昆虫并感叹它为什么生活在这么美的森林中……阿豪用手机拍照记录着这一切。

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是吗?朋友们。就像学生们苦苦等待的课间,当课间来临后肆无忌惮的享受,当上课时又深深地抱怨课间那时光的短暂。

走了不知多久,阿豪瘫坐在草地上,天渐渐的阴沉下来,像古堡里老是穿着黑衣服的古老神秘的老妇人的脸。随身带的食物吃完了,水壶里的水也所剩无几,阿豪无奈地摇了摇头,起身拿出手机,打开了地图准备原路返回。

当你爱一个地方它就会像有魔力那样,对吗?它会想方设法不让你离去。

当阿豪打开手机时,最先弹出的是电量不足的红色警告。阿豪有点慌了,立马打开了手机地图设置好导航,飞奔着沿着导航设置好的路线出发。在冲刺了不知道几分钟,阿豪的手机自动关机了。他现在的表情,和大半夜里独自在电影院看恐怖片的心脏病人没有两样。

天已经慢慢的暗淡下来,就像古堡里的老妇人的脸慢慢凑近你的眼前,复古的黑色大檐帽遮住她的双眼,只剩下枯老暗黄的皮肤和皮肤上用铁钩划过的皱纹印记。

黑夜随时都能袭来,它像发动一场宏伟的战争的领导者那样,默默地,注视着这一片森林。

恐惧,像是太空里被剪断安全带的宇航员,永远永远,被吸入无尽的深渊。

阿豪彻底慌了,疯狂的吼叫,希望能有人听到一丝丝残存的余音。说来就好笑,谁会在这深绿,像是被涂上黑色的深绿色森林深处听见他的呐喊。

喊了不知多久,阿豪再一次瘫坐在地上。地上的爬虫已经各回各家了,留下了空空如也的草地,像是午夜十二点时的偏僻的十字路口。天空中的鸟也回家了,留下了几只乌鸦在歇斯底里地叫着。此时的他像是被困在火海中的孩子,无助下任由火焰吞噬。

阿豪在附近找了点干草拿着打火石点燃,又拿了点干草铺下来,躺在上面准备迎接黑夜的到来。

就在阿豪怀念家里的大床多温暖之际,无意间瞥到了几个人影从远方走过。阿豪皱起眉头,仔细地看了看,没错,六个人正在一起跨越这片森林。阿豪立马跳起,双手挥舞着呐喊,可他们离他实在是太远了,阿豪兴奋地背上自己的行囊向他们飞奔而去。

阿豪穿梭在森林中,任由树枝从他身上划过,他的眼睛死死地盯着前方的人们,像定位无误的追踪导弹。阿豪用飞的速度向他们跑去。渐渐的,在仅存的一丝丝阳光下阿豪看清了他们,两个红色登山服、两个绿色登山服、一个黑色登山服以及一个紫色登山服。他们有些手拉着手,有些拄着登山杖,缓缓地向前走。

“也是今天来这里玩的人啊。”阿豪心想。

“前面的等等我啊!拜托了!”阿豪一直重复着这句话。奇怪的是,阿豪叫了很多声,明明在寂静的山谷里,前面没有一个人回头看他,好像都没有注意到似的。这是个玩笑,还是根本不想搭理阿豪?

前面的人们在一片高耸的草间消失了,阿豪加快速度,急忙向那里跑去。拨开密密麻麻的草丛,阿豪发现前面的树下泛着火光,原来他们不想回去了,要在这幽静的丛林里驻足。

“那就明天回吧。”阿豪心想。

向着黑暗中的火光处飞奔,像是睡美人睁开眼睛的那一刹那,如此美丽。

阿豪拨开最后一片草丛,火光随即消失殆尽。映入眼前的是三间已经被风雨摧残后破旧不堪的帐篷,以及帐篷边早已熄灭,烧的发黑的木头堆。

黑夜已经笼罩着这片森林,乌鸦叫的更歇斯底里了,猫头鹰在黑夜深处窥视着这一切。

阿豪走进其中一间破旧不堪的帐篷中,像躺在自己家中的大床上,躺了下来,心里还幻想着那几个年轻人回来,自己被他们发现,和他们一起离开这片丛林,就闭上了眼。

此时在一间不起眼的餐厅中的电视上,插播了一条晚间新闻。

画面正是阿豪走之前看的那录像——深绿幽静的丛林里,摄像机的画面不停抖动,里面三男两女在帐篷旁的篝火边追逐嬉戏,林间昆虫的叫声绵绵不绝,鸟儿的叫声划破天际。拿着摄像机的人在乐此不疲的记录着这一切……他们身穿的服装正是阿豪看到的那六个人身穿的服装。

这条新闻的后续是新闻里的主播说到这些人已经在森林里失踪了将近一个月,搜救队找到时几人已经死亡,又在一个人的背包里找到了这卷录像,并在新闻里播放了这一沉痛的消息。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分享到: 更多

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会员注册 ┆ 广告服务┆ 版权声明

Power by DedeCMS V58_BIZ_utf-8 2004-2012 DesDev Inc.
澳门葡京集团 版权所有联系我们
京ICP备12031540号-2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京)字 03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16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