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主页>原创天地>悬疑惊悚>

哭泣的真相背后

时间:2018-02-03 23:50来源: 作者:李嘉琪 点击:
  

车水马龙的城市里开着许多家不起眼的快餐店,像撒在沙滩上的珍珠,任由人们纷纷走过而不予理睬,而快餐店这一类人来人往的地方正是可以清楚的观察每一个人的地方。

因为赶时间上班而抱怨上餐速度的愤怒的企业员工、面对顾客投诉一脸无奈的服务员、求婚失败悲痛欲绝的伤感男人、出去度假在此用餐的快乐女孩儿们……人们在此驻足,留下一幕幕复杂的回忆。

长野是这个快餐店里的服务员,每天按时上班按时下班,和快餐店里的招牌鱼一样,没有什么追求,任由桌子上的食客用餐具宰割。他唯一的喜好就是周末晚上窝在沙发上开罐啤酒看一场足球比赛。

周三是属于雨的节日,于是雨就在周三开启了狂欢派对,下的额外的大。长野还是一如既往地来上班。雨天的缘故,快餐店内显得十分冷清。长野站在收银台前,两只手分开搭在柜台上,手指敲动的频率以及点头的频率和他吹起的口哨一般,《手放开》的中间片段很适合来描绘今天悲伤的周三。

中午时分,平常用餐高峰的人群也不及以往,寥寥无几。左边桌子上的一对新婚夫妇,女人洋溢着笑脸,正在把崭新的钻戒伸去对面给男人看,男人则抿起嘴,不断地轻微点头示意。再往后点则是几位初中生,像街上卖小鸡的篮筐里的小鸡们一般咿呀乱叫,喝着可乐讨论着今天学校发生的可笑事情。坐在餐厅正中间那一排桌子上的则是一位老妇人。多少岁?岁月似乎在她身上没有留下答案。她打扮的光鲜艳丽,盘起的头发有丝丝已经斑白,脖子上的珍珠项链就像她吃饭的动作那样优雅。如果放在古代她绝对是头号贵族。长野认得她,她经常独自来这里吃饭,也许她的老伴早就过世了。“可怜的老人家。”长野望着她,摇了摇头。

突然他被餐厅右边的不起眼的角落吸引了。

那一边只坐了两个人。靠墙那张桌上坐着一位年轻的少女,桌子上放着是还没有吃完的汉堡。她左手横放在桌子上,右手臂搭在左臂上,右手紧紧抓着左臂,头低下来,身子在没有频率的抖动,像是在哭泣。由于长发的原因,长野还不能断定她是不是在哭。向左边看,隔壁桌上坐着一位四十左右的男人,肩膀宽厚,像是动作片里的男主角。穿着黑色的连帽雨衣,帽子并没有放下,右手揣在雨衣内,左手拿着食物,嘴在不停地搅动。“真奇怪啊。”长野挑了挑右眉,噘了噘嘴。

周四,还是雨的狂欢派对,接连几天都将会是。这次雨下的更凶了,掉落在路上的雨滴像是开在马路中央的花朵,不计其数。长野顶着风雨来到了餐厅,后背却早已被雨水浸湿。下午到临,今天的人比昨天要多,大概是风雨的缘故。老妇人依旧坐在她那“专属位置”,长野不经意地向右瞥去,又是在那个角落里,那名女子重复着像昨天一样的动作,这勾起了长野的好奇心。他目不转睛地盯着那名女子看。

女子桌子对面的客人用餐完毕,那是一对母子。妈妈牵着胖男孩的手向门口走去,小男孩的另一只手还在嘴上来回抹。长野看着男孩,抿着嘴笑了起来。打开左侧的门,长野向那名女子那里走去。

收拾完小男孩吃完的东西后,长野长叹一声“这小胖子还挺能吃啊。”说完就把目光投到那名女子身上。女子穿着深红色的长袖衬衫,衬衫塞在紧身的淡蓝色牛仔裤里,叫上踏着青春女孩们都会穿的黑色经典款匡威高帮帆布鞋。长发还是遮挡住女子的面庞,长野端起餐具走了过去。

“请问......你......没有事吧?”长野凑上前去问。

女子抬头望着他,摇了摇头。长野乘机打量了下女子,和他差不多大,肤白貌美,身材苗条。这么漂亮的女生坐在这里哭泣,一定有什么原因。

“女孩,如果你想要我们这里的七五折套餐,尽管开口就行了。”长野用他自认为幽默的语气说道。女孩还是摇了摇头,就立即将头埋下。

“奇怪。”长野喃喃自语到。

转过身去刚走了一步,长野看到了昨天穿雨衣的那个男人,今天那个男人没有带雨衣上的帽子,长野与他对视。

长野倒吸了一口凉气,右脚本能的向后退了一步。身体也是奇怪,明明在人最害怕的时候它却僵住不动。那个雨衣男人抬头望着他,黑色瞳孔已经发白,死死地盯着长野。他微张着嘴,一动不动,整个人看起来就像雨天从墓地里逃出来的死人。

时间静止,仿佛跌入了空洞。

恐惧感渐渐退去后,长野深深地咽下了一口口水,带着恐惧感后残存下的一丝理智观察着雨衣男。看到了桌子上的墨镜和紧靠在雨衣男身边和雨衣颜色一样的黑色拐杖。他这才反应过来,“原来是位盲人。”心想,他又咽了口口水,深呼吸一口,走开了。

雨过天晴的日子里,人们就像刚冬眠完的动物,街上也又有了以往的生机。长野的快餐店也迎来了往日多的人群。

周一的下午,快餐店里基本上就是那些狂热的上班族,像一群脾气暴躁的黑铁矮人,吵吵嚷嚷的。长野几乎没有休息的时间,穿梭在拥挤的人群中,收拾好餐桌后,刻意地向那里瞥去,那名女孩果然还坐在那里。她换上了薄薄的红色针织衫,下身的牛仔裤也换上了更深的颜色。还是那样,低下头,去吃属于她的食物。

长野看着她,仿佛迎来了春天。

他找了个机会凑近女孩身边,酝酿了很久,仿佛他才是田野里的大姑娘“嗨。”长野露出标准微笑,向那名女子打招呼。女子抬头,苦笑。她依旧是红着那双眼,哭泣过后绝望的双眼。

目送那位女孩出门后,长野还在盯着已经出门的女孩的背影回味。这时那个曾经让他丧失理智的盲人带着墨镜拄着拐杖推门而出了,“竟然没有撞到人。”长野心想“这里的老熟人。”

之后的几天,长野的目光几乎都锁定在餐厅右边的角落,等到那名女孩吃完快走后长野迅速上去送出亲切的问候,依旧标准的微笑。

周五的下午,累了一周的人们一下班就回家倒头睡去,餐厅里狂野的上班族像打了折扣的炸鸡腿。餐厅少了前几天的生气。长野向那名女孩走去。

坐在那名女孩的对面,长野在介绍完自己后,女孩抬起头露出了些许笑容,长野看着她,内心早已泛起阵阵波澜。女孩轻声地告诉他,她叫慧子,就住在快餐店附近。聊了没几句,慧子就说她该回家了,长野无奈地点了点头。

收拾完她的桌子后,长野又走向老熟人盲人吃完饭后的桌子准备收拾,他望向准备出门的慧子“你是逃不掉的。”长野歪了歪头,挑了右眉。

事情跟长野所想的一样,在他强烈的追求下,慧子和他说的话也渐渐的多了起来。

又是雨的狂欢,长野今天向主管请了早退假,目的就是送慧子回家。慧子百般推辞,长野还是不依不饶,说不过长野,慧子只好答应了下来。也是,谁也不能拒绝一个又高又帅的阳光男孩。

路上,长野撑着伞,向她讲述自己身边的有趣事迹,慧子紧挨着他笑了。看见她笑就好比看到几千年一遇的流星雨那般。

到了一栋老式的住宅楼,古董调的褐色在诉说着它的历程,伫立在风雨中,它活像个跨越了一个世纪的阴森古堡。

“二楼那间就是。”慧子胳膊伸出伞外,指向二楼。

“好,我送你上去。”长野说。

两人走向楼道,老式的楼道里凌乱不堪。孩子们破碎的玩具、大人们布满尘埃的老式自行车、各式各样稀奇古怪的纸箱子......

到了慧子家门前,慧子看着淋湿的长野,就让他进来避避雨,长野点头答应到。

长野进屋后,慧子看向楼道,并迅速关上了门。

“喝点什么暖暖?”慧子问长野。

“什么都行,最好是热牛奶。”长野一边观望房间一边说道。

慧子的房间里非常干净整洁,和外面的居民楼模样形成了极大的反差。只要人爱干净,就算住在垃圾堆也能把家打理的干干净净。长野仔细地观察着房间里的每一个地方。就像世外桃源,每一个地方都让你沉醉,不是吗?

突然听到了门铃声,长野望向在厨房正在忙碌的慧子,于是自己跑到门前,透过猫眼望到。门外的人竟然是那个盲人,盲人穿着和他雨衣般黑色调的夹克,右手插兜,左手扶着门外冰冷的黑色墙壁,依旧用空白的眼睛死死地盯着猫眼看。“没有拿拐杖,原来是邻居啊。”长野心想“盲人来找她应该是要帮什么忙吧,真可怜。”长野打开了门。

盲人顺势走了进来,这时刚刚忙完的慧子端着热牛奶从厨房走了出来,看到这一幕,慧子惊讶的将手里的杯子打翻在地,本能地向后退去。长野回头看向慧子,突然间慧子大叫,长野肚子感到疼痛,转过头来看,盲人死死地将右手的刀插在了自己的肚子里。长野瞬间倒地,捂着肚子,鲜血像刚刚打破杯中的牛奶一样,倾泻而出。慧子靠着墙壁,恐惧侵蚀了她的喉咙,让她发不出声音。

盲人无视长野,走向慧子身边,一只粗糙的手掐住慧子,像墓地里的朽木,空洞的眼睛死人般盯着慧子......

“我说过我要保护你的。”盲人--不,他不是盲人,而是一个彻彻底底发了疯的变态。操着毫无情感的语气说道。

慧子长叹一声,接着眼泪从双目中流下。

“以后......不要再让这些人,来骚扰你了......”依旧毫无情感“啊......”他垂下头,缓缓地松开了慧子。

接着他缓缓走向长野,蹲下,用他那来自另一个世界的眼神看着长野。

“该走了。”这种语气,根本不是活人能发出的,而是来自深渊的死人的召唤。

他拖着长野,走进了对面的屋。几分钟后,他拿着拖把,缓缓地拖去地上留下的血迹。

崭新的一天,街上依然人山人海。另一家快餐店里,人们依旧洋溢着笑脸,孩子们依旧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狂热的上班族依旧吵吵闹闹......服务员贵树向左边角落望去,发现了一位正在哭泣的女孩,贵树先是扶了位插兜的盲人坐到女孩桌的对面,就露出了标准般的微笑,朝那名女孩缓缓走去。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分享到: 更多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会员注册 ┆ 广告服务┆ 版权声明

Power by DedeCMS V58_BIZ_utf-8 2004-2012 DesDev Inc.
澳门葡京集团 版权所有联系我们
京ICP备12031540号-2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京)字 03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16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