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主页>原创天地>悬疑惊悚>

爱在西元前

时间:2018-01-27 23:25来源: 作者:郭亮君 点击:
  

德西蕾家的后花园面朝大海,非常开阔。这里定期举办宴会,前来参加的都是商界政要、社会名流、还有家庭殷实的青年男女、、、德西蕾的父母是商界知名人士,所以这样的聚会是不可少的。

山姆随自己的祖父也出现在今天的宴会上,还有他的好朋友爱德蒙。他们俩是亚特兰大物理学院二年级的学生,而院长正是山姆的祖父----阿加西斯教授,近年来他被调往百慕大进行一项秘密研究。宴会正在进行中、、、爱德蒙走到了园中的花坛上,很显然第一次参加这样的宴会,对很多地方都有些好奇。花坛中间放了一锅汤,旁边有一把精致的金色勺子。他的手向勺子伸去、、、但几乎同时碰到了另一只手上。

德西蕾小姐—宴会的小主人,

爱德蒙—管道工的儿子,

两个人惊奇地看着对方,竟然连最起码的道歉也忘记了,如此熟悉而又如此陌生的面孔,这种感觉似乎有些压抑着彼此的心情,回忆不起来,但却不得不去回忆、、、、、

德西蕾身着百合花式长礼裙、穿着蝴蝶兰式小皮鞋、胸前配着浅绿色的丝带结、深褐色的卷发像小瀑布一样垂泻在背肩上、映衬在礼裙上,甚至每一根发丝都是如此的清晰、一条光润的弧线滑过德西蕾的下唇……

夕阳温柔地洒在两个人的侧面,如此的安静,时间在两个人相遇的一刻似乎冻结了;

亚特兰大市的博物馆里,爱德蒙在空闲之间随便走走、、、、、、突然在一个书架的顶端,他看见了一块奇怪的石块,下面是一本书,出于好奇心他随便地翻了一下,看到了这样一段记载:“公元前1769年古巴比伦渐渐步入了全盛时期,国王汉莫拉比有一位独生女儿勇敢、善良、又美丽,不幸的是她爱上了一位贫穷的少年人,这引起了祭司家族的嫉妒,按当时的法律公主必须嫁给祭司家族的人,而平民是不可能成为祭司,除非他能解开在当时不可能解开的那道题,在王室的墓地里有一间石室,石室的墙壁上刻着这样一个问题:

“如果有人能推算出大地的方围,那么他将披上祭司的圣袍”。

在祭司们的阴谋下,少年人被关进了那座石室,后来呢!!!他急切地翻开了下一页、、、、、

一阵凌乱的脚步声穿过了博物馆的大厅、、、、、

博物馆的四周已经被拉起了警戒线,所有人员都被赶了出去,

“爱德蒙你应该放下手里的东西,你最好离它远一点。”

阿加西斯教授,身边站了一些面无表情的人,爱德蒙突然被这声音打断了思维,有些惊慌,也有几分害怕、、、

“德西蕾在去往维也纳音乐学院的途中,飞机失事除她一人侥幸之外无人生还,但她现在生命垂危,很显然她需要您的帮助”。

百慕大,一个神秘而又带着几分恐惧的地方,驻扎着一个庞大的军事基地,

水面上来来往往的军舰、、、

天空中呼啸而过的战机、、、

然而这只是一个假象,真正的基地是在水下面,爱德蒙被他们带上一个又一个的秘密电梯,他的心跳的如此厉害,以致于他说不出话来。他分不清这样的心跳,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德西蕾。他不愿相信她的不幸,但却找不出任何理由、、、、

这是一间备有各样先进仪器的秘室,大大小小的激光屏幕上显示着各样的数据和图像,当中一台仪器上躺着的正是德西蕾,身体被固定了起来,外面被一层光圈罩着,身体很多部位和纤细的金属光线连接着、、、、、

“爱德蒙, 我们正在努力,你要好好配合我们、、、”

“闭嘴!你们一群魔鬼,为什么把她变成了一个实验品,你们没权力这样做、、、”

“老实点,爱德蒙,请放下你的双手,我想这是你最好的选择,”

爱德蒙被两名人员控制了起来,

“前些时候,我们的火星探测器发了现了这个,阿加西斯教授举着在博物馆里的那个石块,确切地说,这是用十分先进的技术造出的合成金属,目前人类的现有技术无法做到这一点,而来自各方的资料显示,我们正在被某一个外星物种窥探着、、、、所以我们要掌握这种技术,造出更加先进的军事装备防止外来入侵,但却举步维艰,偶然间我们在古巴伦王室墓葬室里发现了蒙塔娜公主的遗体,她就是你刚才在那本书里看到的汉莫拉比的女儿。每一个骨头都保存的如此完好,但奇怪的是在她的头骨下方,多了一个小骨片,后来我们惊奇地的发现,那竟然是一个高精密电子芯片,里面储存了大量的不为人知的信息。而芯片的属性竟然和这块金属相吻合,这里肯定有密切的联系。”

“你想用这样的慌言来蒙蔽我吗”?

“你会相信的”,

阿加西斯教授朝一位研究人员示意了一下,他立刻启动了一个按钮,德西蕾头部的光圈急速地转动了起来、连在她身体各部位的金属光线也发出光来,屏幕上面显示了这样一个十分模糊的画面,

一块石板,一边的上方好像是一个圆形,

下方好像是阿拉伯数字一,另一边的下方好像是一个三角形,

不多时便出现了一个人的面孔,头发是白色的,像一个老人,但面孔却像一个青年人的、、、

“这又能说明什么呢”?

爱德蒙急切地问道,

“人身上有很多神经系统,这就像一个个复杂而精密的集成电路,所以我们把这个芯片植入了德西蕾的大脑皮层的某一个神经枢纽上,透过这些金属光丝来和她的神经系统进行兼容,进而打开芯片,但是我们却不能完全打开。却出现了这样一个奇怪的图像”。“一群魔鬼,你们应该让她回归自由”,

“听我说完,我们会的”,

“但在这之前你必须给我们所要的东西”。

“我不是在你们面前么”?

“很好”!

这里是波斯湾的某军事禁地,原来隐藏着巴比伦王室的墓葬群,一间间墓室,地面上有很多巨大几何图案,足以显示古巴比伦昔日的辉煌,在一间神秘的石室前面,人们停住了脚步,

“这就是你在那本书里读到的那间石室。你没来得及看完,让我来告诉你下面的部分,任何人进入这间石室,出口随即被封死,进去的人在里面解题,没有食物,也没有水喝,直到你生命的最后一口气息,只有你把正确答案刻在石板上之后,从洞口推出来,石室才会被打开,只有一次机会,要么成为一位尊贵的祭司,要么等待死神降临,我相信屏幕上的图像肯定和这间石室有关系,我要利用那段刻骨铭心的记忆,来激活植入德西蕾体内的那个芯片”。

阿加西斯教授神秘地笑了、、、、、

爱德蒙手里握着一把刻刀,他已经进入石室很久了,前面的石壁上刻着一些橛形文字,古巴比伦的文字,意思应该是:(如果有人能推算出大地的方围,那么他将披上祭司的圣袍)。

但他现在无法安静自己的心,他的血液在燃烧,心跳在加速、、、他仿佛听到了死神的呼吸声,第一次感到死神的距离如此接近,似乎每一块石壁上都立着死神的身影、、、、

难道就没有一丝希望吗?

有!阿加西斯教授在封上石室前最后一句话是:

“如果你能够把正确答案刻在石版上推出来,打开石室的时候你所看到的第一个人将会是德西蕾”。

时间过去了很久,他的思想一直在德西蕾和这道题之间争战、、、突然一个影像出现在他的脑海中,就是在百慕大实验室那个奇怪的图像,

他安静了许多、、、他开始解这道题,任何一个具备地理常识的人都清楚,地球赤道长度是四万零六十三千米,但是怎么用当时人们能够理解的方法推算出来呢?

接着爱德蒙又想到了公元前2世纪,古希腊哲学家埃拉托色尼的标杆测量法,在正午时太阳会直射阿斯旺小镇的井底,而在相距此地八百千米的北方,有一座亚历山大城,竖上一个标杆,此时标杆顶端的投影夹角是7.2度,所以地球周长:800就等于360度:7.2度所得到的数值几乎和现在用高科技测量所得的结果相吻合,令人惊叹,但这不是我想出来的,也不是西元前那个巴比伦少年的答案。

这到底该怎么推算呢?西元前1769年的今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时间的分分秒秒都在敲打着他的思维、、、、

突然他意识到正确地推算出结果已没有意义,重要的是如何知道那个少年人在石板上刻下的是什么?这才是问题的关键!

此时他的思维仿佛回到了西元前那个时代、、、在祭司的阴谋下那位少年人被关进了这座石室,他并不想做什么祭司,他只想见蒙塔娜公主最后一面,经过了无数次的挣扎和失望后;他渐渐地安静下来,时间过去了多少,他不知道,还剩下多少,他也不知道,这或许是他在人世间所做的最后一件事情,为了所爱之人,即使不可能,他也不会放弃、、、、、、

经过无数次的假设推算、、、、

依然未能在石板上刻下答案,他知道所剩的时间不多了,因为他有几次陷入了迷困,他不知道下一次迷困后是否还能醒过来,他停止了推算,他要用最后的这点时间去回想他的恋人、、、

他不知道,她是否知道他正被关在这间石室里,他希望她能知道,但他更希望她不知道,但无论知道不知道,她都无法挽救他。在每一个月圆之夜,他们都会在那个海湾的峭壁上相会;

一位眼神里透着几分勇敢和坦诚的少年人,

一位美丽、聪明的公主,记得最后的一次相见,她送给他一把刻刀,他告诉她,他会要把她的形象刻在峭壁上,在月光下,她的嘴角露出了微笑、、、、

现在少年人看着身边这把刻刀,他仿佛又看到了每次跟随自己的老师,经过王宫广场前的那根巨大的石柱,上面刻着汉莫拉比大法典,早上,石柱投下长长的阴影,而正午却只有一点点阴影,道理很简单,这说明什么呢,阴影从长到短正是太阳在空中滑过的距离,但这个距离无法推算,那么这是否和太阳经过地面的距离有关系呢?似乎有些不通、、、、

重新推论,而远在南方的杜拉神像在正午时却没有一点阴影,难道真像人们所说杜拉神是没有阴影的么?

这里面肯定有秘密,继续,他似乎明白了,杜拉神像的阴影被它自己当住了,在正午时太阳的位置没变,而两地间的物体投影却不一样,那么,这部分的阴影和什么有关呢?好象和两地间的距离有关,再深入点,而距离和阴影顶部的夹角有关,夹角的宽窄决定着距离的长短,找出他们之间的关系,精确每一部分的数据,不难测出大地的方围、、、、、

少年人的双眼变得明亮起来、、、、

阿加西斯教授正在向他的上一级长官们解说本次的科研进展和计划、、、、他们正通过屏幕监视着石室周围的一切,里面发生了什么他们不知道,他们不能监视里面发生的事情。人人都清楚这样做的原因,现在他们无法肯定爱德蒙是否还活着,但他们不能贸然打开石室,如果那样做,这些年来的研究成果都会付之一炬,一些人不耐烦地走来走去,看着手腕上的秒针,一点一点向前移动着、、各种仪器都处于待命状态、、、、、

石室的洞口传来了石块磨擦声、、、、、

所有的人都屏住了呼吸,答案被刻在石板上推了出来,上面刻着的正是那三个奇怪的图形,所有的人都行动了起来,所有的仪器都进入了工作状态,每个人的接听器里都响起同一个声音:

“各就各位,各就各位,一切按计划进行,一切按计划进行、、”

石室被打开了,爱德蒙像一蹲石像站在那里,手里握着刻刀,头发已经全白、、、出现在他面前的正是德西蕾,目光有些呆滞,阿加西斯教授低声说道 :

“这应该就是当时的情形”我们所渴望的是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时间一秒秒地过去,两个人对视着,突然德西蕾眼睛里闪过一道蓝色的光线,变的明亮起来,几分钟后,她很镇定的说道:

“不是他,但却很像他”、、、

所有人都感到惊讶!

“听着,我知道你叫爱德蒙,现在和你说话的不是德西蕾,也不是蒙塔娜公主”,“德西蕾”继续说道 ,

“我是火星来客,我刚刚接受到中断了很久的信号,这个芯片是我们火星人植入在蒙塔娜公主神经系统里的,借此我们可以收集到她所听到,看到,感觉到的一切,并可以控制她的一举一动,让我告诉你,公元前4000多年前发生的事情,在当时地球上生活着一个叫闪米特族的人种,他们的科技和文明在当时已经超过了你们这个时代,后来我们发现了一个星球,上面有丰富的能源和物质,超过地球的几十倍,那就是火星,所以我们整个族群搬迁到了那个星球上,并带走了所有的科技文明,随着我们在火星上的发展壮大,火星的能源正在渐渐地消失殆尽、、、、所以我们又把目光重新瞄准了地球,把芯片植入最强盛国王的女儿上,借此来控制整个人类,负责这项工作的人员当中就包括我,我能看到她所看到的一切,能听到她所听到的一切,能感觉到她所感触的一切、、、、、然而意外发生了,我喜欢上了她所爱的那个少年人,并在他被关在石室里时,私自驾驶飞行器想把他解救出来,但在接近地球大气层时导航仪失控,失去了接受芯片的信号,我的飞行器的能量库被我们的人击中,飞行器在星际间无限期地游弋着、、、我等待着死亡的那一刻到来、、、另人惊奇的是几分钟前,导航仪突然恢复,并接收到了那个中断了很久的信号,我甚至不敢相信自己,探测了各样数据之后,发现地球上已过去了几个世纪,而我们的火星也成了一个不毛之地,他们已经搬往另一个星球去了,本来我打算放弃,但我发现了人类的阴谋,你不可能走出这间石室,他们不想让人们知道这件不光彩的事情,比窃贼可怕的是强盗,比强盗更可怕的是政府、、、

突然所有的屏幕都被屏蔽了,无线电失去了信号、、、阿加西斯教授如梦初醒,立刻大喊起来:

“所有人员立即行动起来,把他们控制起来,事情发生了意外”,一队队携带武器的士兵向石室的方向冲去、、、爱德蒙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急促地呼吸着、、、

“是的,事情已经发生了意外,但是我要救你出去,请耐心等待,真正的我正在向地球飞来”、、、、

事情是发生了意外,每个国家的大小城市上空,响起来了刺耳的警报声,整个人类慌乱了起来、、、联合国秘书长正在发布一份紧急命令:

“我是联合国秘书长,几分钟前,我们的科研人员发现,来自河外星系一群群航空战舰正向地球飞来、、、接着我们的国际空间站被击中,所有的军事卫星相继被击落,战斗机的导航系统失灵、、、我以整个人类的名义,命令所有国家进入紧急战备状态,开启所有的武器系统,每一个人都有责任坚守在自己的岗位上,这将是人类历史上空前的一战,这一战也将决定整个人类最后的命运”、、、

空中、地面、战火纷飞、、、、战争如此惨烈,人类有史以来扮演了落后原始的一方,遭遇的打击几乎是毁灭性,顷刻间地球变成了一个燃烧着的大火球、、、、、

爱德蒙站在那间即将倒塌的石室里,周围已经燃烧了起来,看着眼前如此陌生而又熟悉的德西蕾、、、、、、

远处传来了巨大的爆炸声,腾起了一个巨大的火球,紧接着大地向海浪一样被掀了起来,整个王室墓室已不复存在、、、、、

好像有人在呼唤这个熟悉的名字,爱德蒙仿佛又看到了在夕阳下那个熟悉的身影,他努力地睁开眼睛,这是地狱么?一片片土红色的不毛之地,在热气流的笼罩下有些烫人,身旁有一个巨大的飞行器,很显然这是火星,远处有一个身影,到底是谁呢?德西蕾、蒙塔娜、还是那位火星来客?他朝她跑去、、、来到她的背后,

“是你们毁了我们的家园吗”?他既伤痛又悲愤、、、

“不,我只是第三方,在我的飞船接近你的方位时,河外星系的闪米特族也就是从火星搬迁过去的,为了掠夺能量和地球人开战了、但也同时创造了救你出来的机会”!

“那后来呢,我们的家园呢”?

“不清楚,只有有爱存在的地方才有家园”!

“送我回去,我请求你送我回去”、、、

“这是不可能的,能量已经耗尽”

“那我该怎么办”?

“你可以选择重新建造家园,也可以选择毁灭家园”

“怎么建?象你们一样吗?这里已经被欲望吞灭了”

“是的,但是我们还有一双勤劳的手”

“那你是谁,告诉我,请转过身来!”

“这很重要么?

爱德蒙的眼睛有些湿润、、、、、

“我不知道?在我进入石室的那一刻,我才发现有一个人一直在我内心的深处,我甚至不知到她的真实面目,但是我一直感觉她需要我,需要我来解开答案……

“难道我在星际间迷失了几个世纪?就是为了等这一刻吗”?

新纪元的零时零刻、、、、

她转过身来,在夕阳下,一条光润的弧线滑过她的下唇、、、、

剧终

郭亮

2018年1月27日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分享到: 更多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会员注册 ┆ 广告服务┆ 版权声明

Power by DedeCMS V58_BIZ_utf-8 2004-2012 DesDev Inc.
澳门葡京集团 版权所有联系我们
京ICP备12031540号-2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京)字 03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16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