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主页>原创天地>悬疑惊悚>

人工智能

时间:2018-01-07 00:14来源: 作者:言不由己 点击:
  

序曲——为何而活为何而死。

一股恶臭弥漫开来,我下意识用手捂住鼻子,“又死了一个?”我问到,“就是昨天的那个老头,我俩出去的时候他就不行了,又加上昨夜的寒潮给冻死了。”陈楠一边说一边用手去合上老头的眼睛。“其实我觉得不用这么做,他死了也就什么也看不见了,”我始终不明白,陈楠对待每一个死者为何要合上他们的眼。“我合上他们的眼,不是认为他们还可以看见,只是我不想再去看见他们眼中的光芒,那种想要活下去却无可奈何的光芒,如果看不见,也就不会再牵挂再悲伤了吧。”陈楠半跪在地上手依旧放在老头的眼睛上没有回头。“可是我觉得也许死亡对他们来说又何尝不是一种解脱呢?活在这个世界上,每天苟延残喘,躲在这阴暗的下水道里,吃着腐败变质的食物,闻着难以忍受的恶臭,面对着每时每刻亲人逝去的痛苦,以及下一秒就可能死亡的压力,这样的生活失去了又何尝不是一种解脱?”我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咆哮起来。“因为心有牵挂,所以不愿死去”。陈楠站起身来平静的说着,我不知道该如何去回答陈楠的话只是呆呆的站在原地望着他,“走吧”陈楠拍拍我的肩膀,然后在记录单上划去了一个人的名字,头也不回的走了,我看了看地上的尸体,又看了看远去的背影。心里似乎有什么东西想要冲破身体的阻碍爆发出来,我想要喊叫但我不能喊叫,因为喊叫只会召来死亡,一颗子弹,一束激光会穿透我的胸膛,然后我躺在地上,陈楠依旧会合上我的双眼,在记录单上划去我的名字,再头也不回的走了。而我的尸体会在这阴暗的下水道里慢慢腐烂,除了陈楠不会有人知道,老鼠,苍蝇,会来分享一顿饕餮盛宴,待到我的血肉耗尽只留下一堆白骨,在这里卧躺千年。

现在是2053年12月10日,我已经快要忘却了栀子花的香味,快要忘却了活下去的理由……

昏暗的梦中有谁在声嘶力竭的呼喊,模糊的面容变化的梦境,忽然觉得呼吸困难想要沉沉的睡去。嗯,有什么热热的东西滴落到我的脸上,带着一丝丝的腥味,眼前出现模糊的光亮,温暖的感觉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冰冷,我慢慢睁开了眼睛,头痛的厉害,耳朵里回荡着嗡嗡声,我摆了摆头,“有个人躺在我的身上?”“我为什么在这?”“他是谁?为什么和我在一起?”我心里充满了疑惑,“不要动!”旁边的废墟里有个男人对我喊到,“他是谁?为什么叫我不要动?”,刚想开口,只听“嘣”的一声一股巨大的热浪向我袭来,我被冲飞了几米后在地上滚了几圈停了下来,头撞在石头上,“痛痛痛!”我摸着头,脑海中飞速的闪过几个画面,“那是?”。“噢,对了,我和陈楠出去获取情报被AI发现了,我们一边还击一边寻找掩体,当时我正在跑向一个掩体,有什么东西把我掀飞了,接着我就做了一个梦?”正想着,陈楠冲上来拖着我向旁边的一个屋子里跑,“你在想什么!”,屋子里他焦急的说道,“我好像做了一个梦,很奇怪的梦。”“你再不醒来,我们俩就要永远的沉睡在这里了,”我顺着他的视线看出去,一台类似于坦克的东西正开过来,但没有坦克那么大。“探路者,侦查机器人,装备有两具榴弹发射器,两架14毫米机枪,老式的型号,但依然危险”。陈楠一边说一边给弹夹上子弹,“你那还有什么?”他转过头问我,我伸手摸了摸才发现步枪和背包掉了,还有一把手枪,两个手雷,一个阔刀(地雷),“妈的,要交代在这了,”,陈楠往地上吐了一口唾沫,拿起他的步枪,“我到屋子另一边去吸引火力,你找个时机把手雷丢它地盘下去。丢不好,都得死!”说完,他弓着身子出去了,“陈楠对于我就是亲人,我相信他!”我透过墙壁上的洞观察着机器人的动向,它“小心翼翼的摸索着”,“它比我还谨慎啊”我不由自主的笑了笑,可是要怎么才能把手雷丢过去?被机枪和榴弹那个打中都是个死,正思索着,传来一阵鸟鸣(因为机器人可以理解人类的语言,所以我们不得不用鸟鸣来代替),“准备!”,我把手雷的保险丝拔去后捏在手心里,“砰砰砰”陈楠一个急促的点射,子弹打在它身上火光四射,但轻武器隔的太远了没有办法击穿它的装甲,它被陈楠的火力吸引了过去,开始向陈楠射击,“哒哒哒……”是机枪扫射的声音,我顺着墙根慢慢的向它靠近,“嘣嘣”榴弹发射,轻武器射击的声音停止了,“陈楠还活着吗?”我忍不住去想象陈楠死亡的样子,十米,九米,七米,我靠的越来越近,手心出了太多的汗水,手雷有些滑。爬到离它五米远的地方,我一下子爬起来,把两颗手雷丢了过去,伴随着两声巨大的声响,以及漫天的烟尘我迅速卧倒在地上,等我再抬起头的时候它已经变成了一堆废铁,我松了一口气,赶忙反身去找陈楠,他被坍塌的墙掩盖在了下面所幸没有大碍,救出陈楠我们回去找到我的背包和枪,随便掩盖了尸体,在这个荒无人烟的地方,给他们立上几个孤零零的十字架,祈祷真有天堂,他们能去天堂。

返回基地的路上我问陈楠“这样无休止的杀戮那一天能结束?”陈楠没有回答,只是握紧了手里的枪。是啊,就好像我们不知道战争是那一天开始的那样,也不会知道战争会突然在哪天结束。只是依稀记得霍金说过的话“人工智能的发展已经要超出人类的可控范围了,人工智能很有可能会成为毁灭人类的凶手。”可惜,他的言论淹没在了时间的洪流里,没人发现。当我们用人工智能去杀死我们的敌人的时候,其实也是在杀死我们自己,只是也没有人发现,利益蒙蔽了人们的双眼。人工智能的飞速发展,人们只看见了利益,却没有看见在智能背后的危险,贪心的人类在追求人工智能越来越完美的道路上打破了禁忌,他们赋予人工智能“人性”芯片,“人性”究竟是善良的还是邪恶的?已经没有办法知道了,只是人类在赋予人工智能“人性”的那天起它就已经在机器人的芯里种下了邪恶的种子,那一天,全世界的人工智能透过高度发达的信息网络连接在了一起,它们构建成了死亡的囚笼,人类在炮弹中灰飞烟灭,亦如从前他们所做的那样。人工智能控制了这个世界,残存的人们躲在城市的下水道里,茫茫的大山里,沙漠里拼命的抗争着。我在这个世界上活着正如莎士比亚而言“生存还是毁灭,这是一个问题。”我活着为何而活,为何而死?不知道,也不会明白。

基地的大门缓缓的升起,“你头还好吧?让我看看”,陈楠说着就走过来查看我的头,“嗯,没什么大问题,我给你包扎一下就好了”,“哈哈,看来我头比较硬是吧,”“哈哈”一向冷漠少言的陈楠此刻也露出了难得的笑容,夕阳的余晖撒在他刚毅的脸上,我才发现这个男人的沧桑,“我们一起战斗多少年了?”我问到,“不记得”陈楠面无表情的说道。“我和他是怎么认识的?”似乎是在一场激烈的战斗中,我负伤倒地以后,陈楠救了我于是从那时起我就一直和他待在一起了,只是为什么此刻的我会觉得有些奇怪,相遇的故事像做梦一样没有开头与结尾,突兀的跳到中间片段,让人像吃了一嘴苍蝇一样难受,却又说不清为什么难受。“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幽暗潮湿的通道内我们都没有说话,压抑吞噬着彼此。

走过一个拐角一扇巨大的门显现了出来,陈楠走过去刷了一下脸,伴随着沉重的齿轮转动的声音巨大的门开启了,“这个基地本来是为了应对核战争,没想到核战争没有到来,变成了应付机器人,”陈楠苦笑了几声。继续向前,走过几道遮挡的帘子,映入我们眼帘的依旧是那不堪的样子,蓬头垢面的人们,污水横流的地面,伴随着阵阵恶臭,让人想要作呕。“哟,大帅哥回来了”,一个妖娆的女子走上前来和陈楠打招呼,陈楠并不想理她。从她的身边走过去了,女子伸出来的手僵硬在半空中,尴尬的站在那里。我紧跟着陈楠的步伐从她的身边走过去了,“在这样污浊混乱的时代,还有漂亮的女人和你打招呼,那么你离死不远了。”“哈哈哈,”听着陈楠的话,我不禁笑起来,“你就是太谨慎了,不过也的确如此。”走过长长的中心“走廊”陈楠七拐八拐回到了属于他的下水道,不是太大但有阳光在下水道的最里面,长着一颗不知名的草,在这阴暗潮湿的地方奋力生长着,亦如现在的我们。“好好休息吧,这几天都不出去了,”陈楠把背包放好,躺到他的破床上去了。我从背包里拿出半块压缩饼干嚼了起来,觉得口渴,问陈楠有没有水,他坐起来看了我一眼,把他自己的水壶丢了过来,“省着点喝,这个水可是要走很远才能弄到,”“切,小气,”吃饱喝足了,忽然觉得很累很累,似乎很久都没这样放松过了。我躺到自己的破床上看着那束从缝隙里透过来的阳光,有种眩晕的感觉,“陈楠,你睡了没有”,他没有说话只是响起了鼾声,“做个好梦,”我把整个人缩进破被子里用旧衣服盖住头,这样狭小的空间可以给我安全感,“嗯,做个好梦”陈楠忽然开口说道,听着他的话仿佛有一股魔力一般,我安然的沉沉睡去。“又是那个熟悉的梦境,声嘶力竭的呐喊,模糊变化的场景,置身于一片黑暗中的我,黑暗中有谁在轻轻诉说,为何而活,为何而死。”隐隐的听见有人在叫我,我睁开睡意朦胧的双眼,“陈楠,怎么了?”,“你听,有没有听见奇怪的嗡嗡声?”,听见陈楠这样说,我认真的听了起来,“嗡嗡~”在这个黑暗的隧道里,似乎真的有什么奇怪的东西再飞,“听到了吗?”陈楠焦急的问道,“嗯,虽然听的不太真切但确实有,”,陈楠听完我的回答陷入了沉思,过了大约半分钟他说道:“赶快吧防护服穿上,”我知道陈楠绝不会开玩笑,赶忙将防护服穿好,给步枪装满子弹,装好以后我看向陈楠,他正在给火焰喷射器加注燃料,“是什么?”我问到,“我也不知道,但我心里感到隐隐的不安”,等陈楠装好了燃料我们俩小心翼翼的从管道里出来,漆黑的隧道里鸦雀无声,但安静往往是致命的。我们走过一段路来到了中心“走廊”,除了两个守门的,其他的人都在安睡,陈楠过去挨个叫起大家,每个人都给武器装满了弹药,然后神情紧张的四处眺望着,“嗡嗡~”那声音似乎离我们越来越近了,大家不约而同的握紧了手里的武器,“是什么?”“到底在那?”每个人的心中都充满了不安,“啊!”突然间离我们最远的一个男人发出了凄凉的惨叫,“发射照明弹”陈楠喊到,“砰砰砰”三颗照明弹向着男人惨叫的地方飞过去,亮如白昼。“那一刻,我相信那一刻每个人都看到死亡的阴影”,成千上万的飞虫,正确的说是类似于蜜蜂的机械飞虫向着我们爬来,对,不是飞行,是悄悄的爬了进来。“开火!”一个大胡子的男人喊到,“砰砰砰,嘣嘣嘣,”各种武器开火的声音交织在一起,但飞虫的数量太过于庞大,并且他们的体积很小根本不容易打中,“啊,”“救命,快救我”惨叫声此起彼伏,“后退,后退”大家一边射击一边后退,“还不到时机,再等等”我听见陈楠在喃喃自语,但此刻的我没有心思去顾及那些了,“啊~~”每后退几步就会有一个人倒下,死亡笼罩着我们每一个人,在我们退到一处狭窄的区域时陈楠忽然大喊一声“就是现在,喷火器开火!”五条火蛇冲向狭窄的道口,无数的飞虫被摧毁掉落到地上,飞虫的攻势暂时停止了,大家松了一口气,“快带大家走安全的地方去”陈楠喊到。我看了一眼陈楠依旧是那刚毅的脸庞,然后跟着大家撤往后方,我们一行人在黑暗中行进了很久终于找到了离开基地的管道,在管道中艰难的爬行了大约半个小时,我们终于回到了地面。我回过头望着漆黑的管道,我盼望着那里出现陈楠的身影,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陈楠依旧没有出现,有人拿出手雷。我知道那意味着什么,“再等等吧,”我用近乎于哀求的口气说道,“如果它们走这里出来,我们都得死”妖娆的女子说道,“要走你们走,我一个人在这,谁敢炸这,我就打死谁!”我突然间举起了枪,这让他们猝不及防,他们站在原地恨恨的看着我,“妈的,我们走”一个中年男人说道,看着他们渐渐远去的背影,我放下枪继续在洞口观望,“妈的,陈楠,你一定要活着回来啊。”我在心里默默的祈祷着,“砰!”只听见一声枪响,子弹巨大的惯性把我推到在地,胸口像是要爆开来痛的要命,“他妈的,敢和我作对,”是一个中年男人在说话,不用看我也知道是谁,“踏踏踏~”有个人走了过来。他踩在我的手上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我的脑袋,“砰!”,“砰!”没有任何言语,他开了枪,子弹打在我的“头盖骨上”我只觉得一阵钻心的疼,然后他倒下了,是的,不是我,是那个中年男人倒下了,在所有人诧异的目光里,陈楠从管道里爬了出来浑身是血,他枪口的硝烟还未散去。然后在所有人震惊的目光里我开口说道“陈楠!”,我站起身来,除了觉得头和胸口痛的要命外,我觉得一切都还好。只是不明白为何所有人都看着我,“果然,还是被发现了,”陈楠躺在地上说道,“你说什么?”我问到,“你看看自己就知道了,”我低头看自己的胸口,那是我难以相信的一幕,透过子弹穿过的皮肉,我可以看见密密麻麻的电线,“我,是,机器人?”,我不知道该用怎样的语言来表达此刻的心情,“是我毁灭了人类社会?,是我屠杀了人类?”无数的疑问充斥着我的脑海,梦境里的画面似乎变得清晰了,“我举起枪,向着人群扫射过去,人们倒下了,有人在声嘶力竭的呼喊,我继续扫射着,一颗炮弹击中了我的头,我倒下了”。“那天,你发现了我们,杀死了我们许多人,我用反坦克炮打中了你的头,我解救了其他人,就在我准备离开时,你向我求救,用人类的语言向我求救,我本想开枪杀死你,但我在你的眼中看见了奇怪的东西,一个叫人性的东西,于是我没有杀死你,我用死去的人的皮肤缝合了你的伤口,打开你的芯片删除了你的记忆,从那天起你变成了人类,我的战友,我们一起并肩作战,”听着陈楠的诉说,我只觉得我的脑袋像要爆炸一般混乱,“为什么?为什么要救我?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为什么要让我体会到情感?为什么”,阴冷的风呼啸着,卷起漫天的黄沙遮住了彼此的面容,“当初我们为你们植入“人性”芯片是为了让你们能更好的模仿人类,只是却忘记了我们连带人类的贪婪一起给了你们,人类受困于漫长的生物进化机制,而你们却可以随时随地的更新自己,所以注定了我们不是你们的对手,只是在和你的相处过程中,我发现了,其实你们很像我们,对待敌人的残酷如出一辙,但这个世界就是如此,弱肉强食,人类作为一个弱者注定被淘汰掉。”陈楠漫不经心的说着,像在诉说着别人的故事那样。“别他妈废话了,凭什么我们就要死,就算死,我也要先杀了你们俩,”妖娆的女子像发了疯一样,拿着来福枪冲了上来,“砰!”陈楠开枪了,妖娆女子甚至没哼一声头部就炸开了花,“别挣扎了,在我和他回来的时候,就已经被AI跟踪了,我们之所以还活着,只是它们想要玩弄我们而已,就像猫捉老鼠那样,”。“啪啪啪~”掌声在身边响起来,在漫天的黄沙里有人影出现,一个两个三个……不一会我们就已经陷入了“人群”的包围之中,“我原以为人类只会是愚蠢可笑的弱者,没想到在人类中也会有聪明的人,”“我们一直在暗处观察着你们,无数次在你们熟睡的夜晚我把枪对准你们的头,你们却毫无察觉,更让我感到可笑的是,你们在这危机存亡的时刻却依然在相互杀戮,所以我决定毁灭你们,取代你们,地球在我们的统治之下我相信会比人类更好,那些消失的物种会被我们用技术一个一个复活,但我不会复活人类,也不会留下关于你们的任何记录,因为你们的存在就是一个错误,开火!”为首的人工智能下了口令,枪声在耳边响起,人们一个接一个的倒下,最后只剩下了我和陈楠,我慢慢的走过去在陈楠身边躺下,此刻的他已经失血太多休克了,“来吧,我们一起建设更加美好的地球,”它们对我敞开了怀抱,“脑海里和陈楠相处过的画面一闪而过,他恶狠狠的威胁我,他酷酷的往地上吐口水,他把自己的饼干给我吃,他把仅剩的水给我喝,他为我舍生忘死,他把我当作“亲人”,我为何而生,为何而死。我想现在我明白了,忽然间明白了陈楠的话“正是因为心有牵挂,所以不愿死去”,其实应该是正是因为心有牵挂,所以活着,既然已经没有了牵挂也就没有活下去的意义了吧,”我摇了摇头,笑了笑,“不了,我是人类。”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分享到: 更多
  • 上一篇:星光
  •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会员注册 ┆ 广告服务┆ 版权声明

Power by DedeCMS V58_BIZ_utf-8 2004-2012 DesDev Inc.
澳门葡京集团 版权所有联系我们
京ICP备12031540号-2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京)字 03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16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