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主页>原创天地>心灵笔记>

夏忙

时间:2018-05-07 00:58来源: 作者:汪槑 点击:
  


来城里好几年了,一直忙于生计,各处奔波。寓所换了一处又一处,心里都空落落的,踏实不起来。正值盛夏,暑气蒸的人昏昏沉沉的,忙里偶偷得一会闲,思绪变回到了好多年前,回到了那时热火朝天的农忙之中……

这个时候正是收菜籽的好时候。田里的菜籽梗应该都砍好晒了好几天了,或许是天气预报说明天后天天气有变,或许是数日的暴晒,菜籽壳已经开裂的很厉害了。疲惫了半个夏季的庄稼人,开始抢收菜籽了。

三点钟的时候,年轻的吃的了苦的汉子就要下地了。顶一顶草帽,系好带子,套一件松垮垮的汗衫,挽起裤脚,趿上破球鞋,灌满一壶水,牵起老牛,套上板车,对着家里还在休息的或老或少吆喝一声,汉子便出发了。

晴空朗朗,无风,无云,无蝉鸣鸟叫。破了檐的草帽下,汗流不止。到地里了,汉子放下车,拴了牛,捡出一块空地,铺好油布,将一捆捆的菜籽给搬来放好,便甩起了连枷。连枷打在菜籽上砰砰砰的,声音沉闷而压抑,砸的汉子心慌。地平天阔,烈日灼灼,随着断断续续的连枷声,时间到了四点多。这时候,太阳已经斜下去了,尽管地里依旧炎热,土块还能烫脚,下田的人却已经开始多起来了,毕竟农忙是和老天抢收入,偷不了懒。

恹了半天的田野躁动起来了。先是越来越多的打菜籽声音打破了寂静,然后太阳也沉了下去,阳光不在毒辣。于是有汉子扒了汗衫,拧掉汗水,搭肩上当汗巾使。裸着半身的汉子蜡黄干瘦,凸起的脊骨朝着青而空阔的天,天高而渺远,渐渐抽出了一丝丝的云。云出则风起,丝丝缕缕的飘过,带走了汉子额上的汗。不知何时,云连成了片,被夕阳漂成了红霞。日薄西山,人就肆无忌惮。地里开始吵杂起来了,在连成片的连枷声里杂着吆喝嘶吼,不管你听不听得清,我只顾扯开嗓的说。垄上,抽支烟歇息的,吨吨吨喝水的,也趁着唠嗑两句。偶尔还有一两个孩子,推着骑着自行车,给家里大人的送茶送水。

当一块整块田菜籽脱粒完的时候,月亮已经出来了。头顶上开始传来若有若无却又挥之不去的嗡嗡声,是大片大片的蚊子。蝙蝠也随着蚊子出来了,越来越暗的低空,黑影不断掠过,便是蝙蝠在捕食。田埂边的引水渠里,蛙声连成了一片,无垠无际的田野,蟋蟀更是不知疲倦,吹拉弹唱。沉闷了一天的大地,彻底活了。

月上梢头,星辉斑斓,收好的菜籽被一袋袋搬上了板车,废弃的秸秆也被一捆捆堆好,码成了高高的垛。套好绳子辔头,虚抽一鞭子,吆喝一身,老牛变拉着满满一板车的菜籽回去了。田里就留下一个汉子点火收尾。汉子点一团干草,塞秸秆堆下,然后远远的抽一支烟。天是干的,秸秆是油的,几缕烟升起,噼啪,火势便蔓了起来。

夏的火蔓延有多快?半支烟的时间,两三米的秸秆就已被火焰吞噬。风开始刮起来了,火借风势,开始抖动,跳跃,翻转,开始肆虐起来。为了不造成火灾,周围早已被清空,独舞的火焰只能冲天而去。一条条黑烟被抽出来,汇成长河袅袅而上;一片片白灰飘了起来,化成雪花悠悠而落。火焰的大手分分合合,爆裂的鼓点声嘶力竭。热浪涌过,蚊虫避让,鸟兽无声,唯有远远观望的汉子口干舌燥,须发卷曲。

风开始大了,远远的夜,不知几家人也点起了火,空气开始变得沉重,狠狠的压在肺里,汉子吐都吐不出来。就像古时的烽火一样,从不可知的远方的点点火星,到眼前的冲天巨焰,再蔓延到更远的同样不可知的夜色里打破宁静的一抹红,中原大地的汉子仿佛回到了那些战火纷飞的年代。虽然半辈子蹉跎在田野里,虽然此生不曾听得金鼓鸣,但是刻在血液和骨髓里的本能却让汉子心潮澎湃,气喘如牛。

月盈则亏,盛极必衰,转眼间大火就只剩了一地白茫茫。汉子收拾好心情,将没烧完的边边角角稍微整理一下,扔到余烬里,便踏上了归家的路。背后,浓烟滚滚。

好多年不曾见如此大火了。为了环保,乡里早不许烧秸秆,而且菜籽也不赚钱了,种的人少。现在村里人,年青的如我,拼命的往城里挤;年迈的,又经不起田间繁重劳务的折腾,只是种点小菜,聊以自慰。

但愿不久的将来,我能回乡看一看那块地,那些人……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分享到: 更多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会员注册 ┆ 广告服务┆ 版权声明

Power by DedeCMS V58_BIZ_utf-8 2004-2012 DesDev Inc.
澳门葡京集团 版权所有联系我们
京ICP备12031540号-2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京)字 03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16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