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主页>原创天地>心灵笔记>

残叶之歌

时间:2018-03-04 01:13来源: 作者:林桂红 点击:
  


站在高达九楼的女生宿舍,眺望远在千里的可爱故乡,身边没有一个人可以倾诉心中的思乡之苦,只见一阵阵微风过后吹下的杨树残叶,这虽不是故乡那咆哮的北风,虽不是母亲亲手种下的熟悉的梧桐残叶,却温情地带走了我的伤感,一首生命的残叶之歌一直在我脑海回响,记忆的阀门随着残叶之歌的奏响被渐渐打开······

凛冽的北风正迈着粗暴汉子般的步伐一步步逼近如老态龙钟、弱不禁风的老人般的梧桐树,这一刻万物寂静,大自然中没有一丝声音,似乎大家都在紧张地等着一场激烈的搏斗的开始,有的只是一阵阵狂风的无情呼啸,只是一阵阵秋天过后的残叶发出的令人心痛的呻吟,这两种声音霎时奏响了生命的残叶之歌,每一个音符都是残叶不甘屈服于北风的搏斗,每一个节奏都是残叶为挽留青春而做的奋斗······这就是残叶之歌,即使如怨如慕,如泣如诉,但这是青春奋斗的痕迹, 人生并非一帆风顺,没有奋斗,哪有青春的骄傲!

母亲是酷爱梧桐树的,她在家门前种了一棵梧桐树,听父亲说这棵树是母亲刚嫁来几天后就种下的,已陪伴他们走过了四十二个艰难的岁月。因为我家位于村口而且附近没有其它建筑物,所以冬天的时候风特别大,狂风肆无忌惮地蹂躏着院子的梧桐树,放出一阵阵令人毛骨悚然的可怕声音,只有五岁的我害怕地卷缩在母亲的怀抱中,看着窗外梧桐叶忽而摇曳,忽而被狂风扑打得簌簌往下落,在暗淡的月光的斜照下,梧桐叶摇曳的影子照在大厅的地面上,我害怕得以为那是童话故事里巫婆的身影。母亲知道了我的恐惧,她语重心长地跟我说那是一首生命的残叶之歌,每一个音符都是残叶不甘屈服于北风的搏斗,每一个节奏都是残叶为挽留青春而做的奋斗,残叶是了不起的,是值得敬佩的,因为它战胜了秋风,秋风无法剥夺它继续生存的权利;因为它敢于与冬天的狂风搏斗,即使它的生命力已不如往昔的旺盛,但它是勇敢的斗士。她不期待我是一朵娇艳、惹人爱怜的玫瑰,因为她知道花儿即使很美,也免不了被他人摘取的命运,也无法避免枯萎的厄运,然而残叶是勇敢的。从此,母亲的话一直如烙印般深深地印在了我的内心里,当我再次听到这样的声音时,我都会把它称赞为残叶之歌,这影响了我一生。

也许因为家境贫寒和母亲教导的缘故,所以我从小就是一个很执着、明白事理的女孩。小升初时,我选择了一所离家较远、住宿条件较差的中学,父母曾劝我改变主意,但他们还是尊重了我的选择。究其原因,是因为我爱我的父母,是因为我不希望自己的青春与梦想被无情地挥霍,从小到大,我总爱享受着父母给我的爱和劳动成果,在父母的爱中我永远是扮演着被保护的角色,现在我要改变这个剧本,让自己成为保护父母的后盾。那天,我如愿地来到了中学,住宿条件确实比家里的还要糟糕,我住在五楼,每天都要从水井里打水上来,再拖着一大桶水想老年乌龟那样慢吞吞地“爬”上五楼,有时脚一不站稳,就把整桶水都打翻了,不仅要重新提过,还把衣服弄湿了一大半。虽然我每天都会为提水的事烦恼,但我却锻炼出了一身好力气,久而久之,提水也不过是小菜一碟。生活的艰难并没有成为阻碍我前进的碍脚石。学校虽没有图书馆,我也没有多余的钱去买资料书,但负责任的老师和乐于助人的师姐们是鼓励我前进的动力。下完课后,我总是厚着脸皮、不亦乐乎地跑到宿舍各楼层找师姐们借资料书。刚开始时,她们因为不认识我就委婉地拒接了我,但我的执着与真诚感动了她们。于是,每天汗流浃背地跑宿舍楼和厚着脸皮串宿舍就成了我的“必备功课”。有一次,我鼓起了勇气拿着一道老师在课堂上讲解了许多次的几何题去请教老师,班上的同学都嘲笑我是个反应迟钝的学生,但老师善意的笑打破了这尴尬,我也明白了我必须要迈出这一步。

高考是人生的重要转折点,这对于从小在落后小山村长大并希望通过知识改变命运的我极为关键。为了拥有更多的学习时间,我转学到了一所住宿条件较好的中学,这无疑增加了父母的经济负担。我原以为在高中的三年里,我可以毫无杂念地全身心投入到学习中,可噩梦竟再次无情地闯进我美好的现实中。

屋外依旧狂风呼啸,肆无忌惮地玩弄着梧桐树的残叶;屋里依旧灯光暗淡,一切都笼罩在淡黄色的灯光中;唯一不同的是,父亲再也不坐在小凳子上织草席,母亲告诉我父亲替以前的工友出差了,三周后才回来;母亲再也不拿起手中熟悉的针线灵活地在破棉袄上穿梭,而是穿着一件旧的单薄黑色外套站在北风凛冽的屋外,我小心翼翼地拿着大毛衣向母亲走去,忽然一阵熟悉的声音让我止步,那是舅舅的声音,原来父亲的胃病恶化了,需要一万多的手术费,母亲正通过电话向舅舅借钱。我不愿增添母亲的烦恼,只假装什么也不知道,递给她大毛衣时,她平日里炯炯有神的眼睛早已湿润,无尽的苦泪似乎即将夺眶而出,狂风中瘦弱的身子像无助孤独的稻草般将在下一刻倾倒。我用沙哑的声音向母亲提起了申请退学的事,理由是我的成绩不断下降。然而,母亲并没有生气,似乎在用生命中最后一丝的力量坚定地说她和父亲都是小学未毕业的文盲,一辈子只能用廉价的劳动力来换取供一家人温饱的费用,要走出落后的小山村,考上大学才是最根本的捷径······狂风仍在呼啸,残叶仍在摇曳,母亲的背影却越来越远,黑暗一步一步地吞噬了她的身影。在那一刻,我毫不犹疑地做出了决定······

回校后,我申请了退宿。那段难忘而艰辛的日子里,我每天五点钟就陪着母亲一起摸黑去菜市场,因菜市场离学校只有二十分钟的路程,母亲就答应了让我跟她一起离开家。南方的冬天虽不如北方的寒冷,但南方冬天的早晨却寒气逼人,我们推着一小车自家种的豆角、通菜在凹凸不平的小路上艰难地走着,时而吹来一阵阵刺骨的寒风,如刀割般残酷地在我们脸上玩弄。我冷得直打哆嗦,紧紧地挨在母亲身边,离开了温暖的棉被里的双手一直握着冰冷的车柄,失去了炭火的温暖的双脚一直在凹凸不平的小路上走着,不知不觉,我的手脚早已麻痹,冷如冰块。我曾想过放弃,内心展开了一场激烈的搏斗,一种声音在告诉我“去厂家打工也许不会那么辛苦而且还能挣到更多钱”,可另一种声音立即反驳,它告诉我“你是母亲心中的一片残叶,一个勇敢的斗士”······寒风仍在无情地割着我的脸,却被我的勇气所征服。

三周后,父亲回来了,他的脸上依然挂着慈祥的笑容······

今年九月份,我考上了大学, 走出小山村已不再是幻想。告别父母时,我从梧桐树上撷摘了一片梧桐叶,但这并不是梧桐树的残叶,因为时值九月,梧桐树生意盎然,可我视它为残叶的生命的延续,残叶终免不了离开树枝的悲剧,可它为自己的青春奋斗过,在春风的吹拂中飞舞过,在灯枯油尽之际仍不忘要回归大地,落地化肥,为来年的梧桐叶提供养料,落叶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回顾我十九年来的生活,我也像残叶般为青春奋斗过,向困难挑战过,我无悔!奥斯特洛夫斯基在《钢铁是怎样炼出来的》中留下了他对青春的渴望和赞美,他写到“人,最宝贵的是生命。生命对每个人都只有一次。人的一生应该这样度过:当回首往事的时候,他不会因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会因庸庸碌碌而羞愧······”残叶,大自然中微不足道的一份子,却能在强敌的压迫下高唱残叶之歌;人,大自然中最高级的一族,家境的贫困不应成为生命的枷锁,不应是扼杀需要奋斗的青春的武器,我们也要高唱生命的残叶之歌,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分享到: 更多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会员注册 ┆ 广告服务┆ 版权声明

Power by DedeCMS V58_BIZ_utf-8 2004-2012 DesDev Inc.
澳门葡京集团 版权所有联系我们
京ICP备12031540号-2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京)字 03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16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