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主页>原创天地>心灵笔记>

二十五岁还未披荆斩棘

时间:2018-02-24 17:55来源: 作者:小陈的文摘 点击:
  


这个小城的5路公交车的末班车九点就从我要上车的地点开出,我怎么敢错过车。脚边平铺着谁忘记带走的一张卫生纸,被谁踩上了鞋印。我捡起来擦掉抽泣出的鼻涕,毕竟25岁忍不住哭的时候,鼻涕是万万不能让人看见的。

50 平米的小店里,50瓦的6盏灯挂在屋顶,吃力的发着光,它们肯定也期望让这个地方亮一点。但是我很庆幸它们并照不亮每个角落,这样就不会让这个屋子的人看见我隐忍的愤怒。两米长的木质茶桌躺在玻璃门后面,左边的玻璃门裂了很长的口子,透明胶贴在那个伤口上,灰尘跑了进去爬满了那个裂了一年的伤口和贴了一年的透明胶。脏脏的挂在一碰就怕碎的玻璃门上,我尽量不去触碰那个门。大概它还想撑一下,要是我把它碰碎了那不是坏了它的一番好心。

这个城市的冬天并不需要裹着厚厚的羽绒服,但是天色暗的时候,高冷的寒风从坏了的那个玻璃封口灌进来足够让你打个寒颤,要是你刚好在这个坏了的门对面的洗碗池边洗点菜或者洗点这个屋子的人刚吃过饭的脏脏的碗,那么这个冬天手龙头里流出来的水和那玻璃缝里跑进来的风就会送你两个长长的鼻涕和紫色的双手。

所有的人为了躲掉那个封口灌进来的风,围坐在三个煤炭搭成的火炉旁,五十多岁的他大片的白发里很难再找到黑色的头发,穿着别人去年送的对于他来说五十多年来穿过的最贵的羽绒外套。牛仔裤被远程的大巴车上脏脏的座位磨上了点泥土,和身旁围坐的人格格不入,和上身的那件昂贵的羽绒服格格不入。我在那个长长的木茶桌旁边泡着五十多岁的他带来的价值一万多的茶叶,所幸对于这种昂贵的老茶我是懂一点泡的技巧,所以还能应付得来。我期盼着刚才出门的他赶快回来这个不算暖和的屋子,给他倒一杯我沏的茶。这一半别人扣了他一年的工资,最后“送”的半饼茶,去年他走的时候是这么多,今年来还是剩了这么多。他根本没舍得喝掉的茶叶,我居然把他们泡在了这个不暖和的木桌上,倒在了污迹斑斑的茶杯里,给这个屋子的人喝着。

一年了,我终于在这个城市等到了几千公里以外的他,我用自己仅有的600块的一半多给他买了新年礼物。365天我们每年只见7天,之前的24年我大多数时间都在这个不算暖和的屋子里待着,等着他来接我。假如我看见这个屋子的主人那天天气不好,我就得小心翼翼的笑着做完所有自己能做的琐事。

去大学前的那个暑假,我在三楼的水龙头旁边洗了两盆满满的衣服和一盆满满的黑色和白色的袜子。十个手指背上的皮裂开,我看得见里面的肉,嫩嫩的,可以看得见十多岁的青春。我一直等着他来接我,即使每年7天。

火炉旁的人围坐着,对着年过花甲的老妇人说:‘看到没有她们就是你带大的,带成了两个怂货’。

我带着三岁的这个屋子主人的小孩,轻轻的推开那块死撑的玻璃门,看着坐在旁边尴尬的笑着的五十多岁的他。我倒满了最后一壶茶,慢慢倒在玻璃杯里,茶泡的差不多淡了。要在紫砂壶里呆很久倒出来才有味道,接下去就要稍加小火煮才有味道。

我问他“爸爸这个茶我们带回去煮吗?”

“不要”

我拿着背了两年的包,急急忙忙的出了那个屋子,去赶最后一班公交,去25岁开始时租的30平米的小屋。我怕看见五十多岁的脸上尴尬的笑,我怕我会直接问这个屋子的主人

“如果我不是自小失去母亲,会是那个老妇人带大吗?会是他口中的怂货吗?”

我怕让这个我一生中最重要的人更尴尬,所以我推开右边那看上去还算完好的玻璃门,回过头透过玻璃门和五十多岁的他说了一声“我走了”就头也不回的落入寒风中。

公交车站等车的人屈指可数,他们捂着手缩着头斜着身子,看着公交车来时的路。而高度近视的我眼里60块季抛的隐形眼镜被风吹的干涩难耐。

我选好公交车最后排不容易让人察觉的角落,眼泪顺着脸颊流进嘴里,这样也好,让我干涩的眼睛好受了些。车窗外路边的枯树上挂着几个红色灯笼,街边的店铺里稀稀落落的人手里提着一两个袋子徘徊在货架旁。后天就是除夕,也就只有在这种时候我才可以见到那个五十多岁的男人。

他为了来接我也必须要在那个不算暖和的屋子呆上两天,带我逛一下这个城市的服装店。如果有选择他也不必尴尬的在那个屋子对着一堆人尴尬的笑,聊着干干的话题。听着别人对他宝贝女儿的奚落。

车开出了大概五分钟,我不动声色的坐在角落,可是25岁的女孩流鼻涕不擦被人看见不太好,我把手伸进包里翻找纸巾。空空冰冷的包里触碰不到纸巾的柔软,我抽回手准备停止这场临来的大雨,脚边一块完整的纸巾平躺着,我弯下腰捡起被人踩了鞋印的纸巾擦点了流出来的鼻涕。扭头看着窗外枯树上的灯笼,路过今天他给我买衣服的店,我逃出门时他从一群人探出的头那个样子出现在我脑子里。

高度近视的我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但那个探头的不舍足以让这场大雨电闪雷鸣。

两年研究生失利的我,成了别人口中的怂货,25岁的我没有让五十多岁的他过上我想让他过上的生活。我让他在那个裂了个口的玻璃门里尴尬的笑,我让他在那个玻璃门里坐立不安,25岁的我第一次让他在那个不算暖和的玻璃门里等我。

这趟末班车已经开出了一小时,而我还没有到我的出租屋,旁边的人来了又走,而我的目的地是终点站。

手里被人踩过的纸巾,湿哒哒的拿在手里,讨厌极了这种脏脏的感觉,但又不能随便丢掉。这是我这一路的救命稻草,至少它能不让人发现我的鼻涕。

25岁的我,暂停了自己坚持了几年的执念,乖乖的做一名不是很正式的教师。

我看见下一个我们见面的7天,他在我租的房子里,我们讨论着今年春节吃什么,我们计划好了明天年货节要买的购物清单。

厨房里茶壶里的水煮开了,水蒸气嘟嘟嘟的顶着壶盖,我急急忙忙的跑去厨房洗刷我们下午吃饭的碗,他在客厅和那个年过花甲的老妇人聊着什么好笑的过往......

刷完碗的我,拿出成绩单,大声的宣布我离梦想又近了一步......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分享到: 更多
发布者资料
小陈的文摘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8-02-12 13:02 最后登录:2018-02-12 13:02

推荐内容

  • 我是一叶小舟

    我本是深山里的小草,因一时贪恋大海的浩瀚,终变成了一叶小舟,在广阔无边的海面上飘荡,...

  • 寻找自己的风采

    爱因斯坦说:“当你把学校教给你的东西全部忘掉之后,剩下来的才是教育。”诚然,我已...

  • “足球”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

    一群而立之年的男人们,我们不再自嘲自己横溢的腰围,不再叹息自己缩水的球技,只是在...

  • 我和我的父亲--写在2012年父亲节

    我的老爸,是我生命中遇到的第一个男人,也是我这一生永远放在首位的人,和妈妈并排。...

  • 阻挡你改变的四个“小鬼”

    不管你愿不愿意,改变总会来的。如果你有准备,就会按自己的方式去改变;如果不,就等...

  • 幸福,从心开始

    上重点高中、进名牌大学、出国、进一流企业或做公务员。这是这个社会给我们框定的最完...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会员注册 ┆ 广告服务┆ 版权声明

Power by DedeCMS V58_BIZ_utf-8 2004-2012 DesDev Inc.
澳门葡京集团 版权所有联系我们
京ICP备12031540号-2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京)字 03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16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