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主页>原创天地>舞文弄墨>

老屋

时间:2018-04-15 09:30来源: 作者:窦娜 点击:
  

瑟瑟的秋风不停地吹着,引得树枝枯草沙沙的响着,老屋那破旧的木门随着风吱嘎吱嘎的叫着,在这孤寂的日子里显得那样喧闹。

我轻轻的走近你,抚摸你每一寸残垣,顺着你的纹路,仿佛听见了你在低语。曾几何时我爬上你的身脊,在你怀里留下欢声笑语;我追随蜜蜂蝴蝶,穿梭在你园中的菜畦;我在绿荫下小憩,沉醉在你足下的土地。

一阵风起,吹回了我的思绪。我环顾整个村落,你就那么突兀的存在于一片片青砖白瓦之间,就像是爷爷身上灰色的补丁,被缝在蓝底儿的衣衫上,显得那样突兀。

我推开饱经风霜的木门,看着那个承载着我满是回忆的小院。仿佛又回到了我依偎在爷爷怀里的那年夏天,藤椅上铺着谷草,那样凉爽舒适,在布满繁星的夜里,点上一支艾草,它冒着袅袅的细烟,吐着淡淡的香气。每当这时,爷爷会卷上一根烟,看着我不亦乐乎的逗弄着蛐蛐。那飘着的烟在夏夜里把爷爷衬的仿佛是天上云里的神仙老儿,拿着一把破蒲扇驱散夏夜的燥热。

我最爱的是院里的那片菜畦,那是我儿时的乐园。小时候我最爱听压井的声音,“吱扭吱扭……哗……” , “吱扭吱扭……哗……” 。同样的节奏,同样的声韵,伴随着重复的汲水过程,皮圈便一次次唱起悦耳的歌声,歌声中既有我开心笑脸的生动,又有爷爷对土地眷恋的缠绵。我还最爱引水浇地的营生,一个菜畦,四个起垄,在每个相邻的垄上开个小口,浇水的时候,那水便像灵动的舞者穿梭在各个垄间,又像纵横的经络满布在整个田园。

这是艺术的劳动,也是劳动的艺术。

记忆的扉页是那般透明,老屋残破却依然很美。六间坯房,院子的西边有一间小厨房,东边是爷爷养的大黄牛住的地方。南边是邻居的房子,和一截不高不矮的土墙。老房子依旧保持着当年的模样,只是墙皮早已脱落,墙面也凹凸不平,裂痕爬上了门窗,窗上的剪纸窗花也已泛黄,鲜亮的明堂织上了蛛网。在这不算明媚的日子里,阳光透过虫驻的门窗,映在明堂的地上,我仿佛窥见了爷爷坐在炉火旁安详的脸庞,以及他手指尖夹杂的烟草香。

那印在墙上的喜怒哀乐,像潮水般向我涌来,我仿佛看到了生活的缩影,像幻灯一样。房顶上只剩半截的烟囱也早已不再呼吸。在这微光里,它好像又冒起了炊烟,飘散出一阵阵热腾腾的味道。仿佛奶奶正端起一碗刚出锅的饺子,向我走来,爷爷坐在炉火旁对我微笑。

低落的情绪,被一缕风唤起。不记得是在几岁的年纪离开了这里,从老屋走进城市。看着这个承载着我童年的老屋,我只有把一种心疼收藏于眼泪,并与满院的落叶,残垣一起祭奠,然后俯下身去,亲吻这片我踏足的土地。

秋风不停的吹着,落叶依旧被吹响,老屋的木门还在应和着,却仍然抵挡不住老屋那撕心裂肺的孤寂。我悄悄的离去,从远处看,老屋在树枝的遮挡下忽隐忽现,在夕阳的照映下呈现出了一幅美丽的画卷……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分享到: 更多
  • 上一篇:小情诗
  • 下一篇:没有了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会员注册 ┆ 广告服务┆ 版权声明

Power by DedeCMS V58_BIZ_utf-8 2004-2012 DesDev Inc.
澳门葡京集团 版权所有联系我们
京ICP备12031540号-2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京)字 03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16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