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主页>原创天地>舞文弄墨>

泉声风韵合笙镛——观唐寅《看泉听风图》有感

时间:2018-04-07 18:35来源: 作者:张修琦 点击:
  

唐寅,生于成化六年,字伯虎。明代画家、书法家、诗人。“吴门四家”之一。土木其形骸,冰雪其性情。因欣赏其山水画《看泉听风图》感触颇深,谨作此文以记之。

青绿洗出山泉影

唐寅兼擅山水、人物、花鸟画,但其绘画成就最高、数量最多的当属山水画。

《看泉听风图》纵72.5厘米,横34.5厘米,绢本,墨笔。画绘崇山峻岭,峭壁陡险,山崖兼老树虬曲,枝叶苍茂,岩隙清泉下泻。两“高士”坐石上,正陶醉于山水之间。进出的树木蟠曲,高出半空,皆夹叶,敷以淡彩。

远处树木用水墨点叶,树头倾斜,作风吹之状。上方山势险峻,用细长的线条画出删的轮廓,以斧劈皴单层刷染,表现出了坚硬的石质。整个画面明快、滋润、刚挺秀媚。近景山势并不高峻,只画了半边,不见顶,透过云雾露出中景突兀的山石和远景耸峙的山影。两名高士对坐在盘石上,目光转向潺潺的流泉,略抬头,两耳倾听着流水声和着树梢被风吹动的沙沙声,幽谧淡泊。

画面中既有南宋水墨苍劲的骨力,行笔中又见线条舞动的空灵与飘逸,整个画面滋润明洁,书卷气十足。画上有唐寅自题七绝诗“俯看流泉仰听风,泉声风韵合笙镛。如何不把瑶琴写,为是无人姓是钟”。诗情画意正是画家惆怅满怀,寄情山水的真实写照。

水墨招来诗画魂

身如其画,苍劲潇洒,淡泊而显笃定;画如其诗,简括自如,纯净而不空洞;诗如其人,冰雪其骨,淡然而远智。

唐寅并非出自书香门第或艺术世家,他的父亲唐广德在姑苏吴趋坊皋桥经营着一家不大的酒肆,其虽然读书不多,却不赞成唐寅继承家业走经商这条道,反而全力培养他“读通万卷书”,考取功名,光宗耀祖。于是,在父亲有意识的栽培下,唐寅从小就在自家生意场上结识了不少文人墨客,这使天才早发的他在享乐于都市通俗文化的同时,在绘画诗文上获益匪浅。唐寅年纪轻轻就凭借天资聪颖和后天勤奋在乡试中一举拔得头筹,中了“解元”。但不幸遇上科考舞弊案,唐寅被同乡意外牵连入狱,在狱中受尽了折磨和屈辱。加上亲人接二连三离世,一连串打击让唐寅措手不及,悲恸之余心灰意冷,他终于领悟到科考功名已成镜中花水中月,于是放弃了对功名利禄的追逐,重新致力于绘画。

唐寅曾游历名川大山,从真山真水中汲取营养,为他日后潜心研习绘画打下了坚实的基础。虽然师从周臣,但是唐寅更凭借着自己深厚的文学素养和他风流洒脱的天性在笔墨上显现出奔放不羁、挥洒自如的个性,这从他的一些山水画作品中可以窥见一斑。

一缄水墨始臻远

在唐寅山水画中,总能找到认得轨迹,人文景观的频频出现,只为表现“我在”景深。中国绘画所追求的是天人合一,主客交融。绘画手法往往可以体现作者的景深特质。唐寅有我之境是对世态炎凉悲苦人生的写实,他有过哀怜,有过血泪控诉。但同时,唐寅在自己的诗和画中寻求天地合一,自得的心境,此乃唐寅“我”心之向往。

艺术与哲学,本应该用于追求真理,却太多的被用来粉饰太平,实在可悲。我们的自我角色如此之弱,不觉得“在山为远志,出山为小草”,永恒的归结于小草的宿命也不使我们感到悲哀。

正如山水画是中国绘画永不衰竭的题材,人生趣味是对生命的留恋与彻悟。生命时时刻刻都在进展与创造,纯正的趣味,必有创造性。而诗与画,较别类艺术较严谨,较纯粹。

自然,取之无禁,用之不竭。山水,是最为优雅和昂贵的恩赐。半分清浅时光,愿有一叶扁舟,寄身山水。俯看流泉仰听风,泉声风韵合笙镛。在这苍茫的宇宙,你要知道,只要手里还握着一支笔,你便不会真正的孤单。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分享到: 更多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会员注册 ┆ 广告服务┆ 版权声明

Power by DedeCMS V58_BIZ_utf-8 2004-2012 DesDev Inc.
澳门葡京集团 版权所有联系我们
京ICP备12031540号-2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京)字 03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16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