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主页>原创天地>舞文弄墨>

村里的小故事

时间:2018-03-04 01:11来源: 作者:有傲骨的奥特曼 点击:
  

(一)“村里的网通了!”喜欢躺在村口老槐树上无所事事的小张显得格外兴奋。

都说飞驰的步伐总要刮起一阵风,带起些什么,小张那映着朝阳飞奔在田间的身影,自然也避免不了。

“大惊小怪,不就是通个网吗,至于吗?没出息的东西。”淑芬看着花裙子上的泥斑脸色极为难看地说道。

说起来,淑芬也算是村里颇有名气的人,听村里的老人说,淑芬出生那天,乌云滚滚从西边而来,起初就像村后山上的小蛇,后来八里巨蟒,八十里乌蛟。

雷声四起,天地异象。

黑云压村,风雨欲摧。

所以,伴着风雷声出世的淑芬总感觉自己高人一等,有些看不起村里的人,就像她看不起隔壁王大娘做的衣裳一样。

“那些破布穿在身上就是膈应的慌。”这是淑芬她娘唯一一次去王大娘家带回衣裳后,淑芬哭闹着说。

自此之后,淑芬就再没穿过村里制的衣裳,总爱去县里,挑几块儿上好的布,请最好的裁缝给自己量身打造。

她觉得自己真是与众不同,美丽至极。

所以,她看着花裙子上的泥点,心情也就愤怒到了极点。看着飞驰而过的小张的背影,她咬了牙,跺了脚,用力地吐了一口唾沫。

“总有一天我要去大城市,就看不到这些傻x了。”想到大城市里的灯火辉煌,淑芬的脸上露出了难得的神情。

那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淑芬自己都说不好,或许是偶尔回到村里的那些西装革履的人,还是听着那些人说话舒服,淑芬在心里想过。

她很羡慕那些人,亮铮铮的皮鞋在田间路上总那么格格不入,她自己都觉得这些阡陌小路是对皮鞋的一种侮辱,她也很喜欢那些人说话的腔调,虽然都说的是家乡土话,但她就是觉得不同,声音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好听,哦,不对,不是声音是空气在喉咙的振动。

淑芬从书里看到过,声音是通过振动产生的,这令她很自豪,她相信没人像她一样博学。也是从书里,她看到插图上画着的灯火辉煌和高楼大厦,在那一瞬间,这幅画便在她脑中挥之不去,竟也不朽了起来,就像是书里说梵高先生的画永垂不朽一样,虽然她没见过梵高先生,也没欣赏过他的画作,但这并不影响梵高先生在淑芬心中的地位,淑芬很崇拜梵高先生。

(二)有人说,梦想有光,倒映在每个人的湖水上都能看到不同的月亮。究竟是不是这样,没人知道,不过可以确定的是,自从村里通网之后,淑芬就失踪了。

有人说,看到了淑芬踏上了进镇上的最后一班车,那映一身花裙子映着夕阳留下的背影,让人想到了残阳如血。也有人说,淑芬根本没有进到城里,是被人拐走了。不过,淑芬去了哪里,沸沸扬扬的讨论之后,没三五天时间,这个话题便从茶余饭后撤了下来,年轻的人们依然成天挥洒着生命力,日复一日;年迈的人们还是聚在了一起,泡起了茶,谈论着与自己毫不相关的家国大事还有不知哪里流传来的所谓历史。

淑芬的离去,终究成了一个谜。

不过,据村南口的老刘说,淑芬的父母总是爱在黄昏时候看着村口的路,寄希望于最后一班进村的班车或是那马不停蹄的邮差,盼望着能有淑芬的消息。

老刘说,淑芬的父母看着如血的残阳,眼神坚定,四手紧握。

(三)淑芬终于还是回到了村里,不过这已经是村里通网的十九年零两个月了,淑芬没有再穿那件花裙子,而是换上了一身干练的职业装,一张口就是“project、date”这些令人捉摸不透、生涩难懂的话,至少淑芬自己是这么认为的。

哦,对了,顺带提一句,现在的淑芬已经改了名字,叫露易丝了。

回想到在城里的日子,淑芬感觉是无比自豪的,自己终于走进了那灯火辉煌,也看到了梵高先生的画,她感觉自己就像是升空的火箭,高高在上地俯视着地上的众生牛马。

在路上,淑芬不断地想,自己也终于如同那些西装革履一样,踩着美丽的皮鞋,要走在那满是泥浆的路上。一想到这,淑芬的心里突然升起一种带有恶意的快感。

不过,这次淑芬回村,并没有引动天地异象,伴着她的只有缓缓垂落的夕阳,那火红的光,将天边的云和山,都抹上了向日葵的颜色,就像是梵高先生画里的颜色。

淑芬感觉很不自在。

这不仅仅是因为在她的幻想里,这种贫穷落后的地方竟然能和梵高先生在某种意义上产生了共鸣,哦对了,现在的淑芬还明白了共鸣的意思。

其最重要的是,那本该和梵高先生画作一样的灯火辉煌,现在竟然也在村里。

田间的小路不知何时竟悄悄退去,村里早就变了模样,有初上的华灯,还有万家灯火。

莫名之间,淑芬心中有团火在燃烧,尤其是那以前无所事事的小张,又一次飞驰而过她身边的时候。

不同的是,小张这次不是撒丫子乱跑,而是开着车了。

淑芬的父母倒没看出这种异常,显得激动万分,热泪盈眶,嘘寒问暖了一番。淑芬显然不是很领情,骂骂咧咧走进了家里,看着那宽敞的房屋,突然她感觉有些陌生,准确一点,是莫名的火。

所有的酝酿,终于在晚饭时候爆发,忽然淑芬觉得周遭的人好像什么都懂,甚至有时候还说些自己都不明所以的话,她可是博学的!她也感受不到那种成为诸佛龙象之后那种仰视的目光,尤其是当她说出梵高先生名字之后,竟会产生热烈讨论之后。

“我走了!再也不回来了!”淑芬扔掉了碗筷,有些忿恨地说。

在淑芬的心中,她是属于那些灯火辉煌的,她是属于梵高先生的,她是属于那些美丽的诗与远方的,那里是没有这样的烟火气的。

“我要独立出去!把自己连同在这里的根也铲掉!”在淑芬在临走之际,拒绝了小张想送她一程之后,指着村里咬着牙狠狠地说道。

这次淑芬的走,显然没有引起轩然大波,有人看见淑芬的父母只是默默地收拾了碗筷,对着村口的路,黯然神伤。村里的老人摇了摇头,百思不得其解地说道:“这村里变好了、难道不是什么好事吗?”

对啊,难道不是好事吗?

是啊,大家都知道淑芬这一走,怕是再也回不来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分享到: 更多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会员注册 ┆ 广告服务┆ 版权声明

Power by DedeCMS V58_BIZ_utf-8 2004-2012 DesDev Inc.
澳门葡京集团 版权所有联系我们
京ICP备12031540号-2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京)字 03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16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