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主页>原创天地>历史军事>

另一种韩信

时间:2018-01-29 00:31来源: 作者:鸿泥雪爪 点击:
  


恩格斯说过,子弹是不会自己发射出去的,要靠强有力的手和勇敢的心。秦末纷争,可以说韩信是最有杀伤力的子弹。但韩信是颗不能自主的子弹,他既没有强有力的手,更没有勇敢的心,最可悲的是,他的一生被痞子刘邦玩弄于股掌之间,乃至死无葬身之地。

有人说,韩信功高震主,引来了刘邦的猜忌,使得历史又续写了一段兔死狗烹的“佳话”。诚然,功高震主是必然的,但猜忌导致杀害不是必然的。萧何、张良也居功至伟,却没有遭到刘邦的猜忌;唐代的郭子仪对李氏王朝有再造之功,在长安城得以安享晚年。归根结底,韩信的悲剧还是缘于他自身:月下逃离之日(按:刘邦被封汉王,至南郑,韩信不得重用,只身离开刘邦,随后发生了著名的“萧何月下追韩信”),索要齐王之时(按:韩信率军攻占齐地,汉王刘邦正被项羽围困于荥阳,韩信不但按兵不动,反而向刘邦索要齐王的封爵),临淄养蒯通(按:蒯通系韩信谋士,在韩信称齐王时游说其反叛汉王,割据一方,韩信一番犹豫后,没有采纳),下邳匿钟离(按:项羽覆亡,韩信被封楚王,建都下邳,窝藏项羽余党钟离眜)……这一幕幕,刘邦早已在心中的账本上记下了。不过刘邦还算仁慈,若是换作秦始皇、项羽或是朱元璋,面对这样一颗时刻会造反的定时炸弹,恐怕不待他羽翼丰满,早就置之死地而后快了。

然而,韩信终究没有反。他虽有席卷天下之才,却无席卷天下之心。刘邦作为首领,带领他的人马一路蹒跚,终能与项羽一决雌雄,若无并吞天下之心,他怎能走到这一天?张良系韩国贵胄,与秦国有着切齿之仇,目睹百姓流离,生灵涂炭,暗自立下了诛灭暴秦、安邦定国之志。韩信呢?一个父母双亡的孤儿,一贫如洗,食不果腹,又饱受欺凌,这样的遭遇使得他一方面渴望得到他人的尊重和仰视,另一方面又要做出一副自负的姿态来掩饰自己内心的脆弱。几经周折,他终于找到了属于自己的舞台,但他受了太多磨难,即便功成名就了,还是既自卑又自负,还是渴望得到别人肯定的眼神,还在不停地刷存在感。正是这刷存在的行为,在刘邦眼里成了对皇权不知收敛的觊觎,于是招来杀机,终酿成悲剧。

韩信身负经天纬地之才,却心如浮萍。常言道,靡不有初,鲜克有终。要么忠心赤胆,至死不渝;要么大奸大恶,终其一生。很可惜,韩信都不是。在摇摆徘徊的时候,一只强有力的手对着他扣下了扳机……(按:刘邦出兵平叛,韩信意图谋反,事泄,终被萧何所骗,遭吕后诛杀)韩信,可悲可叹,却也死有余辜。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分享到: 更多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会员注册 ┆ 广告服务┆ 版权声明

Power by DedeCMS V58_BIZ_utf-8 2004-2012 DesDev Inc.
澳门葡京集团 版权所有联系我们
京ICP备12031540号-2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京)字 03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16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