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主页>原创天地>都市言情>

非典型性网恋

时间:2018-05-07 00:23来源: 作者:我爱吃包子 点击:
  


习惯性整理好自己的佛珠,苏晗深吸一口气,维持着面上职业化的微笑向左前方的桌子走去。“您好,请问需要点些什么?”

“一杯香草奶昔。”与苏晗同龄的女孩盛气凌人,又偏过头温柔询问身旁的男生:“雍之你想喝什么?”

“拿铁。”陆雍之不耐烦地回答,头也不抬打着游戏。

向上翻了个白眼,苏晗把自己的脸藏在记事本后方,尽量把声音压低。“好的,一杯奶昔,一杯拿铁。请稍等一下。”

从夏叶手上端过饮料,苏晗一步步走向曾经的冤家。你们快点走人,苏晗表面不动声色,内心忧伤呐喊,把我认出来很尴尬啊!我一点也不想处理这种情况!

奈何,你想躲的,终究是逃不掉。

苏晗放下拿铁时,陆雍之貌似想放松一下,将视线从屏幕中抬起,施舍性的看了眼出现在面前的手腕。一条熟悉的手链映入眼帘,陆雍之勾唇:“苏晗。”语调上扬,一如从前。

被认出来了,苏晗转身的姿势僵住,眼光四处游离,不想面对这个现实。好半天才鼓足勇气,磕磕绊绊的开口:“好,好久不见哈。”

什么情况?邢秋月皱眉。自己是不是有些多余?啧,这感觉真让人不爽。这个手足无措的服务生,让她有一种危机感。

“雍之我们回去吧。”奶昔也不打算动了,邢秋月摇摇陆雍之的手臂,故作娇憨。

苏晗撇撇嘴,感觉自己把一年份的白眼都翻完了。这女生虽然长得还不错,但这个矫揉造作的嗓音······记得以前他说喜欢的类型不是这种的,难道几年不见,这人口味变化如此之大?

“走吧。”陆雍之站起身,盯着苏晗的表情,“多少钱?”

夏叶溜出吧台,正巧看到三人对峙的场面,误以为苏晗受到刁难,连忙赶过来护犊子。“一共四十七元,谢谢惠顾。”不客气地伸出手,用目光剜着在场唯一的男性。陆雍之被排斥了也不介意,笑眯眯递钱过去,目光依旧戏谑地停在苏晗脸上。

反倒是邢秋月不开心了,一边亲密地挽着陆雍之往外走,一边还在小声嘟囔:“什么态度,真是!”

“其实我觉得吧,”陆雍之弯了嘴角,“这家店······很不错。”

不错?单刚刚那个场面,邢秋月就决定自己再也不来了。“我还有一些地方不懂,雍之,你明天教我好不好嘛。”她故技重施。

拐过转角,确定苏晗看不见自己的情况,陆雍之缓慢而坚定地抽出自己的手臂,满心满脸的老实诚恳:“邢同学,我觉得自己完全不能胜任李阿姨给我的任务,你还是请个家教比较靠谱。不愿意的话,我有一个叫宋泽的兄弟,也可以来教你。”

看着邢秋月脸上的笑容一点点淡去,陆雍之颇为愉悦地补充:“对了,以后还是喊我全名吧。不然我女朋友会误会的。”嗯,未来的。陆雍之并没有觉得哪里不对。

最后一句话很明显打击到了邢秋月。怪不得对自己的魅力视而不见,感情是个有主的!邢秋月恨恨的想。

解决了邢秋月,陆雍之哼着小曲儿,溜达着往回走。停在在离奶茶店不远的地方,目光晦涩不清。

另一边,苏晗失神地望着他们走的方向发呆。刚刚那个女生,是他的女朋友吧,不然怎能会维护她?不自觉地揪紧围裙,把边缘握出深深的褶皱,苏晗淡淡地笑,洒脱转身。自己又不是他什么人,有什么资格说东道西?

“一杯拿铁谢谢。”陆雍之沉浸在游戏里大杀四方,头也不抬地吩咐。

还没到忙的时候,店里除了苏晗和夏叶,只分布着零星几个顾客。苏晗得以有时间来观察店里的人,这是她为数不多的小乐趣,谁知一定神就看到某个混蛋坐在昨天的位置上挥斥方遒。

冷静,要冷静。苏晗磨了磨牙,粗暴地把咖啡放下,大马金刀坐在对面。最初的不适期过去,苏晗渐渐回到曾经的相处模式。“昨天那是你女朋友?”明明想了很多对话,开口却是这样一个没考虑的问题。“不是!”陆雍之干净利落地否认,手速丝毫不变。顿了顿,像是想向苏晗解释什么,又有些难以启齿,继续说到:“就是我妈一个同事的女儿,叫我帮忙补个课。”

补课。这个词一出来,苏晗回忆起他们当初同桌,一个啼笑不得的原因,一次鸡飞狗跳的对话。

“陆雍之?”高一的苏晗坐在椅子上,视线从下往上移过去,视线在衬衫松开的两颗纽扣那里停留两秒,默默地收回来,冷淡开口:“听说你贱的很有特色。”“彼此彼此。”陆雍之笑着,“你看起来也非的很有个性。”

忿忿地扶了一下自己的发簪,苏晗思考自己在他身上捅两个洞的可行性。作为一个热爱古风且属于中二晚期的重症患者,高中时期的苏晗一年四季穿着汉服在校园里招摇过市,绸带发簪多如繁花,引人侧目。

“现在审美终于正常了。”暂停游戏,反扣手机,陆雍之放任自己的目光停留在苏晗微卷的发梢上。由于体质的原因,苏晗发色偏黄,不是那种泼墨点漆的纯黑,倒和他手中的咖啡颜色相近。手感一定不错,陆雍之胡思乱想,当初怎么没想过试一下,可惜啊。

苏晗原本计划调侃他如今的桃花运,结果陆雍之冷不丁冒出一句评价,打了苏晗一个措手不及。苏晗现在也不知道自己想要干嘛了,或许她就是单纯想聊聊天?

好在这样的沉默并未持续太久,夏叶的呼唤及时传来。“大晗,有事干了。快过来。”苏晗慌忙起身理好自己的制服,错过陆雍之去帮忙。

“等一下。”陆雍之一把握住苏晗的右手手腕,又连忙放开。“把你手机借我。”触碰的时间太短,苏晗没反应过来,下意识将自己的手机开锁递过去。听到陆雍之的道谢才后知后觉地问:“你要干嘛?”

“废话,当然是看小说。”陆雍之甩给她一个看白痴的眼神,“我手机没电了,反正你也用不着,不如借我一会。”理所应当的语气,好似本应如此。

苏晗竟然也没觉得这话有什么不对,叮嘱一句“不要乱动”就匆匆离开了。“登QQ不算吧。”陆雍之小声嘟囔,用苏晗的号加上自己。思忖半晌,还给自己单独建了一个组。

对于苏晗的现在,陆雍之不是不好奇,不过他更希望能由苏晗自己来告诉他。偷窥什么的,太掉价了。动完手脚,陆雍之老老实实退出去,开始重温《百年孤独》。

靠着一杯咖啡,陆雍之坚强地赖到了苏晗下班,并成功将苏晗的手机同样用到没电。还回去的时候,苏晗差点没跳起来暴打陆雍之。不论在什么时候,这人总能让她一秒破功。

回家开了机,一阵震动,消息提醒声此起彼伏。苏晗一一点开,全是陆雍之那个混蛋发的。“到家了吗?”“下次记得带个充电宝。”“你的手机用着太不顺手了。”······

这人,苏晗快被他气笑了。“能借给你用就不错了好吗,挑什么挑。”回复过去,倒是没有对他私自动自己手机这件事有什么大的反应,和高中一样。

絮絮叨叨和陆雍之聊了大半个小时,看时间才发现早过了平时睡觉的点。三年的分离,两人各自成长不小,很多事情都看的淡了。加上网络的过滤,平心气和地聊起往事,苏晗觉得倒是比同桌时更为放松惬意了。

时间淡化伤痕、美化记忆的能力当真一流。苏晗想,曾经自己对那个混蛋各种看不顺眼,现在聊得还蛮投机。原来他看过那么多书,竟然有点小小的崇拜。

在奶茶店打工的最后一天,苏晗觉得自己有必要给陆雍之说一声,好歹他每天都来照顾店里生意。嗯,没别的意思。

夏叶看着这两人氛围不对,好几次揶揄苏晗,她愣是没听出来,还大大咧咧地跑去问陆雍之。某人也不否认,只望着苏晗笑。于是夏叶更加坚定了自己的猜测,这两人是一对吧,是吧是吧。大晗终于嫁出去了!握拳。

“喂。”苏晗曲起中指,轻敲桌面,把陆雍之的注意力从游戏界面吸引过来。“我明天回学校,你······”你什么呢?苏晗不知道,是想说“你记得晚上找我聊天”?还是问他“你没有什么想说的”?

“我生日快到了。”陆雍之没什么表情,“你手上那串佛珠是我送的,聚餐你来不了,先把生日礼物送我吧。”

“啥?”苏晗一脸懵逼,陆雍之的话信息量太大,她一时没反应过来。脑袋艰难地活动一圈,捡重要的先回答了。“你想要什么?”苏晗颇为苦恼地挠挠后颈,“我没给男生买过礼物。要不送你本书,《百年孤独》怎么样?”

······陆雍之一点也不想回答苏晗的问题。

将这件事抛在一边,苏晗抬起右手,黑玛瑙在光线照耀下反着微光。“这佛珠是你送的?”摩挲着手链,苏晗嘴角勾起一个温柔的弧度:“谢谢。我很喜欢。”一眼惊艳。当初的苏晗天天汉服,也没培养出这份温婉。

身体总是比大脑更快做出反应,陆雍之的大脑还没来得及分析心底的悸动,就听见了自己嘴贱的回复。“当时看到它我就知道,这么非的手链你一定会喜欢。”

“选好礼物我会给你寄到学校的。”苏晗转身,果然她就不该相信这人变正经了!

“雍之,团战约不约?”宋泽搂过陆雍之的肩,“最近你不常上游戏,大伙可都想着你呢。”陆雍之慌忙把手机页面退出去,脸上的傻笑没来得及收住。

“啧!”宋泽嫌弃地撇撇嘴,就你这样子,被系里女生见到得多幻灭。本着独乐乐不如众乐乐的心态,宋泽八卦:“你这是恋爱了?兄弟,网恋不靠谱啊,对方是个见光死怎么办。万一更可怕,根本不是妹子你可上哪哭哦。你看咱们系里这么多资源······”

“她是我高中同桌。”陆雍之用一句话结束了宋泽的长篇大论,并收获了震惊的宋泽一只。“这么久了还没把人追到手?那妹子是不看你的脸吗!”

好吧,其实苏晗是一个资深颜控。奈何陆雍之给她的第一印象过于深刻:篮球比赛中迎面而来的凶器正中陆雍之英俊的脸,说不清偶然还是故意。因此,陆雍之鼻血飞流直下三千尺的形象在还没有滤镜的苏晗心中维持了很久。这种情况下,苏晗想去关注他的脸实在太难了。

“看在你如此心酸的份上,小爷我就教教你怎么泡妞,保管手到擒来!”宋泽摩拳擦掌,准备干出一番大事业。“她属于什么类型的?”

什么类型?陆雍之努力回忆了一下高中苏晗风格多变的汉服和她层出不穷的发饰,直接说“非主流”会不会显得自己审美奇葩?想起那个笑,陆雍之不确定的开口:“文静吧?她喜欢历史。”可不就是喜欢历史么,别说穿古装,一言不合在课上和老师正面杠的事都干了不知多少回,虽然她确实是对的。

“直接说会把人吓跑吧?”宋泽摸摸下巴。文静型的啊,手段不能太激烈,得慢慢来。可是温水煮青蛙,又不在一个城市,万一被人抢先登陆了怎么办?

“开些暧昧的玩笑,小小的撩一下怎么样?”苦恼,很苦恼,宋泽还没攻略过这种女生,经验根本没用。原来雍之喜欢这种含蓄的,怪不得对投怀送抱的不假辞色,他想。

“需不需要我去试探一下?”迫不及待想见识一下拿下陆大少的女子是怎样的奇女子,宋泽提议,“我加上她去套话吧。”

陆雍之微不可察地皱了一下眉,他并不想让其他人掺和进来。告诉宋泽,可以。但是想到苏晗除了和自己聊天,还会和其他人聊,心里就很烦躁。“不用了。”陆雍之开口,“你不要说出去就行。”

呦呦,看这态度。宋泽耸肩,八字还没一撇呢,就护上了。“好好好,我不掺和。早点把人拿下哦,我可是很好奇她。”

“知道了。”陆雍之看看时间,和宋泽说话浪费了十多分钟,已经十点零五分了。他慌忙给苏晗发去消息。

“在干嘛?刚刚有点事耽搁了。”

每晚十点陆雍之都会和她聊一会,今天却迟迟没发。苏晗心慌到小说都追不下去,又不好意思主动去问。来来回回折腾音乐,一首歌放两句就切。见到消息才放下心。

“没事。”苏晗违心地打下回复,“你忙的话不用管我。”

陆雍之不知道屏幕后苏晗的表情,以为苏晗真的不在意他,心情低落的同时,刚刚宋泽那句“试探”闪过脑海。他慢吞吞打了句“我现在在追一个女孩。”手停在发送键上犹豫了几秒,还是按了下去。

心里咯噔一声,苏晗觉得胃有点痛。抖着手打“加油,我不打扰你和她聊天了。”好几次按错拼音。不等陆雍之回复果断下线,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发神。

说起来,陆雍之本就是个帅哥。当初二到那种程度,还是有女生前扑后拥,情书自己都帮着送了好几回,怎么可能现在还是单身。竟然为他和自己聊天而期待。苏晗自嘲的想,保不齐那个时候,他正陪着女朋友压马路看星星。

不过是个网络后的人,哪有实体来的真实?当了一年同学,还真以为你是特别的吗?苏晗,别自欺欺人了。

手机也不拿,她浑浑噩噩地下床。“大晗,你去哪?”睡在下铺的夏叶看苏晗出门,随口问了一句。“有点饿。”苏晗勉强扯出个笑容,“去买点吃的。”夏叶本来也没什么意思,闻言只是点点头,道了一句“小心长胖”就没说什么了。

苏晗在校园里到处飘荡,最后还是跑到自己最喜欢的池塘边坐着。听微风拂过树叶的沙沙声, 池水拥抱石岸的哗哗声,心情一点点平静。他有喜欢的女生,自己应该祝福啊。靠着柱子,苏晗听见亭外开始有细微的雨声,滴答滴答。

简桢狼狈地冲进寝室,刨了刨自己半湿的长发。好不容易和男友出去一趟,竟然下雨,真是晦气。“哎?”夏叶从电视中抬头,“外面下雨了吗?”环视一圈,没看到苏晗的身影。“糟糕,大晗还在外面!”

厦门的雨,一下起来没完没了。即使现在不算雨季,不带伞也淋得够呛。急匆匆给苏晗打过去,夏叶听到自己耳边传来震动和熟悉的铃声。扭头一看,这个笨蛋连手机都没带!

这下夏叶整个人都不好了,一边披衣服一边给鲍宇打电话。“喂。夏叶?” 鲍宇的声音在嘈杂的背景声中有些失真,“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

夏叶顾不及鲍宇那边的口哨和调侃:“苏晗到现在还没回寝室,外面在下雨而且寝室马上就要关门了!”语气中流露出一丝不自觉的依赖。

“你先不要急,想想苏晗最有可能去哪里。”鲍宇听到情况也有些紧张,还是安慰着夏叶:“我现在马上出来。苏晗不会有事的。”

大晗会去哪里?夏叶在脑海中搜索:图书馆,小树林,池塘······池塘!夏叶向池塘赶去,拜托,大晗你一定要在那里啊。

却说苏晗,还没意识到有人正为了自己焦急。她扒下手链愣愣地看着,自己带了这么多年,感情很深。而且那混蛋送她这个又没什么特殊含义,扔了倒显得自己多在意似的。终究舍不得,苏晗叹气,重新把它缠在手上。

夏叶远远地看见一个人影,举着手中的东西看了半晌,又把它戴到手上的动作就清楚自己找到人了。苏晗还能看什么,不就是那串从不离身的佛珠!向鲍宇报了平安,夏叶咬咬牙,又给陆雍之发了条消息过去。“你这混蛋对我家大晗做了什么!”

陆雍之原本看苏晗平淡的反应,颇为心灰意冷,跑到游戏里把宋泽那群人虐的哭爹喊娘。心情一点没有变好,他丢掉鼠标,烦躁。就在这时,手机提示音响起。陆雍之忙不迭抓过来,却发现是夏叶的消息。

当时抵不过夏叶的热情加了她,倒是没聊过几句话,不知道夏叶有什么好跟他说的。陆雍之划开一看,对夏叶的责备不明所以:“我没做什么啊,就是说了句话。”

“要不是大晗没事,你小子就给我等着吧!”夏叶扔下威胁,向苏晗跑去。

“什么意思!苏晗怎么了?”“夏叶你说话!”陆雍之狂轰滥炸地发消息,没收到回复。

“叶子你怎么出来了?”苏晗偏着头,“有事给我打电话就好。”

“那也要你带了才行啊!”夏叶怒吼,你就不能给我省点心。感情的事干嘛这么婆婆妈妈!

将苏晗拖回寝室,夏叶发现她果不其然,感冒了。翻着自己的药箱,夏叶语重心长地教育:“大晗啊,以后不要大晚上一个人出门知道吗。”“哦哦。”苏晗点头,老老实实把药吃下去。“也不要为一个人伤心太久。”“嗯嗯。”“陆雍之那混蛋劈腿了就不要了吧。”“好······啥?”苏晗一脸惊恐,“叶子你想什么呢!我和他什么都没有!”

什么?这下子夏叶更愤怒了,当时都撩成那样了,结果那混蛋只是玩!玩!而!已?很好,姓陆的,我记住你了。

“而且,”苏晗还是觉得说出来有些抽痛,“他有喜欢的女生。”

待会就把他拉黑吧,夏叶想,这种渣男。“吃了药就快睡吧,别去想他了。”

“好的。”典型苏式乖巧。

再次躺在床上,苏晗想起当时和陆雍之同桌时的点点滴滴。为了互怼,他们在彼此身上花了太多的时间,多到苏晗都不相信自己原来这么关注他。那个混蛋······苏晗抱怨着,还是在药效下睡过去了。

第二天,陆雍之越想越担心,感觉自己玩过火了。果然不该听宋泽的馊主意!下了课,急吼吼给苏晗发了一条消息“你昨天怎么那么早下线,身体不舒服吗?”

苏晗看到消息,原本不想再理他了。可是,心里依旧下意识想接近。而且像夏叶说的,自己不能一昧逃避。“有点感冒。”苏晗打着哈哈,“你和那个女生怎么样了?”

果然是过火了!陆雍之刚想解释,上课铃响了。

坐立难安的一节课过去,苏晗已经给陆雍之发了很多条消息。多半是调侃被他看上的女孩有多可怜和祝他们幸福之类的,夹杂着几条诸如“那妹子人怎么样啊?”“她对你什么态度?”之类模糊不清的关心。

看来宋泽偶尔也靠得住,陆雍之放下心,以后不拦着他找自家老姐了。姐,为了亲弟弟的幸福,委屈你了。

“她整个人傻乎乎的,特别迟钝。”陆雍之回复,“我追了她那么久都没感觉出来,还坚信我俩是普通朋友。”

看吧,苏晗,陆雍之都暗恋别人很久了,你根本什么都不是。打起精神,苏晗开了一个拙劣的玩笑,她总是不擅长开玩笑。“万一这妹子就把你当好朋友,没往那方面想呢。”

不会。陆雍之看着苏晗发过来的话,势在必得地笑了。之前他害怕苏晗对他没有感觉,现在看来,完全是庸人自扰。苏晗一定喜欢自己,虽然这个笨蛋还没发觉,但她爱的估计比自己还深。换做是他,绝对不会这样勉强自己。放手从来不是他陆雍之会干的事!

“我确定她也喜欢我。”

苏晗有些失神,这个语气,她只见过一次,是当初班上选校羽毛球比赛选手的时候。少年站在她身旁,用那种语气说“只用我一个人去就够了。”不算咄咄逼人,却带着无与伦比的自信和霸气,那样张扬,那样狂放,那样,让她移不开眼。

后来陆雍之果真给班上赢来一个冠军。

班主任本想表扬他,陆雍之却不耐烦地发问:“我可以去吃饭吗?也不知道现在食堂还开着没有。”全然不顾班主任和整个班的感受,自顾自走了。

从回忆的汪洋中回神,苏晗觉得,或许从当时开始,自己就喜欢他了;又或许,在此之前就喜欢上了。不过那又有什么影响?反正现在陆雍之有喜欢的人,那个人恰巧也喜欢他。除了放下,自己还能做些什么呢。

“那就祝你早日得偿所愿啦。”苏晗这样回他。

陆雍之还是每晚都会和苏晗聊天,言语间没怎么提起他的感情状况,倒是讲了很多高中分班之后的事情,苏晗听的津津有味。那些名字,听着有些陌生,自己已经快记不清一些人的脸了。高中时期最鲜活的记忆,原来还是陆雍之。他贱贱的语气,他坏坏的笑,还有他藏在嘲讽之后,那淡淡的关心。

苏晗想,陆雍之一定追到那个女孩了,他的语气中随时都流露出喜悦和满足。想着有这样一个女孩,能够与他相伴雨季,走过繁华,陪他看雪,邀他赏花。两个人在大学校园里散步,陆雍之可能还会骑自行车载她出去。女孩把双臂羞怯地环上他的腰,伏在他的背上听他沉稳的心跳。他会当女孩购物时的领包小弟和移动提款机,在女孩问他时宠溺着回答“好看”。一定要幸福啊,苏晗在心里小声祝祷,你可是,我爱的人呢。

就这样,一个打死不问,一个藏着不说,一学期竟也过去了。

“下学期我们班有几个去吉林大学的交换生名额,相对应的,也有几个交换生过来。有兴趣的同学可以试试。”班导例行公事地宣布。吉林大学。苏晗心抽了一下,又想起你了,雍之。

“大晗,那个姓陆的就是吉林大学的吧?”吃饭的时候,夏叶问她。逃避半晌,苏晗点头:“嗯。”

“啧!要不是姐成绩不够,一定要跑过去看把你绿了的那个女的是何方神圣!”夏叶还是对这件事耿耿于怀,“明明当初······”明明当初他看你的眼神,那份温柔都要溢出来了。夏叶偷偷觑着苏晗的神色,明智地把下半句话咽进嘴里。

“如果让鲍宇给我补课会不会有效果啊?”换了个轻松的话题,夏叶开始抱怨自己那位心里只有学习没有她。“别这么想。”苏晗调侃,“我看鲍宇还是很关心你的,不是经常约你去图书馆自习吗?”够了,别跟我提图书馆,夏叶把脸埋在饭里,我不想听到这个词。

“放假还是去原来那家店打工?”夏叶小心翼翼地问,生怕苏晗受到刺激,万一干出什么事。“好呀。”苏晗笑。

假期将近两个月,陆雍之一次都没有出现。苏晗再一次把视线从那个方向收回来,继续干自己的活。他应该和女朋友出去玩了吧,又怎么会来这里喝咖啡。从放假那天起,就没有对话发过来了。

夏叶还是一如既往地抱怨着学业和鲍宇,偶尔骂骂陆雍之。没有陆雍之的苏晗,日子和他出现之前没什么不同,除了时不时对着那串手链发呆。

在苏晗开学前一天,陆雍之久违地发了一条消息给她,还是在晚上十点整,像是中间两个月的空白不存在。

“我准备明天向她告白。”

苏晗很久没哭了,真的。自从那次陆雍之拍着肩对她说“无论遇到什么事,都要笑着去面对。”之后,她就觉得没有人或事值得自己的眼泪。可是坚强了这么多年,她今天突然有些受不住,眼泪一颗颗划下。就一会儿,苏晗想,让我脆弱一下。

一开学就是满课,苏晗缩在角落里昏昏欲睡。昨天失眠,所以不能怪她把老师的讲话声当催眠曲,真的是太困了。下课铃一响,苏晗整个趴在桌上,双眼一闭打算赴周公的约会。迷迷糊糊中,她感觉有人在蹂躏自己的头发,不满地嘟囔一句:“叶子,别闹,让我睡会。”

“怎么?伤心到睡不着觉?”陆雍之带笑的声音清晰的从头顶传来,将苏晗从梦境中唤醒。

“哎?”你怎么在这?苏晗抬头,将红肿的眼角完全暴露了出来。

“不是告诉你我今天告白吗?”看出苏晗的疑惑,陆雍之板着脸,一本正经的问她:“苏晗同学你好,我是暗恋你四年的陆雍之,请问你愿意做我女朋友吗?”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分享到: 更多

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会员注册 ┆ 广告服务┆ 版权声明

Power by DedeCMS V58_BIZ_utf-8 2004-2012 DesDev Inc.
澳门葡京集团 版权所有联系我们
京ICP备12031540号-2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京)字 03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16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