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主页>原创天地>都市言情>

在缘分中相生,在爱里相克

时间:2017-12-02 18:10来源: 作者:苏雅璃 点击:
  

(一)

阳光肆意播撒在校道旁繁盛的紫荆花树上,蝉声吵杂萦绕耳旁,六月的风拂过一张张稚嫩的脸颊上,高三莘莘学子迎来人生大劫之一 ——高考!

随着黑板上的倒计时单调递减,紧张和兴奋接踵而至,每个高三党都在忙碌,苦乐自知的忙碌着。

“雅荞,借你的课堂笔记给我看一下。”旁边传来同桌付思茗懒懒的呼唤声,教室里满是满是窗边树香与汗水浸湿同学衣裳酸味的融合。

那年青春正好,我们十八,花季的年龄有你有她。

当桌面倒计时从三位数到两位数再到单数,直至为零,怀着五味杂陈的心情高三党们踏入了高考的考场,自认乐观的我调整心态应考争取题目不留白,剩下的就只能听天由命了!

最后一科考试结束铃声响起,像巨石敲碎心头坚冰般动人,如释重负的表情在每个人脸上高高挂起,自诩经历过高考大劫的人还有什么可怕的。而我,怕什么来什么。

我和他,在冥冥之中总被缘分牵连。坐窗边收拾着纸笔,不小心轻瞄到他路过的身影,我猛地冲出去,考场外人山人海,而我已不能从茫茫人海中觅得他。

夜幕降临,昏黄的街灯映射出孤单的人影,空中那颗最暗的北极星,如同他眼中不闪亮的我。真想说,人生若只如初见,宁愿当初在人群中少看你两眼。

“小茗,你快点装扮,别上课迟到,谢师宴还迟到啦!”我急匆匆的催促磨磨蹭蹭的付思茗。

“知道了,别我妈似的。”我俩对视会意的笑了。

付思茗不是我,我大名“雅荞”,姓氏“钟”,钟无艳的“钟”,而我也确实遗传了钟无艳最大的特点,长得平平凡凡,不起眼。

匆匆忙忙赶到预订的酒店,看着熟悉的老师和同学,不舍之情油然而生。真是应了那句,我们总说毕业遥遥无期,转眼却要各奔东西。

“今晚遇见他,你会表白吗?”付思茗在我耳边轻描淡写的一句话,成了我整晚的桎梏。

人心就像驿站,有些人来过暂住几天离开,不带走一片云彩,亦留不下一丝尘埃;而有些人哪怕仅是经过问路,也能成为心的羁绊。

(二)

美人鱼为了王子甘愿牺牲,童话里的过程美,结局却未必。现实中也一样,哪怕甘愿为爱的人化作一草一木,躺在他所经过的路旁静静守候,也未必有美满的童话结局。

宴席上热气腾腾,周围热闹非凡,我乐呵呵的把饭菜往嘴里送,举手投足间流露对美味的留恋。旁边突然闪过一个无比熟悉的身影,令我一不留神打翻了手边的红酒杯,顷刻,红酒染红了金黄高贵的桌布顺流而下浸湿我新买的裙子,裙子上的红酒渍像极我内心滴血般的惨状。肚子里的酒气作祟,望着渐行渐远的背影,嗅着指尖残留的红酒味,撩起了我高中三年无法忘怀的回忆痕迹。

别让双人舞悲催成独舞,没有人拥有受累的本事。而我,一直表演独舞,一直默默受累。

那一年,我踏入高中校园,开启新的生活。“同学你好!请问这个位置有人坐吗?”一个娇小漂亮的女生笑着问我。

“没有”

“那我坐这里可以吗?”听见她礼貌的询问,我重重地点点头。

初中和高中甚是有所区别,感受着高中校园的气息,我和付思茗成为好朋友,她是我的——中国好同桌。

“放学噜!”任何时候下课铃声总比上课铃声深入人心。

我挥着手与班里新认识的同学们说:“拜拜”!灰溜溜地走到学校自行车棚,戴上洁白的耳机,欣赏美妙的音乐,感觉世界都是我的。

不经意地一抬头,我的视线似乎再也挪不开,而我的心从此播下一粒会渐渐把我吞噬的种子。这位穿着白衣黑裤配上气质白板鞋的男生占据了我的眼球,不算特别帅,却好像正中我心。脚踏着自行车,车子不时发出“咔咔”的响声,我已无暇注意身边的任何事与物,他就这样不经意闯进了我的世界。

“别傻了,上天不眷顾丑女,单恋、独角戏、一人独舞有什么意思!”我狠狠地掐着心提醒自己。爱与不爱一念之间,而我果断选择不让爱藤蔓延。他像是为我而生的,但我们似乎注定是相克的。

没想到,我跟缘分作对,缘分偏偏让我们相对。

这些天,我和他擦肩而过无数次,柔和的日光下,望着他冰冷的脸庞,我故意挪开视线,不愿他从眼神中把我看穿,有种感觉潜滋暗长,我一再压制,却失策沦陷。有些人,不知不觉就爱了。

一天早读时间,我上五楼找朋友,踏入五楼教室外的走廊,朗朗的读书声萦绕于耳。

窗边那个光芒四射的人,白色的衣服,乌黑的头发,纤长的手指翻动着语文课本,空气中荡漾着书香味,这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侧影瞬间把我吸引过去,久久不能移开。

“大荞!”被吓一跳,恍如隔世。

回过神来立马给前方一通乱打,面前这是与我相识的初中同学,梁箫泳,一见我就跑出来热情地打个招呼,没想到惊喜被魔化成惊吓,我俩哈哈大笑。

看着他,我胆怯的问:“大哥,你在这个班呀?那认识第一组倒数第二个那男的吗?”

“你说的是不是很喜欢穿白色衣服那位?”见他会意,我害羞点头。

眼前的亲故大拍巴掌,“当然认识啦!叫白言槟,怎么?你对他有意思呀?”被看穿的我像做错事的小孩子一样,恨不得挖个地洞钻下去。

“哪有,朋友叫我问的。”不好意思的我耷拉着迅速逃离现场,原来感情真的能让人的性格变得不一样。

没想到我初中同学居然和他同班,或许有缘人间有根线,注定把俩人牵连。我心中暗喜!其实面对越陷越深的我自己,当时真该狠狠的赏自己几巴掌。

回到教室,接下来的课我都心不在焉,忽然笔360度翻跟斗后重重跌落地面,瞬间把我从“白言槟”三个字中强制拉起。

付思茗发觉神经病似的我今儿个不正常,轻声问道:“雅荞,你怎么了?发春?”

无视讲台上奋笔疾书的老师,无视身旁埋头苦干的同学,无视窗外叽叽喳喳的小鸟。我激动地摇着付思茗的手臂。

“小茗,我知道他名字、班级啦!好开心。”那时候的我是如此容易满足,知道喜欢的人任何一丁点讯息都能开心半天,感觉前所未有的快乐旋律注入内心。

“我也不知自己怎么了!”我埋头苦恼,感觉最近自己的心思已不受自己控制,总莫名其妙想起那个人。

“爱上了呗!”付思茗滑稽的调侃。

我略显羞涩的迅速掩藏,生怕一不小心被看穿。“哪有!”

“哎呀!单恋没用的,喜欢就去追,不管得不得到,但起码不后悔。”

努力保持清醒,我开始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不了,有些人或许只是从你生命中路过。”

走在教师公寓前的道上寻思近日种种,老师门前种植的玫瑰花绚烂夺目,伸手轻轻触碰柔软的玫瑰花瓣,沁人心脾的味道残留指尖。如花的年纪,谁也不能判定彼此是因路过而遇见,还是为停留而遇见。

(三)

河边的风温柔的洗劫脸庞,河水拍打岸边奏出美妙的乐章,如此良辰美景。多少女孩梦寐成为风景画中的女主角。

岁月蹉跎,心心念念的他已种在心中两年多,吹着河风,我和付思茗无意间聊起往事,那傻傻的故事。

“钟雅荞,你老实告诉姐姐我,你当时问到他联系方式时到底到底有没加他?”付思茗一副严肃脸。

我震慑一下,回过神来带着开玩笑的口吻回答:“那可是我用一顿早餐换回来的,肯定加了啦!”

“加了?那怎么毫无后文?”付思茗满满的疑惑不解。

“或许他太高冷,不愿意认识我吧,即使是有缘人。”我淡然的张嘴,或许我从始至终都知道,我觉得我们是有缘人,他可不那么认为。

“就是!超级有缘,你们经常遇见,你初中同学、高中同学都有认识他的!这圈子是不大,也没那么巧吧!”付思茗唠唠叨叨。

我挽着她的手,低声说道:“或许我只是一时觉得有缘而喜欢,不一定真有那么喜欢啊!”不想付思茗因我的是心烦,我极力掩盖所有消极情绪。也许爱情注定与我擦肩而过,抓也抓不住!

付思茗看我快瘪的样子,轻轻一句:“两人都傻!”正中我心,对!我们都傻,一个径直往前走不回头,一个拼命向前追又不愿开喊表露心声。

风继续吹,这次不再温柔而是有点冷得扎人,因为感受它的人心冷、心灰意冷。面对白言槟的冷漠,我总是用零食麻木自己,不开心就开吃;也总是用微笑陶醉自己,镜子里的我笑得比哭还难看。

没有任何抱怨与不满,毕竟爱他,只是我的事。

刚上高三,我尽力让所有思绪风平浪静,可是付思茗今天的一字一句强行勾起这两年的点点滴滴,我躺在偌大的床上,丝毫不贪恋床的柔软。此时脑神经全自动翻起往事,瞬间,我忘记了该怎样阻止自己不掉进回忆漩涡。

在我单恋白言槟这两年间,无数次深深想念,无数次将自己狠狠把想念中抽出,有时候遇见他,真想冲到他面前霸气说句“老娘喜欢你!”但是,我没有,我也做不到,自认丑小鸭的我,每次与他有缘相遇都卑微做作的闪躲视线,不让自己和他四目相对。

通过朋友我拿到了他的联系方式,可是白言槟是冷漠的,他不愿认识我,每次聊天都只说一两句就没后文,我也不敢随便打扰,怕烦到他,每次和他聊天都小心翼翼的,生怕说错话,大概很多人跟喜欢的人聊天都这样吧……

尽管我一再小心,可他终究是冷漠的,后来他甚至QQ、微信都删我好友。听说他不喜欢和陌生人打交道,我不知道真假,但卑微感油然而生,我对自己说“不管有没有缘分,人家不想认识你,别犯贱!”我没有伤心到落泪,但我心早已支离破碎。

每一次擦肩而过的相遇,转身后我都苦笑着,两年了,我累了,可是到底得有多爱,爱到心碎得逼自己转移目标,上演一场丑小鸭离开高高在上意中人移情别恋的戏码。

望着微信上已把自己删掉,而自己不舍得删除的人,我一如既往的苦笑着。两年的单恋独舞是否该谢幕了?在爱里,我们是相克的!

(四)

月光打进窗台,窗边的风铃肆意呻吟,牛奶是豆浆的替代品,饮食尚可如此寻找出替代品,但爱情中无替代品可寻。

早晨,伸伸懒腰背着书包走在校道上,清脆爽朗的喊一声“狗熊”,前方一位傻傻的男生猛然回头。

“荞麦,你叫我干啥?”不及白言槟,白皙的脸依然有几分姿色。

我跑向前拍一掌他后背,“早上好,一起走呗!”

“好!对了,你之前问我拿白言槟的联系方式,现在和他聊得怎样?”他露出一副阴险的表情。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我尴尬的说:“没怎样,你别想太多。”

不得不说,我表达喜欢的方式太拙劣,明明喜欢着,却总硬生生地推开,不愿示爱,不懂得对人好。

这位是熊骐,外号狗熊,是我高一文理未分班前的同学,我俩认识两年多了,一天无意间发现他认识白言槟,所以当我鼓起勇气想认识一下白言槟的时候,用一顿丰盛的早餐贿赂他拿到了联系方式。要请吃早餐才给联系方式,我倒是挺想揍他的。

当初知道白言槟的初中同学是我高中同学,我的高中同学是他白言槟初中同学的时候,其中的缘分颇深真让我有点措手不及,或许,我们真的是在缘分中相生的吧!

回过神来,熊骐带着怀疑的口吻打量我,“是吗?”

“哎呀,问个联系方式还要坑我顿早餐,还没找你算账,你这是故意来挑衅吗?”我设法转移话题。

“大姐,饶了我,不喜欢就不喜欢咯!嘴硬!”女生的不示弱,往往刮起男生无言以对的尴尬。

看着熊骐如沐春风的微笑,我忽然有种阴暗心理,既然想移情别恋,干嘛不找个知根知底的下手。那时的我疯狂的想逃离有白言槟的记忆,不择手段,也不顾一切。

当时走火入魔的我并不知道,喜欢和爱都不能将就。将就是犯错的开始键,继续将就则是一错再错的根源符。

早课铃声响起,新手高三党匆匆忙忙适应被调早的上课时间。“雅荞猪,早上好!”

“早,小茗。”

睡眼惺忪的付思茗语出惊人,感觉我的生活处处都是白言槟。“和那位怎样啦?”

“额,他删了我,一段时间没找他,最近才发现的,昨天一时没告诉你。”气愤而又努力劝服自己这是理所当然的我卖力管理表情包。

爱恨交响的旋律真美,刺痛人心不留余地。

耷拉着脑袋,有些许失落感的我接着说:“他不想搭理我,我何必纠缠烦着人家,所以他的号静静在我列表里待了一年。”或许我还不够勇敢吧,但我自己没勇气,也没人给我勇气。

“那么大牌,这种人不要也罢,高冷个啥,又不是特别帅!”付思茗生气了,生气之余也没忘安慰我,不愧是中国好同桌。

其实我都知道,爱情里能怪谁呢?谁都不能怪。

(五)

听说忘记一个人的最好方法就是爱上另一个人,白言槟的高冷遥远,让我对熊骐的好感加倍增长,或许只是想找个人将就将就慢慢忘了姓白那家伙。这是爱情禁忌毒药,但因他,我还是会眼睛不眨一下就喝下去。

人就是这样,在汹涌的爱河里沦陷太久,奄奄一息,就会下意识捉住身边的浮木。

“嗡嗡”消息传达的震动紧扣我的心弦,经常找熊骐网聊成了我钟雅荞的必修课。虽然担心熊骐会厌烦自己,但我管不了那么多三七二十一。

忽然一双眼凑过我的手机屏幕,“这哥们谁呀?聊那么好,是不是移情别恋啦?”

“移情别恋”这四个字似乎正中我死穴,我也不禁想向自己发问:“你到底爱谁?”这样做,我谁都对不起,却不得已,死性不改。

在我正发愣的瞬间,捣蛋付思茗抢过我的手机,想要瞄我的讯息。

“你快还我!”我俩展开手机激烈争夺,你争我抢的纠缠着,两人都不愿认输。那时,我心里早已暗暗许下,我不会和付思茗抢东西,男朋友更不会。

“就让我瞧瞧怎样的男生能让你放弃那个你心心念念的人呗?”

“没有什么放不放弃,只是找个寄托……”自己脱口而出的语出惊人把我自己也吓了一跳。我是有多堕落?堕落到找备胎替身。

等我消停下来,满脸忧郁,“小茗,这很贱,对不对?”

望着我凝重的双眸微微垂下,面对我异常诚恳的发问,付思茗也一改往日的嬉皮笑脸。“因为感情而做出的行动哪有什么标准评判对错,你快乐就好!”

其实一为躲避的我不曾真正快乐,而冰山般的白言槟从始至终寒气逼人,我能拿他怎么办,只能悄悄埋在心底,找开脱祸害他人。或许我能为他做的,就是忍住喜欢藏住爱,不让我这片乌云给他带去麻烦。

当爱一个人爱到无能为力,转而寻找另一个人粉饰为替身去倾心,这到底对不对,谁知道呢!

和熊骐聊了那么多,我们已经算是说得上话的那种关系了!哪怕每次都是我主动发起聊天,偶尔尴尬多发,但比起白氏冷漠,这头熊的冰点算得了什么。

我发着呆,一时没注意付思茗在说话。

一只奶香味的手在眼前晃晃,把我从和熊骐的微信聊天中拉出来。付思茗忍不住大声嚷:“那么劲爆你居然不认真听,我说,我有男朋友啦!”

回过神,听到这特大新闻的我不顾形象从椅子上弹起来,“What?什么时候的事?”

“就前几天,你可是第一个知道的哟!”付思茗笑得格外灿烂,我知道,那是幸福洋溢。

“说说何方神圣镇住了我家付大小姐呗!”我活像个问题精迫不及待连连发问。

付思茗摆弄着她黑直的秀发,说了一堆“他是我小学同学,本来没啥联系的,没想到高中同校就熟络起来了。原本想着,即使有好感但高三不能耽误人家学习就没表白,可是前几天心血来潮忍不住就说出口了,没想到他居然答应了!甭提有多开心……”

付思茗笑意洋洋地说着,我真想插一句:“付思茗,你幸福是我最大的快乐!”这句话我当时没有机会说出口,但无论何时,祝福依旧。

回到家,像往常一样等那只熊回复消息,焦急的像一塑望夫石。

握不住的沙,趁早扬掉它。在我扬开对白言槟的喜欢,握住熊骐时,是否可曾想过替代品也不要自己。我没有想过,所以我输得一败涂地。

有些人活得就像悲剧,你导的剧情,无人愿意出演。

(六)

童话里都是骗人的,丑小鸭就是丑小鸭,变不成白天鹅。人生总有一段路得一个人走,拉不来一个陪伴的。

熊骐成不了白言槟的替代品,我的心做不到,熊骐也不愿演。还记得在我生日那天,收到众多祝福依旧填不满心头空缺,孤寂之余我萌发了一个不可一世的念头。

静静躺在床前,默默滑动手机,嘴角满是蛋糕的奶油香。熊骐没有给我一句:生日快乐!我却送了他一段触目惊心的表白。

对,我知道我自己很贱,想把救命稻草绑在身边,活似只困兽。

陈奕迅的《淘汰》有句歌词这般唱道“你书里的剧情,我不想上演,因为我喜欢喜剧收尾……”嗯,我想象中的剧情越飘越远,熊骐二话不说拒绝了我,字里行间透露着我们好好做朋友的意思。

哽咽着,虽然我没有那么爱他,或许就只是拿他当白言槟的挡箭牌,但聊了那么久,被无情拒绝心里一样不好受。

收拾好心中的碎片,我可笑地告诉他只是开个玩笑,回头便在被窝里歇斯底里,就算爱情中没有对与错,但我终究理亏。有种背叛全世界,被全世界抛弃的感觉。

从那以后,我很少找熊骐聊,我也好像清醒了,他们都不爱我,那就自己好好爱自己吧。再后来,听说熊骐有女朋友了,我从心底默默地真心祝福他!不管有没爱过,他在冰冷的日子解救了我。

我把自己全身心投入高考奋战,用学习麻木自己,一场悲怆可怜又自虐自贱的暗恋,这悲剧的始作俑者该消停了。

尽管付思茗天天抱怨她家如意郎君对他忽冷忽热,但眼角全是幸福闪烁。我一直安心学习,应该说拼命学习,学到忘记一切,只与书共舞。

与熊骐关系冷淡下来并不怎么影响我的情绪,偶尔见到依然一如既往的笑着打招呼,有时还开开玩笑。其实这也不奇怪,白言槟才是我放不下的羁绊,不是吗?

风风火火的高考备战让我们越来越紧张,班里还时不时播放韩国欧巴的MV舒缓气氛,这高三过得也算痛快。每天在习题堆里度过,也就少了想其他事情的时间。

我以为我能从此忘了他,那个在自行车棚穿着白T看一眼就吸引了我的人,那个不愿认识我冷冷把我拒之千里的人,那个叫白言槟的人。可是没想到,缘分中相生的我俩永远少不了的是牵连,总有一层关系能把我俩牵连,也很可惜,我们在爱里是相克的,或许注定不会相爱。

联系方式并不一定能人俩人联系,缘分却一定会让俩人有所联系,这就是宿命!

“雅荞!雅荞!”地理老师的几声叫喊,强行把我这个地理课代表从沉重的回忆中拉回谢师宴的灾难现场。看着一张张熟悉的面孔,我忽然有点泪目,同学们我们还会再相见的,就像我们当初不经意走在一起那样。

举起酒杯,口中呐喊“毕业快乐!”碰杯的瞬间高中记忆在脑海里快速回放。再见了,我的高中!再见了,我高中的老师们和同学们!再见了,我最深的暗恋!

(七)

这一个世纪,我爱你那么多;下一个世纪,请你把爱分我。

熟悉的身影再次闪过,这次不同于往常的擦肩而过,而是被一阵女声叫喊,停止了脚步,这又勾起了一段让我流血不止的记忆。白言槟,怎么又是你,牵动我所有情绪!

酒气把我带到高三运动会,当运动健儿在赛场上拼搏时,老天无情来了一场倾盆大雨。

打开伞,我跟着同班同学的步伐一起随人群走出运动场,准备回教室避雨。突然间抬头,眼前的一幕比雨还汹涌,猛烈地把我浇得淋漓尽致,心口上像被狠狠划了一刀。

前方画面高能,我却死心眼地坚持看完,哪怕费尽全力。白言槟体贴的把自己的书包举起放在右手边女生头上为她遮风挡雨,然后又脱下外套,两人一起举着冲往教室的方向。站得有点远,我看不清他的表情,但我可以想象他笑的模样。

双脚像被强力胶粘在地上难以动弹,移不开脚步的我心在滴血,恨不得那个幸福的女生是自己。明知不可能,芳心醉掉了,掉进深渊里面挣扎也无法自拔。

若有所思的的撑伞回教室,面无表情软摊在课桌上的我遗忘了刚刚同学们聊得如火如荼的话题,今天我生日,为何老天要对我如此残忍,不想看的偏偏遇见。正因如此,也才让我鼓起勇气以向熊骐表白来填补心中空白。

或许天早知道结局,才故意安排这场景让我亲眼目睹,指引我亲手埋藏不该有的爱。让不该的爱留在过去,才对得起现在、未来的自己。

回忆历历在目,仿佛过了很久,又仿佛是昨天刚发生的事,我双手握紧拳头,能清晰感觉到手心的汗,寻思着刚刚叫“言槟”的是那个女生吗!

没等我思考,现实给我公布答案。“雅荞,这个就是我Boy friend.”付思茗郑重其事的介绍,我闻声猛然抬头。

白皙的脸,乌黑的丝轻轻垂下,若有若无的小眼睛带着一丝笑意,白衣黑裤白板鞋得老样子,透着一股熟悉的气息。

白言槟,怎么兜兜转转还是你,我意想不到,眼神里全是惊愕。快三年,遇见你无数次,无数次的遐想和无奈。只是这次不一样了,你已经成为别人的,这个别人居然还是我好同桌好朋友好闺蜜,心里瞬间决堤。

这一刻,我真想走向前问问白言槟为什么不愿意认识我,只要他走出一步,我愿意为他不顾一切跑过去,可是他为什么一步也不愿靠近,制止了所有故事发生。白言槟是不是如果我早点认识你,现在在你身边的可能会就是我?我苦笑,心里自问自答“或许吧”,毕竟世上没有如果。

这一刻,我也真想发自内心拽住付思茗的衣领问问,为什么偏偏是他,为什么我要的你随意就得到了,而自己就算乐意承受他的霜冻,到最后失望绝望甚至找替代也还是得不到。

但是无论对白言槟还是付思茗,我都不能这么做,我还能怎样,世界已将我抛弃,哪怕指甲把掌心掐出血,我也还是要面带微笑,装作没事人。

忍不住哽咽,我用尽全部力气撑起笑脸,调侃一句“真不错,好好待我家小茗……”然后假装若无其事走向厕所,酒精也来凑热闹作祟,让我有点晕头转向。酒气锥心,我能怎么办,这样的爱不能让它继续存活,暗恋也不行,我必须狠心断送。

其实早该明白,我们在缘分中相生,在爱里相克,注定相生相克,有缘无份。

女汉子的本质让我强忍住泪水,傻笑默念“多好,以后我就只为自己而活了,能彻底醒悟了,开心最重要!”我卖力安慰自己回到家,不去想太多,只想祝福全世界,可是说着最励志温暖的话却也融化不了自己冰冻的内心,仿佛没了热血。

当你感觉全世界都在背叛你请不要伤心难过,别忘了你还有你自己。

从定剧那刻起,配角注定输给主角。

(八)

一年了,在外地上大学回到故乡,拖着行李箱缓缓走下高铁,灿烂阳光照射下,树影熙熙攘攘地摇摆,抬手遮挡太阳,余光从指缝透进来撒在我白里透红的脸颊上,一身休闲淑女打扮的我自信的笑着摆弄海藻般的长卷发。

熟悉的城市,我回来了,呼吸着熟悉又新鲜的空气,有种令人怀念的味道,我举手投足满满的满足感。

“雅荞!”

听到有人叫我,一回头,我整个人僵住,居然是白言槟,依旧那老装扮老样子。

“你是付思茗的朋友吧,真巧!我们一起走吧!”白言槟似乎比以前平易近人,褪去了冷气。

路七拼八凑的聊天,这一年我的心智已锤炼得越来越成熟,不想再提及以前的事,却还是忍不住试探“你和小茗还好吧?”

自那以后,不同学校我和付思茗联系也少了,况且大家也有各自事情要干,我在大学也忙的不可开交。

“不合适,分开了。”白言槟说得很淡然,看样子已经完全释怀。

听到这个答案,我的心情很平静,没有幸灾乐祸,也不再多问什么。抬头望着白言槟那精致的侧脸,我心里暗道,谢谢你的出现,成就更好的我……

“雅荞,加个微信吧!”白言槟笑了,这是他第一次对我笑,并且只对我一个人笑。

“好!”我手心冒汗和他互加好友,他不知道,这是我高中三年梦寐以求的。

兴许有点得意忘形,欢快的脚步不听话差点被凹凸不平的路绊倒,白言槟着急地扶住我,差点把我环抱在怀里,眼神中还飘过一丝关心。

“谢谢!”我礼貌性的道谢!

“不用谢,对我不用那么客气!”他的话,像我们认识很久一样。其实确实是很久,只不过一直是我追随他,他不愿认我。

走在分别的路口,我们俩挥手说“再见”,一转身拖着行李箱往前走,我的表情越来越黯淡,带着五味杂陈的心若有所思。

熊骐曾经提过,白言槟知道我的事,但我的心事,局外人也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我斩断所有乱七八糟的思绪,不让自己想太多。

白言槟,我们会有好结果吗?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这一回,缘分再次把我们牵到一起,还爱吗?如果痛比快乐多得多……

多多指教,谢谢!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分享到: 更多

相关文章

发布者资料
ZZ雅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7-11-25 23:11 最后登录:2017-11-27 16:11

推荐内容

  • 我是一叶小舟

    我本是深山里的小草,因一时贪恋大海的浩瀚,终变成了一叶小舟,在广阔无边的海面上飘荡,...

  • 寻找自己的风采

    爱因斯坦说:“当你把学校教给你的东西全部忘掉之后,剩下来的才是教育。”诚然,我已...

  • “足球”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

    一群而立之年的男人们,我们不再自嘲自己横溢的腰围,不再叹息自己缩水的球技,只是在...

  • 我和我的父亲--写在2012年父亲节

    我的老爸,是我生命中遇到的第一个男人,也是我这一生永远放在首位的人,和妈妈并排。...

  • 阻挡你改变的四个“小鬼”

    不管你愿不愿意,改变总会来的。如果你有准备,就会按自己的方式去改变;如果不,就等...

  • 幸福,从心开始

    上重点高中、进名牌大学、出国、进一流企业或做公务员。这是这个社会给我们框定的最完...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会员注册 ┆ 广告服务┆ 版权声明

Power by DedeCMS V58_BIZ_utf-8 2004-2012 DesDev Inc.
澳门葡京集团 版权所有联系我们
京ICP备12031540号-2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京)字 03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16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