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主页>原创天地>穿越玄幻>

花落心依在

时间:2018-03-11 09:45来源: 作者:雨落悲心 点击:
  

第一章 人生若只如初见

大周141年春, 明君当主,天下太平,百姓富足,民风淳朴路不拾遗,即使晚上没有关好门也不用担心被偷窃。太平盛世是百姓也是君主最喜欢最愿看到的。

落樱村,位于皇都镐京城南边一百多里地的小村庄,与周边的村子相比有其相同的地方也有其独特的一面,落樱村名为落樱自然少不了有樱花陪伴。这村的土质特别适合樱树的生长,当春天来到樱花盛开时,村子屋前屋后都是盛开的樱花树,房屋被包围在樱花林里,村里的池塘许多肥美的鱼儿跳出水面来一睹盛开的樱花林。村边的那条河水流清澈鱼儿成群,樱花落下的花瓣漂在水面上映着蓝天白云特别的美丽,村民都将这条河称为清流河。古朴的风车在清流河的上游不停地转着,为农田输送所需的水。田边的几头黄牛低头吃着绿草,偶尔抬起头哞叫几声,牛声回荡在这碧绿的群山中,熊孩子们不停滴追逐打闹找乐子玩,老人在亭子里品着茶悠闲地下着棋,男人则在屋里做着新一年的打算,妇人坐一起聊着所见的趣事。院子里四五只鸡慢悠悠地啄着地上的米粒,大黑狗慵懒地伸着懒腰,袅袅的炊烟从屋顶升起,衬着樱花树林显出净土的卓越风姿。

樱花盛开时,会有很多来自外地的人慕名观看,甚至有些皇族成员也会来观赏,村名收人一大部分会得益于樱花,所以村民一年四季也不用太辛苦劳作,闲暇时就打打拳、

练练武,大周是以武立国,所以习武也很平民化,基本大家都会一些武术,村里的小孩从三四岁就会有聘来的武师教他们基本的武术套路。

每当武师宣布今天的任务完成之后,一伙熊孩子就像从铁笼中放出的鸟儿一样,到处窜。今天掏了这山上雄鹰的窝抓了雏鹰,明天一伙人挖陷阱捉野兔烤野鸡,下河捉鱼和

泥鳅,玩得不亦乐乎。这群熊孩子里有一个比较特殊的男孩,老是做沉思状,像想着某些深刻的问题一样。小熊孩子今年七岁,一双乌黑发亮的眼睛,飘逸的黑发,稚嫩却显俊俏

的脸庞,由于幼时开始练武强身,看起来比同龄人更成熟一点。他叫林枫,是落樱村村长林邢的儿子,村里的熊孩子都喜欢围绕在他旁边,因为被自己父母问道为什么到处窜的时

候,就说;“人家林枫都去玩了我只不过是一起而已。”熊孩子父母也不太会说些其它的话,毕竟孩子们该有一个愉快开心的童年,自己当年也是这样过来的。

“林枫,你现在在想什么呢?今天我们去清流河那里钓鳜鱼,我看到那里的鳜鱼都好肥好肥了,烤起来味道一定好好哦!”一个一脸憨厚的小胖子说道嘴角还流出了一丝口

水,不过很快又被他用肉嘟嘟的手擦掉了。“没想什么,只是想知道村子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子的,去清流河钓鳜鱼可以啊!这个时节的鳜鱼最是美味了,但是虎娃你得少吃点,你

看看你现在胖成什么样子了,再吃就得成球了。”林枫微笑道。其他的熊孩子听到后都立马笑起来了,虎娃那小胖脸立刻涨得通红急忙辩道:“人家这哪里是胖了,只不过是瘦得

不明显而已,再说我这是虚胖、是虚胖的过两年就会瘦下来了,吃得多才能快快长大,教我们武术那老头那样训练我们能不多吃吗? 听到这话之后熊孩子们笑得更大声了,其中一个

更是捂着肚子在那笑,虎娃看到那个捂着肚子笑的孩子后立马不乐意了,小手一擦腰撇嘴道:“瘦猴,你自己不能吃就不要挑我的刺好不好?我吃得比你多所以我比你更厉害,我可

以一个打你两个信不信!”

瘦猴看着虎娃再同龄人中显得庞大的身躯,再看看自己瘦小的身板低头沉默不语。其他熊孩子想了一下虎娃是挺厉害的虽说打不过林枫但是比他们还是厉害好多的,没有对

不起他的那副身板。林枫看着这些熊孩子露出洁白的牙齿笑道:“都别闹了,抓紧时间回去准备工具,咱们清流河上的静心桥上汇合。”听到这话后这伙熊孩子立刻屁颠屁颠地跑回

自己的家里拿渔具,虎娃很是直接地从家里拿出烤鱼所需的调料,想到那美味的鳜鱼,心里乐开花了口水就不争气地流出来了。

林枫则一个人独自走想回家的路上,脑海里回想着今天武师所教的拳法,琢磨自己还不会的招式。虽说他还只是一个七岁的孩子,但是在他父母的教育下他的心思比年龄成

熟得多。一座比较大的屋舍,有一个庭院院外粉墙环护,院里有一株枝条满绿的柳树,一张光洁的石桌,一条正在地上睡觉的黑狗舌头耷拉出来。林枫走进院子径直走到一间小屋里,

熟练地拿出鱼竿和鱼篓,然后去大厅跟娘亲说下出去玩的事。“娘,我和虎娃瘦猴他们出去玩了,可能会回来得晚一点。”林枫言语中有些恳求道,这时从大堂内走出一名肤若凝脂,

纤纤玉手,葱葱玉指,鬓发玄髻,光可以鉴,柳叶眉、 明眸秀项的美少妇。“枫儿,今天木老教你的招式可学会了?”美妇朱唇轻启道。“娘亲,老师今天教的招式孩儿都学会了,

用不用孩儿演示一番给娘亲看看?”林枫拍着小胸脯说道,看着林枫的样子美妇露出慈爱的笑容温柔道:“枫儿,为娘相信你全学会了,你去和虎娃瘦猴玩吧,不过要小心一点注意安

全。”“娘亲放心,孩儿会注意的,谢谢娘亲!"说完林枫便飞奔出去了。看到儿子欢快的身影,美妇轻轻地笑了下而后又转身回到屋里去了。

静心桥上熊孩子们早已聚集在那了,叽叽喳喳地争个不停,都讨论着等下的鱼要怎样弄才好吃,有的说用火直接烤,有的又说直接用油炸,花样百出统一不了。林枫过去的时候

一伙熊孩子还在为如何吃鱼争辩着,看着虎娃瘦猴他们这样林枫无奈地笑了笑道:“鱼都还没钓到,你们就讨论如何吃鱼了,是不是想得太早了,赶紧开工,早钓多得。”熊孩子们听后

立马打了鸡血似的嗷嗷叫地开始忙活起来,一字排开坐桥上开始钓鱼。由于鱼多加上饵料也比较新鲜,不一会儿熊孩子们就收获了十几条肥美的鳜鱼,看着篓里银鳞闪闪不断蹦来蹦去的

鳜鱼熊孩子们顿觉幸福死了,虎娃则不断用手擦着自己的嘴角。“林枫,我们有这么多鱼够了,赶紧开始加餐吧!”虎娃笑眯眯道。林枫亦感觉够了就起身招呼其他熊孩子开始加餐大业

了。

微风轻轻拂着樱花树,空气中满是花的芬芳。“嘿,你们快看又有达官贵人来我们这赏花了。”瘦猴面露喜色手指着村东那条樱花大道说着,林枫等人闻言看向那条樱花道,只见

一队身穿相对于平民而言较华丽的长袍人在前面开路,队列中有一顶紫金色的八抬大轿,紫色珠帘从轿顶一泻流下,耀眼的红色纹路布满整个轿身。淡黄色的轿帘随风摆动,霎那间

看上去相当气派。“林枫,你说我们什么时候也能坐上那样的轿子啊?”瘦猴羡慕道。“其他熊孩子也面露艳羡状,林枫也不知道该如何说,未来的事情不是谁能预测的有可能哪天就咸

鱼翻身了,“走走,赶紧烤鱼去别磨蹭了,没啥好看的。”虎娃催促着。

呼呼,熊孩子们立刻又活跃了起来,一个个兴冲冲地跑到草地上开始进行加餐。这个生火那个拾柴忙得不亦乐乎,不一会儿就有一股鱼香味飘出!吃得是一个香啊,虎娃吃完自己

的鱼后抹了抹嘴朝瘦猴走了过去。

“瘦猴,今天的鱼味道怎么不一样啊?”虎娃贼兮兮地说道,瘦猴一脸疑惑不解道:“没发现什么不同啊?”“我尝一口你的看看咋样 。”虎娃嘴流口水道,瘦猴很是直接地将

手里烤好的鱼给了他。“味道怎样?”瘦猴看着张大嘴巴咬鱼的虎娃追问道,虎娃边嚼边回应:“还没吃出来,我在吃一口吧!”结果瘦猴的鱼都被虎娃尝完了,被瘦猴追着跑。

林枫看着这伙小伙伴如此开心,心里也很高兴,但是想了想又有些茫然,现在能这样一起玩耍以后呢?万一被别人欺负了怎么办?心里坚定了个信念:一定要守护对自己重要的人不让他们受伤害。

春季总是易变的天气,刚还是风和日丽现在却已布满乌云,熊孩子们虽然贪玩但是还是不会太让自己爹娘太担心,于是都准备回家去了。就在这时林枫突然听见不远处传来呼救

声,他急忙跑向声源地,速度超快,几年练武的成果初显。到地后只见是一个小女孩掉水里难以起来了,林枫用手将鱼竿挑向小女孩手腕一转,四两拨千斤,小女孩身体就离开水面林枫脚下

一踏人到空中接住了这个小女孩。等林枫将小女孩放到岸边后,瘦猴他们才赶过来,小女孩不停地咳着睫毛轻颤肚子鼓鼓的看样子喝了不少水。

“林枫,这谁呀?怎么掉水里了?”一群人迫切地问道,“不知道,我是听呼救声才过来的,看她穿着很可能与今天那些赏花的人有关,先带回我家看看吧!”林枫回道。小女孩长着一张瓷娃娃脸任谁看了都想捏一捏,长大了肯定是个绝世佳人。林枫很轻松地将小女孩背到自己背上,快步走向自己家,走到中途小女孩醒了过来,柔柔道:“哥哥,是你将寒雪从水里救起来的吗?”林枫扭头回道:“是的,你怎么会掉水里呢?就你一个人吗?”寒雪银铃般的声音在林枫耳边响起:“我是陪我娘一起来这看樱花的,但我一个人贪玩溜开了,回去一定让我娘奖赐你.”

“奖赐就不用了,现在得赶紧回到家等下下雨被淋你非得病一场不可。”说完林枫的速度又快上了几分,“哥哥,我好累,趴你背上休息一下可以吗?”寒雪小声问道。

第二章 长发及腰时何处觅少年

落樱村里,一位坐于紫金大轿中的贵妇此时正一脸焦急地呵斥着仆从:“找不到雪儿,如果她有什么意外的话你们就别想再见到明天的太阳。”站在轿外的两个仆从头顶满是虚汗浑身颤抖着,哆嗦地回完主子的话立刻又去找人了,此时天空已满是乌云雷声阵阵。

“娘亲,我回来了。”林氏闻声后从内屋走出,就见林枫背着一个瓷娃娃般的小女孩走进厅堂。“枫儿,你背上的人是?”林氏问道,“娘,这是寒雪,我从清流河中救起来的,你赶紧帮她换洗一下吧,免得她受了风寒。”林枫小脸略微红道,“好,娘这就去帮这女娃换洗一下,你先去背背诗礼。”

“好的,娘今天怎么没看见父亲啊?”林枫问道,林氏抱起寒雪回答道:“今天伯爵夫人来这观赏樱花了,你爹正陪伯爵夫人观花呢!”不一会儿寒雪已经穿着烘干的衣服出来了,寒雪看向正在看书的林枫道:“哥哥,你带寒雪去我娘那好吗?我怕我娘会担心我。”

“你娘是谁啊?在这里吗?”林枫问道,寒雪歪着脑袋回道:“我娘是伯爵夫人,现在就在你们村。林氏一惊:“那这么说你是伯爵的女儿了?枫儿你带她去找伯爵夫人吧!”“是娘亲,我先带她过去了。”说完林枫就带着寒雪去找伯爵夫人了,“哦,对了,哥哥你叫什么名字啊?”寒雪转着大眼珠问道 ,林枫微笑着对寒雪道:“我叫林枫,树林的林枫树的枫。”寒雪温柔道:“林枫哥哥你真是个好人。”

正当贵妇焦急地等雪儿消息的时候,一位侍从走近大轿恭敬地对贵妇道:“主人,小主已经找到了。”贵妇还没全听完便听到一声熟悉的声音,“娘,雪儿回来了。”

贵妇顿显轻松而那些仆人心里悬着的那块石头彻底掉了下来。贵妇走下轿子,发现自己女儿身旁还有一个长得还不错的小男孩不禁皱了皱眉,寒雪指着林枫道:“娘,这是林枫哥哥,是他救了雪儿,你可得奖赐他哦。”贵妇点了点头道:“少年,你要什么赏赐?我会尽力满足你的。”林枫有点拘谨道:“夫人奖赐不用了,救人是应该的,我不是为了要报酬才救人的。”

贵妇略有些惊讶,一个孩子而已就这么明事理,“那好,我记住你了,以后有什么事你可以来京都找我,现在我带雪儿先回府邸了。”

这时寒雪却撒娇道:“娘,我还想再玩玩几天,让林枫哥哥带我玩。”贵妇满是宠爱地看着女儿,看着这天色也不能立刻回去,用手轻轻摸着寒雪的头道:“好,就依雪儿,我们就在这村子多呆几天。”寒雪听到后立刻雀跃道:“就知道娘亲最疼雪儿了,雪儿又可以学到好多东西了。”

林枫家,林氏和林邢此时正忙着用好酒好菜招待伯爵夫人她们一行,寒雪此时正缠着林枫给她讲好玩的事,林枫不得已只好自己编些故事讲给她听,”从前有一个男人叫弈,是个射日的英雄,他有一个妻子叫嫦娥,弈为了让嫦娥青春永驻特地向西王母求得长生药,本是两人一起服用的,但在一天弈出去打猎回来却发现嫦娥身体不由自主地飞向月亮,独留弈一人在下界,自己则永在月宫。

寒雪听得很入神,眨着乌黑的大眼睛说道:“那嫦娥不是很孤单吗?与丈夫分开不能在一起。”林枫应道:“或许是吧。”“如果是雪儿的话肯定会和自己爱的人永远在一起。”

“对了,林枫哥哥,你长大后要干嘛啊?”寒雪望着林枫问道,“长大以后吗,也没多大的梦想,我的梦想很简单就是保护对我来说很重要的人,不让他们受到伤害。”

“那寒雪能算一个吗?”林枫看着寒雪瓷娃娃般的脸纯洁没有一丝瑕疵的眸子,微笑道:“当然算了”,寒雪听后开心地笑了,“那林枫哥哥,你想知道雪儿的梦想吗?我不告诉你哦。”寒雪调皮地说道。

寒雪在落樱村呆了三天时间,三天来她都是让林枫带她到处玩,玩得是不亦乐乎。伯爵夫人要带寒雪回去,不能在外面呆太久的时间。

村外寒雪掏出一块刻着孔雀的玉佩对林枫道:“林枫哥哥,我要回去了,没有什么东西给你就送你这块贴身玉佩给你做纪念,让你能记住寒雪。 ”说完便走上大轿,看着逐渐远去的队伍,林枫心里产生一种失落感,这时突然轿帘轻卷从里面探出一道熟悉的身影,调皮地向林枫做着鬼脸,林枫向那道身影摇着手直到再也看不见了。

大周151年,十年,林枫已经十七岁了,这时的他已经是个俊俏的少年了。每天的时间都是用在练武上了,这期间寒雪只来过两次,来的时候照样是找林枫让他陪她玩,每次两人在一起的时候都非常开心,走时又有种失落感。

“林枫,你又在想什么呢?是不是在想那个女孩啊”熟悉的声音传来,林枫微笑回头一看虎娃正在身后看着自己,虎娃经过十年的积累和锻炼终于不负所托成为了一个灵活的胖子,虎娃这期间可是没少干熊孩子做的事啊!

“王婶,你家的狗将我家的母鸡给咬死了。”虎娃有些难过道,王婶相当不好意思回道:“我现在就狠狠地教训那条狗。”虎娃憨笑地指着自己的肚子道:“王婶,我已经帮你教训过了,他以后再也不会咬别人家的鸡了。”说完赶紧开溜了,弄得王婶相当郁闷。

这样的事还有不少,不过现在虎娃不会再干这种事了,想到这些林枫就不自觉地笑了起来,“嘿,你小子想什么事这么开心啊?虎娃撇嘴道,林枫这才回过神来,笑着回道:”想到你的一些往事了。虎娃也没有露出什么不悦,有些不舍道:“林枫,听说你过几天就要离开村子去外面闯荡了,这是真的么?”

林枫有些失落地回道:“是的,这是木老的建议也是我心中的理念,我练武已到瓶颈差一步就能到一流高手的境界,木老说了这不能靠苦练突破了得出去历练一番才能突破,我也想去外面见识一下。”

木老,虽说只是落樱村请来的一个武师,但在林枫心里一直觉得那个白发苍苍身型有些佝偻的老人很是强大与神秘。

虎娃有些怅然道:"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才能再回到这个村子,希望别是太久。”“不会太久的。我会早日回来,因为这里有我要守护的人,我不会弃他们不顾的。”林枫安慰着,“来,林枫我喊瘦猴带来了酒,今天我们喝个不醉不归。”虎娃揽着林枫的肩道,不一会儿瘦猴带着几坛酒过来了,瘦猴一如既往地消瘦但比以前结实得多。

夕阳下,三个少年拿着酒坛一口接一口地喝着酒,诉说着彼此的心理话,因为不知道这一别之后,什么时候才能再相遇,要离别的时候总是较伤感的,谁知道要多久才能再次相遇,再相遇的时候会是什么样子,会有哪些故事?三个人都喝得有点醉醺醺的才不舍地回家了。

三天后,村头,一个身着白衣背负长剑的俊俏少年正在向父母、乡邻做最后的告别,“枫儿,在外面要小心一点,不要受别人欺负了。”林邢眼里满是不舍道,林枫心里升起一股莫名的酸楚,不舍地对着父母和乡邻磕了三个响头,准备起身远行了,这时人群中走出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对这林枫道:“枫儿,你是我教过最有天赋的徒儿,在这里我有一句话要告诫你,不要太过相信他人,坚持你自己的梦想终有一天你会实现自己的目标达到巅峰。”

林枫向老者微揖礼恭敬回道:“木老,我会坚持自己的梦想的不管是谁都无法阻挡我前行的道路。”木老满意地点了点头,林枫不舍地看着父母和当年的熊孩子们,沉重道:“父亲母亲你们要保重,孩儿此去不能再陪在你们身边尽孝心了,兄弟们咱们来时再聚。”林枫母亲此时早已在那用手擦拭眼泪,林邢则安慰着她。

林枫回头深深望了一眼生活了十七年的村子,慢慢地走向外面的世界,微风中乌黑的长发显得格外的飘逸,身影略显孤单,林枫看了看手里熟悉的孔雀玉佩,自语道:“这么久没有见面了,不知如今你过得好吗?是否还会记得我这个不起眼的人,记得我们在一起的时光?”想到曾经,林枫更加坚定了自己的念头,继续走向远方。

镐京镇南伯爵府,一个正在刺绣的少女突然打了个喷嚏,手一抖针扎手指上了,少女一裘紫衣,有一张倾国倾城的脸,秀丽的长发直达腰际,少女将受伤的指头轻轻含在嘴里对身边的侍女道:“阿蛮,你说人打喷嚏是不是有人在想你?”侍女点头回道:“肯定是这样的,一定是有人在想小姐了。”少女高兴地笑着接道:“你说会不会是林枫哥哥在想我呢?也不知道他现在人在何处,我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到他。”说完又有一阵失落,“阿蛮认为这有缘肯定会再次相遇的,说不定他现在正在找小姐的路上呢!”“但愿如此,我的林枫哥哥你快出现吧!等你等得好辛苦。

第三章 纵有万难我亦为君倾

林枫此次历练主要是为了变强而为了自己的梦想而来,体验那不一样的世界,沿途的风景不会因世人而改变,对于常人来说沿途的风景再美我也不会为它驻足,因为我只是一个过客,纵我不来,它还是它,又何须驻足而苦了自己。

佛家有云:”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 ”生具慧眼自然能悟道,细微之处皆有道。

林枫离开村子已经有一些时段了,他已适应独自一人历练的环境。最能让人成长的方法莫过于让其独自一人去经历世间百态,红尘中摸爬。

习武一途没有止境,有的人习武是为了匡扶正义、保护所爱之人。有些人却是为了作恶来牟取利益。后者通常被人鄙夷。

林枫这段时间一直游走于山林中,找强大的野兽来磨练自己,每次战斗都会负伤,一身白衣已被血染红,有自己的更多的是那些强大野兽的。每次战斗完林枫都会有些疲惫,但是看着熟悉的孔雀玉佩想着村里的父母和乡邻,顿时又充满力量了。

每次击杀那些野兽,林枫都会架起篝火来烤肉,利用那些血肉精化来强健自身,这天林枫刚烤好一片虎肉准备烤另一块的时候,突然发现身边多了一个衣衫不整胡子拉碴披头散发的老者,林枫心里一惊,这等武学境界肯定要高于他,但有一点这个老者对他没有恶意,不然早就动手了。老者直盯着那片烤得流油的虎肉喉头不停地嚅动着,林枫见状也不犹豫直接将那烤好的肉给老者,老者也不客气拿到直接咬了起来。

烤了差不多半头虎,老者才摸了摸肚子打了个饱嗝,转头微视着林枫道:“小家伙,天资不错这么点年纪就要到一流高手的境界了,不过老夫更喜欢你烤肉的能力。”林枫听后有些无奈也不好回话,老者又言道:"相遇就是缘分,何况我还吃了你那么多的烤肉,就给你指点一下习武一途上的方向吧!让你在武道上少走弯路。”

就这样老者开始为林枫讲解武道修炼上的知识和自己的经验,这让林枫受益匪浅,直接省掉了他两三年的苦修。

林枫很是感激与不解道:"不知前辈为何对晚辈如此厚爱,晚辈不知何以相报?”邋遢老者很是随意道:"这个不是跟你说看在烤肉的份上嘛,你以后会知道的,你如果真想为我做点什么事的话,可以每天中午烤些肉给老夫吃,这样老夫就会心满意足的。"林枫没想到要求竟然这么简单,自然不会不接受这个容易被满足的要求。

于是在这山林中,每天都会有这样的一幕,一个长相俊秀的少年中午都会定时到这里烤肉,然后一个邋遢的老头闻到肉香就会出来大吃一顿再给少年讲些东西。

春去秋来,这样的日子已经过了三年了,三年来,林枫从未放弃对武的修行,白天奋战、烤肉听老者讲知识,晚上进行总结。早已突破到一流高手的境界,三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但对于一个牵挂太多的游子来说太长太长。

] “药老,我要去别的地方体验不一样的生活了,不能再烤肉给你吃了,抱歉。”林枫向邋遢老头道别,心里涌起莫名的酸楚。邋遢老头满是慈爱地看着林枫,豪爽地说道:“你走吧,强者都是通过体悟自然之理来到达至强,我没什么好教你的了,你下次来这找我的时候只要架火烤肉就行了。

人终是要去别的地方闯荡历练,不可能一直呆在同一个地方,习百家之长集于自身,见识越多对自己的以后的发展有很大的帮助。

镐京,一座繁华的帝都,车水马龙,门庭若市。大街上买卖声,吆喝声,讨价还价声…….连成一片:酒店里,小二端着酒菜飞快地穿梭着,还时不时传来猜拳声,谈笑声,杯盏碰撞声….

林枫看着往来的行人,古朴宏伟的城墙,被行人多年踩踏而光滑的阶石,不禁有些感,酒家中飘出的酒香不断钓者人们肚子里的馋虫,林枫走进一家酒店点了一壶酒和几个小菜,便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

“你听说了吗?镇南伯爵这月十五要为他那宝贝女儿姬寒雪举办一场比武招亲大会,各方英杰都会来一试,看看自己能否将姬寒雪带走,相传那姬寒雪长得国色天香,而且此女不会像其它郡主那样刁蛮,谁能娶到这样的女子真是前世修来的福气啊!可惜我等没有这种福气了。”坐在林枫旁座的两人交谈着。林枫听到这消息后心里咯噔了一下,掏出块刻有孔雀的玉佩一阵沉默,“这月十五,寒雪我一定会来的,我一定要将你带回,等我!”林枫眼神更加坚定。

十五日这天,镇南伯爵府人山人海,青年俊杰慕名而至,林枫自然也在人群中。府中姬寒雪此时正不停地踱步,焦急地对阿蛮道:“阿蛮,你说他会来吗?要是不来该怎么办啊,来了参加大赛输了怎么办啊?”阿蛮安慰道:“小姐,不用担心如果他真心喜欢你肯定会来的,至于能不能赢就看他自己了,能赢最好不能赢的话小姐可以和他私奔阿!”寒雪听了觉得有些道理,但心还是扑通地跳了不停。

林枫在人群中心久久不能静下来,跟着人群来到了一片广阔的操练场,这就是比武招亲赛的场地,主席台上坐着一个国子脸长相威严的中年男子和一个林枫熟悉的中年美妇,风姿依然如当年,男子扫视四周而后站起来大声道:“各位今天是我姬无双女儿的比武招亲大会,很高兴诸位能参加,下面我讲下大会的规则一、不能使用卑劣的手段作弊二、比武点到为止不能伤人性命。好了,现在比武开始。”

一个个俊杰磨拳霍霍都在准备着,林枫预感到这比赛十分棘手,有几股强大的波动在会场。

一个自认为还可以的青年登上擂台,立马一个人跃上去和他交上手了,不一会儿第一个上去的青年便被打败了,于是又有人上去,比赛进行了一段时间便淘汰了不少的人,林枫一直在等不想过早地上去。

“小姐,去看看比赛吧,好精彩的,顺便看下未来相公的雄姿嘛。”阿蛮催促着,

寒雪拗不过只好跟着她到场所了,人群中那个身影还是那么熟悉,虽说多年未见,但你依然是我记忆里的模样,恰巧林枫也看到了寒雪两人四目相望,一瞬间时间仿佛都静止了,多年的相思今日终于得见,太多不能言语,寒雪对着林枫深情地微笑着,走到主席台坐了下来。

“你看到了没刚郡主看我还对我笑了耶。”林枫旁边的一位青年对他同伴说道,“不要脸。你也不看看自己的德行,郡主看的明明是我。”林枫有些无言地看着旁边的这两人,转而看向比赛。

高手一般都是在最后才会出现的,前面的比赛基本可以不怎么看,后面的才精彩。

比赛快接近尾声了,站在台上的是一个脸蛋白净但俊美衣着华丽的青年,台下人群有人道:“这是平北伯爵的儿子,天资聪颖,这次估计会是他赢,到也是才子配佳人。柳毅站在台上环视周围傲然道:”还有谁,没人上来的话寒雪就是我的了。“台下没什么人敢回敢上,毕竟实力在那,就在大伙都以为没人上的时候,林枫动了一跃而上,柳毅讶然,看向林枫道:”你不是我的对手,下去吧!“林枫回道:“是不是对手一试便知,我不会放弃的。”

柳毅带着戏虐的笑容冲向林枫,抬手一掌打向他,林枫身体轻轻一转躲了过去,反手一拳打回但却被柳毅很轻松地化解了,两人交手百招后林枫便显劣势,被柳毅一掌打中当场喷出一口血,寒雪一下子站了起来但被姬无双拉下了,柳毅看着林枫道:“放弃吧!能和我交手百回合的人在青年里你是第一个。”林枫用手擦了擦嘴边的鲜血看向寒雪对柳毅道:“我不会放弃的,就算再难我也要带走寒雪。”柳毅目光顿时凶狠了起来,一招接着一招地打向林枫,林枫眼神愈发坚定心静了下来,进入了物我两无的境界很轻易地化解了柳毅的攻势,并转守为攻,百招后柳毅一脸不甘地走下了擂台怨毒地看了一眼林枫。

寒雪高兴地跑了过去看望林枫,轻轻地帮他擦掉嘴角的血液,埋怨道:“林枫哥哥,你是不是不要雪儿了,这么久都不来找雪儿了。”林枫深情地望着雪儿道:“我从未敢忘记你,不来找你是因为我觉得时机未够,我想等我实力更加强大能保护你的时候再来。爱一个人不必成天都在一起,只要心里有她就可以了,爱太长不可能几个月几天就能阐述,请让我用一生的时间来证明对你的爱,你若肯为我留下,我会倾尽所有来呵护你,雪儿,让你受苦了。”寒雪开心地笑道:“林枫哥哥你最好了,雪儿会陪你到永远,白首不分离。”

第四章 有情人终成眷属

三日后,林枫带着寒雪告别了姬无双,踏上了回落樱村的路上。在路过一处密林时,林枫停下了脚步,有杀气。一个身穿黑衣的老者缓缓走出,看着林枫道:“有人请我出手,要你的命,可惜一个青年才俊了。”林枫不语,老者武力远大于他,逃不掉了,只有拼死一战。林枫先手箭步冲向老者,老者像看蝼蚁一般看着冲过来的林枫随手一拍就将林枫震退。林枫将长剑出鞘,刺向老者,老者还是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手为爪装抓向长剑,林枫在快靠近老者的时候突然将长剑旋转了起来,老者措手不及手被剑刺伤鲜血直流。

老者怒了,竟然被他眼里的蝼蚁伤了,老者使出十分力打向林枫,林枫招架不住身子像断了线的风筝一样落向远处,不停地咳血,老者轻蔑道:“年轻人要知道活得久也是一种资本,上路吧!”说完一掌劈向林枫,林枫看着旁边不停哭泣的寒雪想起落樱村的亲人心中太多不甘,林枫看着老者道:“前辈要杀得是我一人,请放过这女孩她是无辜的。”老者桀骜地笑道:“你上路吧,别想哪么多了。”说完直接印向林枫,寒雪冲到林枫面前替他挡下了这一击,心脉俱损瘫软在地,脸色苍白,嘴里不断流出鲜血,老者没想到会是这样的情况,就在他刚准备再接一掌时,他身后两股强大的波动传来,令他不得不转身交战。

林枫抱着怀里的寒雪,眼里满是泪水:“是我不好,没有能力保护你,都是我的错。”寒雪用手触摸林枫的脸柔声道:“枫哥哥,雪儿不能陪你白首不分离了,雪儿真的不想离开你,还记得当年我问你你的梦想时,我没有告诉你我的梦想,现在雪儿告诉你雪儿的梦想就是与林枫哥哥在一起,现在却不能一直永远了,雪儿真的不想离开林枫哥哥。”嘴角不断咳出血。

“爱太深断了魂连命都不要的人,多年历练只为守护你,可我连你都保护不了。怪我不能保护你,纵闯遍天涯,我也要去找到能救你的人。”

“我们说好不分离,可为什么上天却要你离开,如果时光倒流,我愿意不曾遇见你,这样你或许就能遇见更好的一个人,那个人会给你所要的幸福,而不会有今天你为我挡伤害,现在我却不能给你想要的,连你都不能保护。”

“林枫哥哥,抱紧我,雪儿好冷,枫哥哥,如果我走了,你找一个爱你的女子娶了吧!让她替我好好照顾你。”

“不,我今生除了雪儿不会再对别的女子产生感情,你不会离开我的,我会倾尽所有来找到能救治你的方法。”

老者被两个老人制住修为扔在林枫面前,林枫眼里全是泪水,抬头一看老者一个身形佝偻白发苍苍另一个邋遢不修边幅,正是木老与药老,两人看着林枫和寒雪,木老急忙查看寒雪的伤势,转头对林枫道:“枫儿,这女娃还有救,我先带她回村子,你处理下这边的事情。”林枫听后感激地望向木老道:“木老,拜托了。”木老带者寒雪一转眼就消失在视野里。

林枫看着地上的老者道:“为老却倚老卖老,徒有一身高强的修为却坏事做尽。今日不杀你但你修为却要废掉,不能让你继续作恶。”说完看向药老道:“今日多谢前辈出手,还请前辈废了此人的修为以免他继续作恶。”药老赞赏地看着林枫点了点头。

回到村子林枫发现村子里原本盛开的樱花此时却提前凋零,樱花林里地面全是落下的樱花,木老正靠着树身寒雪躺在落满樱花的地上呼吸已经均匀了,林枫走近看着木老,发现木老头上白发更加苍白,人萎靡了不少,药老叹息道:“你动用了那一招,唉!”

木老睁开眼对林枫说道:“枫儿,那女娃我已经帮你救活了,我动用了禁忌力量抽取樱花林的生命力转到女娃身上,自身遭到反噬,我本就没几天好活了,死之前能成全你们,我也无憾了,当年我望着爱人在我怀里逐渐冰凉,那种痛我不想你也体会到。”林枫跪在木老前面沉默着,木老继续道:“我只想死之前,看看你的婚礼,死之后请把我葬在这片樱花林里。”转头看向药老,药老会意地点了点头。

那一晚林枫家欢喜声连天,屋子里到处贴着红纸剪的喜字,寒雪一身红衣,显得格外的美丽,林枫手牵着寒雪走向大堂,林邢和林氏高兴地坐在堂前,木老一脸笑容地坐在旁边,虎娃和瘦猴高兴地帮着忙。

“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送入洞房。”

林枫和寒雪站在山顶沉重地望着樱花林,林枫拉着寒雪道:“我不会让你们受到欺负的,我会一直守护在你们身边,这是我的梦想,我会让伤害你们的人付出代价的。”

大周154年秋,平北伯爵被革差,子女充军,据传被一年轻人揭发造反,证据确凿。

落樱村从那次后老树再也没有开过花,但谁也不砍掉这些树,因为林子里长眠着一位守护过他们的老人。

夕阳下,虎娃和瘦猴找到林枫寒雪,来来来喝酒今天我们喝个不醉不归,喝个痛快多年未见好好庆祝一下。

村里又来了一个叫药老的武师,没事的时候总会带酒到樱树林里喝着说着当年的往事。林枫也经常来樱树林看望长眠在此的木老。

村里小孩也是很活泼,林枫路过河边时听到一个小男孩对个女孩说:“长大后我一定要守护对我来说重要的人,不让他们受伤害。林枫笑了笑,看着夕阳下美丽的落樱村,林枫满意地笑着。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分享到: 更多
  • 上一篇:暗示
  •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会员注册 ┆ 广告服务┆ 版权声明

Power by DedeCMS V58_BIZ_utf-8 2004-2012 DesDev Inc.
澳门葡京集团 版权所有联系我们
京ICP备12031540号-2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京)字 03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16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