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主页>原创天地>穿越玄幻>

乱世乱时乱士

时间:2018-02-04 00:39来源: 作者:王东鸣 点击:
  


序章

一剪梅.天戏

末世无端不轻狂,天也黄黄,人也惶惶。

圣体难为外族狼,不得真相,更得迷惘。

青葱草木霎附霜,早些却腻,晚些却犷。

何物终将天机藏,一剑苍茫,一剑癫狂。

1 亡国

帝怒甚。

若不是那泛光粼粼的九龙琉璃盏被摔的粉碎,只有一龙坐于堂上。若不是这堂上之人轻佻的眉目溢出杀机,若不是殿内骤然凝固,恐怕无人相信,这不理世事,不争朝夕的花天子竟因边疆的两座城池沦陷而动了怒气。

“张崇呢?朕要让他当定西将军,即刻讨伐奚族!”若此话中无一“朕”字,简直不像出自天子之口。

“末将在。”细碎的脚步谨慎地从门外绕过,却掩不住慌乱与犹疑。深厚的声音刻意压低,平添几分不适。猿背蜂腰,步履稳健,只一身劣甲不合时宜。然这张崇实为小将,里三门来进几回,皇帝封之为将倒是咄咄怪事。张崇心下忖度,封官绝非妙事,其一,木秀于林风必摧之,那些老将尽管年老体衰,妒心可是如日中天。其二,军队不战已久,上上下下酒囊饭袋绝非少数,不知精兵几人?此情此景,为将与绞刑无异。

然张崇腹诽,这天子才是酒囊饭袋,任自己为将绝非狡诈,恰因愚蠢,若趁机求几月练兵,或有余地。方寸已定,抬眼看天子那一瞬却恰逢其脸色骤然苍白:“来人!把门口那疯丐斩了!”满座皆惊,皇宫毕竟圣朝之地,何来疯丐一说?然怪矣,宫前当真凭空出现一披头散发,周身腌臜的花子,仅有金黄的内衣遮蔽下体。惊恐万状,似欲夺路而逃。但一慢字刚出口,两侧守卫刀光一闪,连人带衣剁成肉泥。皇帝如释重负,瘫在龙椅上。

皇帝道:“朕知道你在想什么,你不必多言,这是奚族人进贡来的一柄断玉剑,你拿去用罢,若是用奚族剑打不过奚族人 ,你也不用回来了!”又是这非天子的口吻。将军心下甚是恐慌,此举明摆为下死刑判书!正张崇惊慌之时,皇帝再一言使其对这国家彻底放弃希望:“你把羽林军和御林军都带去,沿路节度使的兵你拿我的圣旨也可带去大部分。”话毕,诸大臣也纷纷劝说皇帝慎重,将军所带兵力几乎多于整个王朝一半的兵力,且除去羽御二军,皇城近乎为一空城。皇帝此举非为讨伐,而是将整个国家推至灭亡的断头台!众人的劝说之下,皇帝竟不为所动。这昏君!

2 将军

在皇帝淫威之下,将军须得带着士气低迷的军队出发,那些将士只道是皇上放弃了国家,让他们去送死,因而个个垂头丧气,没精打采。行军中,将士因水土不服等因素就死伤大半,上了战场更是萎靡不振,强大的奚军未耗费多少人马就将他们杀得几乎片甲不留。将军一人,在奚人的包围下,注视着继续行进的奚族土军,万念俱灰。

他不再相信国家,这国家使他一无所有,仅存的,只是自己一点骨气。与其受辱,倒不如一死来的痛快。遂拔出腰间断玉剑往脖子上抹去。

但天不尽人意,凭空飞来一支冷箭霎时就将其手中的断玉剑打掉。只见众人之外有位衣着奚族服饰,头戴鸟羽头冠的勇士,汗血宝马与之相衬显得无比英勇神武,端的一骁勇威风将军。

“大师要活的。”他道。

他看将军的眼神就像看待某种初学者一般。随即当头一棒,把将军打的几至昏死过去。

将军被勇士带领的一队兵士锁于囚车中押回部落,昏迷时他隐隐约约听到奚族人庆祝时撕心裂肺的呼吼声,仿佛占领了皇宫一般,他不知道是什么使这些野蛮人如此疯狂。

将军醒了,发现自己置身于一间黑不透光的帐篷中,帐篷被一帘幕布分成两个部分,将军可以清楚地在幕布上看到那一半的影子:一人安静的躺在石台上,另一魁梧的壮汉用针在他脸上不断挑拨,将军想做点什么,奈何手足被拷在了石台上,嘴也无法发声。

几个时辰过后,那个魁梧汉子停止了手上的作活,转而拿起一把剑,拔出剑鞘,顺势将剑刺入了那人的心窝。将军不忍见会这残忍之景,遂把脸转了过去,紧闭眼睛。殊不知,那个人被刺心窝后,竟凭空消失了。

片刻过后,那汉子来到将军旁边,将军这才看清他的真面目:并不是一个魁梧的汉子,而是一身着黑色厚重斗篷的巫师,应是奚族人口中的大师。其斗篷上的帽子挡住了光线,将军无法看清他的脸。若是能看清,他定会为这个人的面容所震惊。

借着灯光,将军看清了这大师手中的剑——正是从自己手中缴来的断玉剑。将军现在的心中有千万个问题,但疑问之后更多的是恐慌,他也许会被当做奴隶,也许会被当做饵食喂野兽,也许会被当作人质,作为汉人帮助奚族人攻打汉之天下。将军想挣脱锁链,奈何仅为徒劳。大师看似无意地将剑放在将军的手边,点燃熏香,将军昏昏睡去。

勇士在帐外看到了全过程,眼神沧桑,没人知道他到底经历过什么。

将军醒了,庆幸自己还活着。

大师忙不迭地为他解开靠近剑的那只手上的枷锁,这是个简单却致命的错误,至少将军看来是这样的。

待得枷锁解开后,将军当然握住手边的断玉剑便往大师身上刺去。大师竟也不闪躲,任凭剑向自己身上刺来。剑尖及身一瞬,大师嘴角轻翘,随即如同刚才那人一般,消失在了空气中。

3 大师

将军似是被眼前的一幕惊到了,以为这是什么奚族妖术,但现在逃命是大事,便失魂落魄地跑出帐外,脑子里好像瞬间充满了被强加的指令性记忆。

恰将军跑出帐外之时,周围的士兵皆单膝下跪喊道:“恭迎大师!”一番壮观场面。

将军某些强加的记忆使他明白了自己现在的处境:作为新的大师统治偌大的奚族。

这么说来也当真可笑,一个汉人做了奚族人的头目,任谁都会觉得这是在卖国求荣。

况且这壮观的景象之后又透露着一丝悲凉,远处的绞刑架上挂着一具具汉兵尸骨未寒的躯体。在将军心中,这就是自己牺牲了整个国家,换来了奚族头目的称号。多么可耻啊。将军深知自己为人,唯有一死才能证明自己的清白。

将军的心智完全被悲愤所占领,再次拔出断玉剑,抹上脖颈。

这次,没人阻止他了。他的动作快到那些士兵还未来得及反应。只消一刻,将军就消失在了众人面前。

将军睁眼之时,周围的景象似并未发生变化,只是远处绞刑架上却莫名其妙的已没有了那一具具朝廷士兵的尸体。将军明白什么似的,眼神瞬间变得狡诈了些。

他命令身旁士兵取来一面铜镜,对着自己摩挲了一下脸颊,便即仰天大笑:“奇哉!怪哉!哈哈哈哈......”你道为何?镜上映着的早已不是将军的脸,而是当今天子的脸!将军强加的记忆已经被他尽数消化,他不再以王朝陨落而悲痛,因为王朝根本没有陨落。他不再以吃了败仗而感到耻辱,因为他还没有被皇帝任命为定西将军。

“取我斗篷来。”

黑篷上身。

从今往后,没有将军,只有奚族的大师。

“启禀大师,我族外部一勇士求见。”

“让他进来。”大师话毕,只见一衣着奚族服饰,头戴鸟羽头冠的勇士进入帐来,正是先前生擒将军的人。大师知道他的本领,随即明白了他的意思。

“我能给你真相。”那人道。

勇士带军出发后,不消几日,边疆的两座城池就被攻陷。

几个月后,勇士回来了,部队几乎毫发无伤,还带回一队囚车。首车中的人竟是当朝天子,其次是一个昏迷中的将军,其余的便是俘虏的汉兵。除皇帝和昏迷的将军外,人人脸上都挂着惊恐和沮丧的表情。皇帝心中应该也不是滋味,被贪生怕死的大臣擒住献上作为人质的感觉一定不好受。

囚车在奚族众人中缓缓驶过,引得这些野蛮人发出他们庆祝的嘶吼声。那勇士也被人不断献花和歌颂,没人知道这个自称是外部的大汉究竟是什么来头。

4 皇帝

皇帝和将军被拷在大师帐内的两座石台上,将军的佩剑也被卸下。现在,大师将开始他的第一次易容。

给皇帝易容很顺利,不知为何,他整个过程中一声不吭,毫不抵抗,大师依旧没有忘记向皇帝的胸口刺上一剑。给那将军易容就不那么容易了,他对自己被擒一事的反应很剧烈,直到大师用了返魂香才让他冷静下来。大师心里明白这将军该做什么,也清楚他不做这件事的后果,便在催眠之前,故意将将军的佩剑放在了他的手边。易容结束,大师自己都为奚族这怪术惊叹。现在若将这将军送回朝廷也决计没有人会发现他是个假的皇帝。大师回忆起自己该说的话,边说边解开将军手上的枷锁。果然,将军刚得解脱,便拔剑刺向大师。

大师闭上眼,等待这一剑的刺来。

睁眼时,自己正处在某个宫殿的角落中,外面已经接近三更,这宫中竟还有男女的嬉笑声。大师认得这个男人的声音属于皇帝,辨认出这是皇帝的寝宫。这花天子似乎还在和今夜临幸的妃子缠绵。大师隐隐可以看见帐内皇帝在衣衫不整的妃子面前卖弄奚族进贡的断玉剑,颇有赐给那妃子当摆设的意思。出于曾经作为将军的本能,大师气上心头,一个箭步冲入帐内,先是扭断了妃子的脖颈,随即格住皇帝刺来的绵软的一剑。没等他喊护驾,大师便夺过断玉剑,刺入皇帝的心脏。

皇帝消失。谁知道披头散发,赤身裸体的他会穿着龙内衣出现在什么地方。

大师脱下那身黑斗篷,换上龙服。

天子陨落,天子诞生。

5 勇士

皇帝知道自己必须让张崇来干这件事,便利用天子的淫威,操着一口不流利的天子腔,硬是把张崇和皇城的守卫军撵上了战场。他当然希望将军和他的军队吃败仗。

将军行军去了,皇帝一个人终日待在校场里练习骑射,他并不知道在以后的自己身上会发生什么光怪陆离的事。不消几日,他已经可以算是一个骁勇的战将——以皇帝的身份。

他甚至可以在百米外用箭打掉敌人手中的武器。

后来的几天,他就一个人待在寝宫当中,等待大臣派来的兵将他擒住,献给奚族。

果然,他们来了。

皇帝没有反抗,他多么希望自己能快点被送到奚族部落啊。他被大师刺中就可以使自己已知的轮回结束,皇帝早就明白了这一点。他曾经想过,在自己被大师易容时,在自己作为大师给将军易容时,或是在任命将军时,告诉对方,自己和对方其实是同一个人,这样就可使自己早日明白这个轮回的局了。

但这当然不行。

撇开对方听到时的心理活动不算,仅拿自己任命将军时来说。倘若自己道出天机,那么张崇就不会被勇士擒住,他也就不会被易容而变成大师,大师也不会变成现在的自己,那么自己将不复存在。

皇帝看破了。在迷惘,痛苦,醒悟之后,得到的是解脱。

他被押到奚族人的部落,拷到易容台上,被大师易容,被剑刺入心脏,整个过程行云流水,自己没有作出任何反抗。

在剑刺入心脏的时候,他像前几次一样,闭上了眼,等待睁眼的那个瞬间。

睁眼后。面对的是成群野兽。

皇帝明白了自己现在的这个身份。

他摆出了摔跤的姿势,准备迎战。

勇士诞生。

6 断玉剑

在三个月的丛林生活后,勇士终于找到了奚族的部落。他自称奚族外部的勇士混进了部落中,他知道大师定会重用他的。

像从前经历过的一样,被大师任命,擒住将军,这就是他在大师被将军的剑刺中前应该干的事。

那么大师走了以后他该干什么?他摆脱了时空的限制,自认为已无拘无束了。

他找到了大师剩下的断玉剑。这断玉剑不会随着他人的穿越而穿越,它会留在穿越前的时间。大师刺皇帝后接着将军能够刺大师就是这个原因。这断玉剑在勇士的时空中只有一把,那么,原来昏君的那一把是从何而来的呢?

勇士意识到了这个问题,这使他陷入了深思。这断玉剑只有一把,那么答案只能是这把断玉剑跑到了昏君未被大师行刺的那个时间上去了。但是这是不可能的,任何断玉剑都会留在当前的时空。

那么假如是勇士在大师未行刺前将断玉剑造出来,这就可以说的通了。

勇士找到了自己的下一个使命。

铸剑需要剑谱,这断玉剑的剑谱从何找起呢?没有剑谱,就不会有自己。

退两步来讲,假设勇士可以不靠断玉剑回到过去,也假设勇士能找到剑谱,那么他就可以在过去铸出断玉剑,这把断玉剑会几经曲折流传到现在勇士所处的时间上,这样一来,这个时间上就会同时存在两把断玉剑,并且导致断玉剑的数目随着轮回数目的增加而增加。实际上只有一把,那么也就是说须要在每次轮回中毁掉一把,才能保证断玉剑的独立性。

要被毁掉的当然是勇士手上的这一把,因为另一把还没有铸造出来。

毁掉以后,如何找到剑谱,如何回到过去还是问题。但既然他现在是存在的,那么就意味着他肯定找到了解决问题的办法。

不妨顺从天意。

勇士将断玉剑用力向易容台上砸去,剑身断成两截。但是勇士并没有发现,在那之前,他就已经被动地回到了过去。

毁掉剑身的人会回到这把剑的起源之处。

勇士睁眼,手上抓着一张羊皮纸,那是剑谱。

这一切都是天意。

7起源

“禀皇上,关外奚人贡品已到。”

“哦?给朕拿上来看看。”

皇帝抽出剑柄,只见剑身刻有两字。

断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分享到: 更多

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会员注册 ┆ 广告服务┆ 版权声明

Power by DedeCMS V58_BIZ_utf-8 2004-2012 DesDev Inc.
澳门葡京集团 版权所有联系我们
京ICP备12031540号-2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京)字 03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16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