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主页>原创天地>成长纪事>

飘摇的雨丝,扯不断我的思念

时间:2018-05-07 00:57来源: 作者:杨海燕的文字 点击:
  

总是会在阴沉的天色里想起我的姥姥。她走的时候,天空正似有似无地飘着小雨,仿佛也在极力挽留姥姥的逝去。

我的姥姥是我们家以及街坊邻里公认的“聪明的老人”。八十多岁的高龄,依然神采奕奕,眼明心亮,不经意的会说几句“俏皮话”,逗得姥爷“呵呵”直乐;耳不聋、眼不花,时不时的还会在小姨做针线活时帮忙“认针”;牙齿大部分完好,总会在吃饭时让早已满口假牙的姥爷羡慕不已;腿脚有劲儿,走起路来呼呼生风,直到五年前确诊患癌(家人怕她心里有负担,一直瞒着)才慢慢“缓”了下来。即使大家心里早有准备,依然在那天到来时,感到猝不及防。而那天,正好是她的88岁寿辰。邻里们都说,姥姥冥冥之中安排的体贴,选了一个子孙都在身边的日子,是她一贯的“聪明”做派。

姥姥的一生历经磨难,却又不乏传奇。

姥姥曾对我说过,小时候她的家境比较富足,还是家里唯一的孩子,从小家人呵护有加。在她五岁那年的一天,姥姥娘抱她在门口玩耍,一位云游四方的道士看到窝在姥姥娘怀里的小女孩,停下了脚步,非常郑重地交待姥姥娘:“这个小女娃是个有福气的,一生虽有些苦难,但老了却容华福贵,好好将养。”当时听姥姥讲述时,只觉得神乎其神,此刻想想,姥姥伴随姥爷的一辈子,好像确实如此。

姥姥不到二十岁嫁给了长她四岁的姥爷,为他生养了两男四女六个孩子,伴随他走过了文革十年动乱的非人生活,捱过了三年饥荒的挣扎岁月,度过了艰难贫苦的困顿时光。姥爷作为一名黄河工作者,黄河见证了他们一辈子的风雨同舟、不离不弃。他们的脚步从黄河边到县城,从县城到市里,生活也逐渐变得越来越好。

邻里、朋友都夸姥姥有福气,嫁了个好丈夫,姥爷工作兢兢业业、事业有所建树,最主要的是性格温和、体贴有加;儿女们也都有家有业、生活美满。是的,姥姥过得很开心、很满足。只是,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姥姥没有出现后来的心绪抑郁,她应该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最美满的老人。

然而,姥姥的人生没有“如果”。

我记得,那一年我15岁,姥姥像变了一个人似的。时而正常,时而暴戾,经常大发脾气,抑或痛哭流涕。

于是,在“福气”这个巨大光环的笼罩下,在所有人不可思议的目光里,我们这个大家庭开始变得忧郁,每个人都是提心吊胆、谨言慎行,生怕一个不注意,惹得姥姥不高兴,情绪发作。就连姥爷,这个一辈子正直平和的老实人,也学会了“察言观色”,无论是看报纸、吃饭,甚或和他人说话时,都会时刻分出眼神去关注她的一举一动,察看姥姥的神色是否开心。年岁尚小的我们,对姥姥表现出来的任性、不讲道理,越发觉得不可理喻,常常为姥爷“打抱不平”。姥爷当然也会气得埋怨几句,但更多的,却是对姥姥的多方维护,极尽偏袒。每每这时,我们都无奈至极,各类想不通。尤其是看到姥爷被气得“跳脚”时。

其实,在我儿时的印象里,姥姥是慈爱的,又带着些许严肃。那时,她对儿孙们关爱有加,一有时间,就和姥爷坐不短的车程去看望我们,给我们捎去好吃的;也总会在我们去看望她时,拿出好吃的食物不停地往我们手里塞。那时,我们经常能从玩伴的眼中看到“有姥姥好幸福”的羡慕。而一旦我们犯了错误,她又会敛起笑容,严肃地批评。所以,虽然我对姥姥是又爱又怕,但心里是喜爱姥姥的,仍是十分期待见到姥姥。但当我慢慢长大时,姥姥的“情绪”却让我“望而怯步”。每次去看望她,就怕自己哪些做的不周到惹她生气,就怕还没到家就被告知“生气了”注意些。姥姥变得不再慈祥,不再和蔼。然而,随着我对姥姥往昔经历的了解,我竟有了些许理解,还有“心疼”。

纵观姥姥的生长史,家中独女,曾经“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娇娇女,自跟了姥爷,毫无怨言,合力同心地艰难维持着这个家。听妈妈说,文化大革命期间,姥爷挨批斗被“斗”的厉害,有一次,姥爷被打得倒地不起,姥姥一个弱女子竟在满屋红卫兵惊呆的眼中,一脚踢开门,大喝一声冲进屋里就要去“救”姥爷。但是,姥姥怎么“斗”得过那十几个男人,不但救不了姥爷,反而被暴打了一番,扔出了屋外。左右街坊上前查看了一番,一个好心的街坊拿出了自家的一个草席——竟然认定姥姥没了“气儿”,让当时尚小的大舅“卷了”姥姥埋了。幼小的孩子们只懂得呜呜的哭。谁知,姥姥命大,半夜的时候居然缓过了劲儿……

后来,日子实在难以维继,姥姥一个人带着六个孩子历尽艰难,一路打听,终于从河南原阳徒步回到了武陟老家。本以为,一切都会好起来,虽知,婆婆的脸色让姥姥的心跌入了冰谷。不是婆婆嫌弃姥姥他们,而是在同样贫穷的农村,家里本来就有好几张嘴需要养活,姥姥一来,凭空又添了7张口,给本就艰难的婆家,更是加重了负担。于是,不经意间,婆婆、妯娌们埋怨的言语、不满的举动,深深刺伤了姥姥的心。姥姥忍受着一切的委屈,在对姥爷的担心和盼望中,终于等来了鼓舞人心的消息。1976年,“四人帮”粉碎了,历经十年的文化大革命终于结束了,姥爷平了反,复了职,并申请从原阳黄河修防处调回了位于老家的武陟修防处,不久也将姥姥和孩子们接到了身边。姥姥终于如愿过上了自己想过的生活。

但是,人生永远都不会是一帆风顺的。总有一些“意外”不期而至,让你措手不及。

之后,人生像是给她开了个玩笑一样,在历尽苦难,给了她富贵、幸福生活的同时,竟让她的精神状态逐步脱离了“正轨”。

常常莫名的,她泪流满面,时而悲愤,时而大骂;无休止地申述她遭的“罪”,受的“苦”,遇的“难”。每每这时,儿女们都会静静地听她倾诉,陪她落泪,极尽耐心地安慰她,劝导她,希望她不要总沉浸在过往的“苦难”里,更要好好看看如今的富足生活,体贴的老伴、孝顺的儿女、听话的孙辈。虽然姥姥依旧没有任何改善。

而这样的日子,不经意间,一恍就是18年。这18年来,姥姥疯疯好好、痛苦万分,全家人则应接不暇、心力交瘁。直到2013年的一天,姥姥因为身体不适,住院治疗,却被查出了“癌症”。一时,震惊、不信、痛哭、压抑,轮番折磨着这个已然“伤痛累累”的家。我们不敢相信,命运会给这个饱受磨难,已然八十多岁高龄的老人安排这样的人生结局。

全家人痛苦不堪、愁眉不展,但为了不让两位饱经风霜的老人在耄耋之年再受“折磨”,孩子们忍痛把这个病情瞒了下来。只说是轻微的炎症,做了手术很快就会康复。

之后的日子,姥姥变了很多,或许是身体逐渐虚弱的缘故,她不再“大哭大闹”,更多的时候是独自发呆、精神恍惚。但,每每推她去屋外散心看到邻里时,她就会重新焕发精神,眼神明亮,努力地举着手,热情地打着招呼。邻里们也都喜欢这个热情的老太太,纷纷围着她,和她拉拉家长,欢笑几句。

岁月似乎平静了下来。

转眼,五年过去了。

在儿女们悉心的照料下,姥姥奇迹般地又走过了五个春夏秋冬,改写了医生“只有两年光阴”的论断。直到今年的二月初一,她老人家的寿辰。那天,姥姥就像睡着了一样,走的很安祥,经常皱在一起的眉头也舒适地松展开来。如我儿时记忆的模样,慈祥而安宁。

只是,回到姥姥家,我依然能看到她坐在沙发上、床边,以及阳光笼罩的阳台上,回头看我时,微笑着,轻声地说:“来了啊!”。却在此时,我早已泪如雨下。

愿姥姥在天堂,再无苦难,再无病痛。仍是我儿时记忆的模样,温暖而慈祥,满足而幸福。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分享到: 更多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会员注册 ┆ 广告服务┆ 版权声明

Power by DedeCMS V58_BIZ_utf-8 2004-2012 DesDev Inc.
澳门葡京集团 版权所有联系我们
京ICP备12031540号-2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京)字 03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16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