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主页>原创天地>成长纪事>

月牙湖

时间:2018-04-15 11:57来源: 作者:城北 点击:
  


昨晚去月牙湖钓鱼不知几点才回来的父亲打着呼噜,杨光脱掉他穿反的袜子,袜子脚后跟有个破洞,脚掌处已经脏得发黑。客厅桌子上摆着两瓶啤酒,应该是父亲昨晚钓鱼没喝完带回来的。杨光一边往嘴里扒着剩饭一边回忆着父亲在河边喝着啤酒等鱼儿上钩时落寞的神情,自从和妈妈离婚后爸爸经常自己去湖边钓鱼。杨光吃完饭用手背抹下嘴唇,拿起书包和桌子上爸爸留给他买午饭的两元纸币出门了。

杨光下楼后抬头看着姚淼家的窗户,想起昨天他和姚淼在楼下聊天,姚淼的妈妈从窗户探出头喊姚淼回家吃饭时好像在用一丝鄙夷的神色打量着他。想到这杨光走向了这栋楼的拐角处看不到姚淼家的窗户的地方。

姚淼是上周末刚搬到杨光家楼下的邻居,第一次看到她时是在昏暗的楼道里,姚淼正在下楼,杨光在楼梯迂回处抬头看见了她,姚淼一双清澈明亮的眼睛在昏暗的楼道里闪着一丝亮光,白皙的脸上镶嵌着玲珑精致的五官,沙宣的发型显得脸很小巧。最初他们经常会在楼道里或楼下玩耍时碰面。相互认识之后了解到原来彼此都就读在附近同一所学校,于是每天早晨杨光就在楼下等姚淼一起去上学。

楼群外有一条通往学校的坑洼不平的土路,两侧是狭窄的人行道,杨光和姚淼并着排在走在上面,姚淼的步子很轻,样子好像永远不会踩坏人行道上的地砖。

“这周过得真快,明天就周六了”姚淼感叹到。

“嗯,周末最好过得慢点,我明天要去月牙湖玩”

“月牙湖?是医院那边的湖吗?”

姚淼把头转向杨光,清澈明亮的眼睛闪着一丝疑问,眼白部分被漆黑的眼仁映得像似有些发青,给人的感觉就像清冽凉爽的月牙湖水。

“对啊”

“原来它叫月牙湖呀,月牙湖...嗯...还蛮好听”

“你也去过?”

“去过一次,有个喝醉酒的叔叔还送了我一条大鱼呐!”

“那车的轮子为什么那么大”姚淼望着远方正在施工的轧路机。

“好像是修路用的,听说要铺柏油马路了”

“铺完在上面骑车一定很顺畅”

“看样子很快就会铺完,你也会骑车?”

“我骑得不好,但我爸爸会,上次他载我去月牙湖,我在后座被路上的坑和石头颠得直颤”

“明天要是能铺完的话,我可以骑车带你去”杨光想起了爸爸停放在楼道的自行车,不过自行车锁的钥匙被爸爸弄丢了。

“我妈给我报了周末的补课班”

“哦,要补习一整天吗?”

“中午就下课啦”

“那我明天中午去接你?”

“好啊,我在XX辅导班”姚淼一边回答着一边摆弄着手腕上的手链,顺手把替换下来的手链放进了杨光双肩书包侧面的口袋。不知道为什么,姚淼总是喜欢把替换下的手链、发卡这一类的小东西放在这个口袋里。

杨光没吃午饭,准备把省下的饭钱买锯条,用来锯开爸爸自行车的车锁。下午上完体育课放学后杨光独自走在回家的路上,新铺的柏油马路覆盖了原来的土路,刺鼻的沥青味掩盖住了杨光身上酸臭的汗味,一个骑自行车的高年级男生从他左侧路过,自行车后座的女生背对着杨光,她颔首侧坐,右手拽着男学生校服的衣角,左手解开系在发髻上的头绳,乌黑的长发倾泻下来在后背铺散开,男生载着她慢慢远去,骑向上坡的尽头,尽头上方炽热耀眼的太阳让人不敢直视。杨光颧骨上的皮肤被晒得通红,在眼角的擎拉下微微鼓起,他半眯着眼睛注视着越来越远的女学生,她那浅蓝色的带褶校服裙在柏油路面热气的折射下显得缥缈朦胧,在杨光看来那梦幻般的女学生更加不真实了。杨光想起了上六年级的姚淼,她下学期也会穿上那梦幻般的初中校服裙,到那时骑车载她去月牙河边,路上的人一定会投来羡慕的目光,到了月牙湖跳进湖水洗去满身黏腻的汗垢,向岸边的姚淼展示自己游泳的能耐,接着把全身潜进水下,再在姚淼惊声的呼喊中把脸露出水面,挂着戏弄成功的笑容看向岸边蹙眉撅嘴略微愠怒的姚淼。想到这杨光用力耸了下肩膀,把滑落肩头的书包背带提上来,揪了揪黏腻在身上的校服上衣,把两元纸币攥在手心快步走向了商业街的方向。

商业街两旁是整齐排列的一栋栋五层楼高的居民楼。尽头有幢三层楼高的红色砖楼,那是当地唯一的医院,姚淼的爸爸在那里上班,绕到医院后面就能看到远方的月牙湖。杨光走进商业街的一家杂货店,一个秃顶老头正枕着自己胳膊在柜台上打盹儿,白背心和秃顶周围的白发都泛着稍许黄色,后面墙壁上的风扇低着头无精打采的左右摇摆着,杨光花一块钱买了两根锯条,觉得便宜得出乎了他的预料。

杨光锯开自行车的车锁,推着落满灰尘的自行车去附近的修理摊给轮胎打足了气,修车的师傅用抹布把车擦得锃亮,身上脏兮兮的杨光把车骑了回去停放在楼道里。上楼路过姚淼家门口时,一股炒菜的香味钻进他的鼻孔,杨光的肚子不争气的叫了起来。姚淼家的门没有关严,从门缝可以看到饭厅餐桌上整齐摆放的三副碗筷。杨光好奇的瞄向门缝内,模样有些鬼鬼祟祟,情形像是一个野孩子在满怀憧憬的窥视着隐藏于这瞑寂昏暗楼道内幸福的人家。杨光打开家门,桌上的两个空酒瓶在晦暗的房间绿得发黑,盘子里有些鱼肉,被饿极的杨光吃个精光。卧室传来爸爸的鼾声,杨光进屋看到早上脱掉的袜子又穿在了父亲脚上,这次却没穿反。

第二天杨光和姚淼来到了月牙湖边。姚淼挽起裤腿把凉鞋放在岸上,脚迈进湖里,水刚没过了她的脚踝,凉爽的感觉很舒服,她迈向半截沉在湖里的阶梯,想让湖水没到她的小腿,突然脚后跟传来剧烈的疼痛,她踩到了一块啤酒瓶碎片,割伤处的肉瞬间向外翻开,一朵殷红的血花从她稚嫩柔软的脚后跟盛开,那伤口努力张着大嘴为那朵开得越大反而越淡的玫瑰吐露着更多的养分。

杨光载上姚淼直奔医院,姚淼在自行车后座哭出了声音。

“再快点杨光...”

“骑快点...” 姚淼催促的语气中带着请求。哀嚎声撞击着杨光的耳膜,鞭策他两条蹬着踏板的腿以最快的节奏此起彼伏,动作像是某种满负荷运作着的机械装置。

杨光把姚淼背进医院,姚淼的爸爸今天休息,为姚淼缝合伤口的医生给姚淼的爸爸打了电话,处理完伤口的姚淼留在医院的处置室等着爸爸接她回家

“还疼吗”

杨光看着她脚上包裹的白色纱布关切着问到。

“刚才扎了麻药,没那么疼了”刚受过惊吓的姚淼声音有些发蔫

“扎针的时侯疼了吧”

“嗯”姚淼依旧闷闷不乐

“这医生系的蝴蝶结真好看”

“噗”

“你先走吧,我一会要回家了”姚淼边说边用手背蹭着眼角的泪痕。

“再等会,你爸爸还没来”

“你走吧,他马上来了”

杨光看见姚淼蹙起眉毛像是要生气的样子,虽然不放心但还是离开了。

走出阴凉的弥漫着消毒水味道的医院走廊,下午的太阳仍然炽热耀眼。杨光在路上漫无目的骑着车,结果又回到了月牙湖,索性脱下黏腻在身上的衣服在湖里游起泳来。湖水涤去他身上的汗垢,杨光越游越远,凉爽的湖水使他很舒服,就好像游在姚淼那双清冽明亮的眼睛里。

“如果能跳进姚淼的眼睛里也是这种感觉吧”杨光思忖着。

杨光游了一会感到刚才剧烈蹬过脚踏板的双腿有些沉重,转而想游回湖边,但双腿有些不听使唤。杨光突然感到一阵惊惧,剧烈跳动的心脏撞击着月牙湖水,他第一次感到深不见底的月牙湖如此可怕。杨光的头露在水面外,身体在水里挣扎一阵渐渐没了力气,向下沉时透过湖水看到太阳在荡着涟漪的水面折射下不停改变着形状,杨光觉得那太阳仿佛变得冰冷起来。在水下憋不住气的杨光被湖水呛进了气管,咳嗽一下反而呛进更多。

杨光的意识渐渐模糊,恍惚中看见姚淼来岸边取凉鞋时头上的发卡不小心掉进了湖里,可是杨光在水下无论如何也找不到。岸边的父亲正在钓鱼,水面的鱼漂沉了一下,父亲把手里的酒一饮而尽,把翠绿的酒瓶扔进湖里,旋即钓上一尾大鱼...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分享到: 更多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会员注册 ┆ 广告服务┆ 版权声明

Power by DedeCMS V58_BIZ_utf-8 2004-2012 DesDev Inc.
澳门葡京集团 版权所有联系我们
京ICP备12031540号-2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京)字 03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16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