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主页>原创天地>成长纪事>

冬天的记忆

时间:2018-02-04 00:33来源: 作者:唐言蹊 点击:
  


记忆中对冬天的理解,是从粘到发稍上的第一片雪开始的。

冬天,是一年的结尾,没有春天的生机,没有夏天的热烈,没有秋天的落寞,只是在一夜之间,荡涤了尘埃,安静了世界。

最美的冬天,在我的童年时光里。

曾几何时,我最喜欢的季节,便是冬天。喜欢冬天,不是为了欣赏似如冰雪世界的北国风光,而是喜欢这个季节的团圆和热闹。

一到冬天,那些辛苦了一年的人,才能享受着仅有的轻松和空闲。村里渐渐的多了些从外地打工回来的年轻人,路上多了些散步遛弯的叔叔爷爷。将囤起来的玉米拿出来晾晒,往地窖里存上些冬天常吃的蔬菜,土豆,西红柿,白菜,萝卜…勾掉屋顶的蜘蛛网,掸去墙角的灰尘,冬天就这样不知不觉的热闹起来了。

春节,承包了我对冬天的全部喜爱。走在路上,看不到争奇斗艳,可心里却开心地像花儿一样,不管鞋子踩上了多少雪,都会欢快地在雪地里四处乱跑,揣着心中的那份焦急和兴奋,匆匆忙忙的跑去鲜有人走动的小道或是墙角小巷,在那雪白色的地毯上,留下自己的脚印。刚打开家门,就能闻见那诱人的香气,于是顾不得跺去鞋上的积雪,顾不得解下妈妈织的围巾,一股脑冲进厨房,妈妈一准会在里面忙活,我像溜进厨房的馋猫一样,下手去偷捏这人间美味。如果不巧被妈妈逮到,就会嫌我给她添乱,把我从厨房撵出来,于是我就只能一边咽口水,一边猜想妈妈会做啥好吃的,是酥肉汤、还是油炸带鱼?是串丸子、还是糖醋排骨?然后再大大的吸一口气,恨不得把这香气全吸进肚子里。走进房里,奶奶正坐在炕头剪窗花,看她认真剪纸的样子,就像那十七八岁的小姑娘。说来也奇怪,奶奶虽然年纪大了,但剪纸的手艺却没有一丝削减,甚至可以称的上是一绝,窗花样式新奇、内容丰富,有的是神话故事,还有的是花鸟鱼虫,奶奶用剪刀一下一下的,把对新年的期待留在了剪刀里,把对家人的祝愿留在了窗花上。我总会一屁股坐到奶奶的炕头,然后时不时上手去添乱,在那个热闹又忙碌的日子里,我们一待就是一下午。等到快开晚饭的时候,奶奶就会领着我到村口的大道上,那条弯弯曲曲的土路上,总有些风尘仆仆的人,掂着大包小包回家过年,有好些年,我都和奶奶一起在这里,等我熟悉而又陌生的叔叔,他一年都回不了几次家,但每次回来都是大包小包的,包里是奶奶的新手镯,是妹妹的新发卡,是我的新衣裳。等叔叔一回到家,我们的年夜饭就开始了。一束束烟花绽开过,天空就不再孤寂。躺在床上,却激动得睡不着,就想着黑夜能快一点过去,能早一点穿上新衣服,早一点领压岁钱。

很多年来,我一直固执地认为,最美的冬天,在我的童年时光里,因为慢慢长大才发现,没有人再为家里剪窗花,我也不会在除夕夜里激动地辗转反侧,冬天的美正在一点一滴的淡化,也或许是我们正在渐行渐远。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分享到: 更多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会员注册 ┆ 广告服务┆ 版权声明

Power by DedeCMS V58_BIZ_utf-8 2004-2012 DesDev Inc.
澳门葡京集团 版权所有联系我们
京ICP备12031540号-2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京)字 03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16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