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主页>原创天地>成长纪事>

傻子

时间:2018-02-04 00:37来源: 作者:轻酌时光 点击:
  

在N大认识了后来好多年都不曾失去联系的好友——霍诚,为何说是多年不曾失去联系,因为暂时还在联系,以后会怎样都是未知。你和很多人的人生轨迹在某个路口相遇然后别离,或者像两条平行线一样始终观望着彼此,这些你都无法确定。珍惜现在拥有的。

色诚,是的,我们对他的爱称。也许大多数人会误解他有多色,事实是女人缘太好,大家为了平复内心的嫉妒就给了他这个爱称。因此说上帝是公平的:给了你漂亮的脸蛋,你就会有笨笨的脑袋;给了你丑陋的面容,你就会有智慧的灵魂;赐了你很多姑娘,就会有不同凡响的爱称。

色诚在感情里面身经百战,每次的抽离都是恰到好处。从前每听他讲一段段的感情经历,听到都是他提前说拜拜时,总会鄙视他。那时只是感觉这样的朋友有点不靠谱。后来遇到傻子我也总算明白了。

那年五一,跟着色诚来到了他的老家。下了汽车,一路村野景象:嫩绿的麦苗……嗯,和我的家乡一样!从穷乡僻壤来到了穷乡僻壤。一想到色诚曾经说以后毕业去他的家乡发展就来气,莫非真的来养猪!这条件也只能养猪。

“你丫的,江苏的,还有这么穷的地方,真像我老家。”我忍不住对色诚说。

“你个穷逼没见过富人吧?!这整个村都是我家的!”色诚瞟了我一眼,摆着像毛主席那个拿来5000雕塑手势一样,在视野前方扫了个弧形。

“你丫就吹吧!”

走到村子里面,才明白真的和我的家乡不一样,村子里面全是水泥路,每户门前都有自家的车,相对于穷乡僻壤的我们,这完全是理想中的小康

“说好的共同富裕,你们太不厚道,偷偷的自己先富!”

“先富带后福!”

无力还嘴。不喜欢在嘴皮上胜人一筹,因为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的途径都不是靠嘴,靠嘴皮子解决的最终还会回到嘴皮子上。

民风还算很淳朴,每遇到一个村民,都会微笑着说“阿诚,回来了”,方言!我并没听懂,但“阿诚”两个字听出来了,原来每个人心里都有别人的爱称。“阿诚”出于年龄大的阿婆之口,表示阿婆对色诚的爱幼之心,如果出于姑娘之口,那就大有一腿的可能。

“村里人怎么都表现出对你很好的样子?”

“这就不懂了吧!我是村里唯一的大学生!”色诚一脸傲娇的说。

无力还嘴。

“千万别说咱们是N大的,别人问了就说B大的!”色诚又小声的对我说。

这句话言外之意我们N大没名气,B大才是众多乡亲心中的好大学。其实从名字上我们也可以稍微的剖析下,N大,我们都是牛大的,自幼自以为天赋异禀,很少受到管束,因为我们知道不喜欢的就不去做,于是就成了荡客流民,被N大收留,其实N大并不想要我们,奈何多了几个招生指标。自古天赋异禀的人活着的时候都难登所谓的大雅之堂,唐伯虎数次应试都名落孙山,仕途极其不顺,最后又落得休妻,游荡乡间。而B大的就不一样了,学生被逼成才,B大的同学从小学习琴棋书画,十八般武艺样样略知一二,最后满意的考上了B大,B大说孩子们来吧,我教你们全面发展,最后落得孩子不知道自己真正喜欢的是什么了。

N大可叹,B大可悲。

一下午的奔波,很是乏累。上了色诚家的二楼想先洗个澡,奈何上面没热水。于是站在二楼隔着窗,喊色诚。这时,楼下有个看着傻里傻气的人,年龄大概比我大个五六岁的样子,发型很特别,至少在这个年代,像越南洗剪吹的一样。心里暗想:哥们儿,什么年代了,还在非主流。

“啊!啊!啊!”这哥们儿满脸狰狞长大了嘴巴朝我一阵乱吼,还连带着朝我打着手势。

着实把我吓了一跳。这时候,色诚出现在傻子后面,用手抱着傻子的头,贴在胸口,傻子冷静了很多。

“他怎么了?”我禁不住好奇的问。

“他是我小叔,脑子有点问题,不用理他。”

既然这样说了,我也没再追问。很多问题,你不去问,早晚有一天都答案会摆在你的面前。

对于傻子这种天生或者后天产生的身体或精神缺陷的人,每每遇到都会催生一种同情之心,同时会滋生一种瞬间的对生活要乐观和要珍惜现在的内心反馈。他们有的像一个战士,有的很平凡。健全的人至少活得平凡也要健全一些。这是我从傻子那里得到的第一点启示。

傻子真的很事儿。我们打牌,他在旁边胡闹,好好的一副牌被他啃的遍体鳞伤,可色诚就像对孩子一样对他,让他尽管啃,只要不吃就行。我们去钓鱼,傻子一直往水里扔石子,一下午只钓了几根水草,草草收场。

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死亡,而我爆发了。接下来发生的事让我忍不住打了傻子,事不大,也就几块钱的事,可能因为积怨太深。傻子,色诚我们三个出去吃夜宵,买了三瓶和其正。夜色温柔,吃着地摊,喝着凉茶,谈几句地摊理想。

“以后打算做什么?”我一本正经的问色诚。

“养猪,杀猪!”色诚一如既往的潇洒地说。

“大爷的,没一点正行。我想去做个码字的,写写故事”

“文化人啊,可小子要知道,杀猪的不怕有文化的,至少杀猪人不怎么努力,下辈子也是个教书匠。”

这句话我听过高三的语文老师说过,说自己上辈子肯定是个杀猪的,这辈子就来教语文了,来还债了。

在这说话的功夫,傻子不见了,傻子坐的位置上却湿了一片,我凑上去闻了闻。

“和其正,这傻子怎么把和其正都倒了!”

色诚把刚吃到嘴的串吐掉,赶紧四周张望,地摊老板摆了下手势,意思在旁边一家饭馆里。我和色诚慌忙跑到饭馆里,生怕他惹出什么事,我两个兜里钱全压上都不够。来到饭馆,屋里充满着祥和的气氛,这时看到傻子正在往和其正瓶子里倒热水。这些天的怒火加上今天的,一脚踹了过去,把傻子踹趴下了。

“你丫的,跟个傻子较什么劲!”色诚一边骂我一边把傻子拉起来。

我没有说话,毕竟是自己出的手。后来明白对于任何一件事,如果是自己没有耐住火气而做出没素质的行为,你都是错的。你之所以生气,情绪易变,是自己还不够好。一个够好的人,对外人不会发火,因为你明白外人对你不那么重要,何必去生气;一个够好的人对爱的人不会生气,因为当要生气时,你会想到她对你有多重要。

色诚接下来讲的关于傻子的事,让我对傻子有了新的认识,傻子有很多人的影子,每个人也都有傻子的影子。回到地摊,又要了一把串,两瓶啤酒。

“傻子,你为啥把和其正倒掉,往里面装水啊?”

傻子低着头,擦着眼泪。看着傻子,心中的怒火也被浇熄了。

“因为他曾经爱的那个姑娘不喜欢喝任何饮料,每次吃饭都习惯喝开水,所以他一直记着她的习惯,尽管现在傻了!”色诚突然说了这么一句话。

我的脑袋一下子蒙了,有时候总是告诉自己不要从一个人的外在去评判他,大多经历告诉我们都会误判,但却总是在瞬间感悟后又重蹈覆辙。

色诚说,他这辈子最敬佩就是他这个小叔,但他不会学他。

那个年代还在流行洗剪吹,傻子就是那个时代的标杆。鲜衣怒马少年,收获了爱情,顺利大学毕业。本来抱着满腔热血大干一番,成家立业,盖上三层小洋房,幸福美满。但人生事与愿违的十有八九,他也赶上了。傻子有个女朋友叫言子歌,两人交往了一年私定终生,畅谈了未来,信心满满。

毕业后两人小吵不断,工作地的选择、生活物质的供给问题、家庭亲人的介入。校园爱情似乎都要过这一关,过去的幸福了,过不去的幸福半路夭折。像《玩偶之家》中易卜生笔下的娜拉,《月亮与六便士》中毛姆笔下的思特里克兰德,言子歌在争吵中选择了出走,没有像思特里克兰德留下一封信,她什么也没带走,也没留下。不见了。傻子在家等了一周也没等到消息,本来还抱着希望的他彻底的明白了,她不会回来了,她已经不爱他了,连告别也不想和他说。一个人如果不爱你了,那种力量在内心里很强大,你以为曾经再好的感情,在他那里也是毫无波澜。

傻子绝望到了极致,把自己关在楼上,不吃饭。那天下午,傻子趴在窗前看了很长时间的夕阳,他看到曾经和言子歌漫步在小桥流水、置身在巍峨高山、沉浸在夜色古镇,幻想着曾经约好的圣洁的西藏、京都的樱花大道、遥远的苍山洱海……一天一夜过去了,任凭家人、色诚怎么劝说都没有用。第二天早上,色诚又来找傻子,刚走到楼下,却看到傻子站在二楼窗台上什么话也没说,落了下来。一代非主流的标杆,就这样倒下了,说是也奇怪,从那时候起非主流慢慢淡出了人们的视野。色诚傻了眼,拨打了120,命是保住了,却成了傻子。也许这对他来说是最好的结果,比较忘了很多苦恼。

这时候明白了傻子为何第一次见我就朝我吼,因为我站的地方是他第二次生命开始的地方。他是善良的。也懂得了为何色诚总能在感情里游刃有余,不是他不够善良,是因为足够爱自己。很多人都有傻子的经历,很多人变成了傻子,也有很多人变成了色诚。看到变成傻子的人,我们心生可怜,看到变成色诚的人,我们会不会为逝去的纯真而悲叹呢?人生都有该走的阶段,每一步都有自己不同的主旋律,曾经看过一句话:这个世界正在遗忘不曾改变的人。人类历史本来就是一段进化史,每个个体不断进步才是合理的,人生百味杂陈,不一一体味,离开的那一刻只会心存遗憾。

也许有一些岁月和岁月里的人会让人怀念、迷恋,但即便如此,彼此其实清楚的知道一旦别离很多回不去了。对于过往,不在面前时,也许都考虑过还可以在一起像从前那样,可当再面对面看着彼此时,却清醒的知道不可能了,就像李宗盛《给自己的歌》里面唱的那样:我认识的只有那合久的分了,没见过分久的合。你可以像傻子一样不顾一切,也可以像色诚一样运筹帷幄。但爱的时候就深深爱,走的时候,美好的就让她美好的长存于心吧。

后来没有再因傻子的胡闹而生气,见了傻子也跟着色诚叫小叔。毕业后,就没再见过傻子,和色诚通话时会捎带问问他现在怎么样,偶尔寄点好吃的给傻子。去日本旅行时,会拍一些樱花照给色诚发过去,让傻子看看京都的樱花。色诚说,言子歌有一次突然出现在了村子里,去了傻子家,傻子想说什么却怎么也说不出,只是慌忙的去倒了杯热水。言子歌走后,傻子在楼上又睡了一天,早上起来后,却会说话了!我在电话那端听了色诚说这话,真的要激动的跳起来了,是那种不敢相信的激动。可色诚又来了句:骗你的!我甩了电话,发了条微信给他:洗洗睡吧,好好对你小叔。“虚惊一场”是人间最美好的成语,生活却不总是虚惊一场。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分享到: 更多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会员注册 ┆ 广告服务┆ 版权声明

Power by DedeCMS V58_BIZ_utf-8 2004-2012 DesDev Inc.
澳门葡京集团 版权所有联系我们
京ICP备12031540号-2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京)字 03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16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