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主页>原创天地>成长纪事>

没有我不肯坐的火车

时间:2018-02-04 01:11来源: 作者:帝中第一菜 点击:
  

(一)

铁轱辘发出第三十二下“嘎吱”声后,火车终于驶出了小城的车站,林巍长舒一口气,颓下疲惫不堪的脊背,解开大衣的扣子,懒散的靠在座椅上,从屁股到脊髓传来的舒适感令他满足,定神向窗外望去,两边山林投下的树樾直勾勾的指向远方。林巍为即将到来的远方欣喜不已,可越来越陌生的环境又令他不安起来。林巍长吸一口气,坐直了身体,将身上的大衣裹得更紧些,又将双手老实的摆在扶手上,却显的更加不自在。

火车上人并不算少,可大多都是临县的,本来约好一同结伴的同学突然不见了踪影。“自己大概是小城唯一一个18岁独自去远行的人吧?”林巍念念道。他想起余华写得《十八岁出门远行》,觉得自己比那主角更为勇敢。这么想着,便有些骄傲,原本坐直的身板更像是有了依靠般,变得理直气壮了。他抬起头,环顾四周,多是些生面孔,与他年纪相仿的人,大多有父母陪同,或是三五结伴一同去城里玩的。看到这些成群结队的少男少女,林巍突然觉得内心一阵不安,他恍恍惚惚的站起身,扶稳晕晕沉沉的脑袋,踉踉跄跄的走到车尾。小城早已不见踪影,两边的树木逐渐浓密,风带着燃油味,混杂在腐朽败坏的树叶之中。林巍强忍住腹部传来的一阵阵恶心,小心翼翼的从大衣内袋中掏出一本皮套本,打开余温未散的封面,扉页上的一行清秀小字映入林巍眼中——

“没有我不肯坐的火车,也不管它往哪儿开。”

——落款人是沈悦。

两行清泪洒落在清晨的淡雾之中。

(二)

沈悦与林巍同住在小城附近的村落里,俩家相隔的距离不过是从溪头到溪尾。每天清晨林巍从山脚下悄然出现的溪头出发,走过一小片菜园,经过一座水泥桥,待太阳恰好升到够不着的地方,就到了悄然没入田野之中的溪尾,这时候沈悦恰好从屋中出来,手里揣着一个黏糊糊的芝麻果,马尾在她脑后跳跃,柔和的阳光随着马尾一晃一晃,林巍觉得初升的太阳也不过如此动人。沈悦往往会牵起林巍的手一同向学校走去,黏糊糊的小手紧紧的贴在林巍的手心,似乎永远不会分开。

林巍握紧了手中的皮套本,皮质的封面也有些黏黏的,恍惚间又有了力量,他是讨厌上学的,芝麻的亲切是他每日上学的动力。林巍将皮套本举到颊前,轻轻的嗅着,空气中的腐味多了一股牛皮的香味,然而并没有芝麻的味道,他失望的合上本子,蹲下身,将头埋在膝盖之中。火车缓缓行驶在山林之间,耳边的风轻轻而又毫无留恋地刮过,像极了南国冬日凛冽而不失优雅的北风。

林巍仿佛又回到小的时候,他蹲坐在石块上,周围是寸深的积雪,几支掉落的衰败老枝横七竖八的躺落其中,耳边同样也是呼呼而过的风。他随意捡起一根树枝,咿咿呀呀的在雪中涂画。面前的积雪突然被一道身影挡住,林巍慌忙抬起头,只看见沈悦气急败坏的脸:“又逃课出来耍!看我回去不告诉你妈!快跟我回去上课!”于是便被连拖带拉的带走,只余下石块前一片慌乱的涂抹与来不及擦除的“喜欢”二字。林巍颤颤的跟在沈悦身后,飞雪缓缓的落在俩人的头发上,染白了发,染红了心。

抬起头,林巍脸上露出会心的微笑,白头的真谛,也不过如此了。然而脸上笑容转瞬即逝,或许直到现在,沈悦也从未看到那喜欢二字吧?

时间悄无声息,龟速的慢车竟也穿过重重山林,来到了另一座城市,林巍惊叹于小城之外的繁华,却又想起小城的荒芜,两地不像是只隔了几十里,倒像是两个国家一般。

说起小城,林巍便觉有些气愤:千百年来,小城从未诞生过一位文人墨客;如今,也没有拿的出手的特色招牌;连稍显绿色环保的植被,也是生长在贫瘠的红漠之上。反观相隔几十公里的临县,北边有着享誉全国的徽派建筑与秀美山川,西边出了个可以名垂千古的革命烈士,算得上半个革命摇篮。林巍总感叹时运不济,投胎时偏偏落在此地。但是话又说回来,能够遇见沈悦,难道不是自己最大的幸运么?

但沈悦从未觉得自己时运不济,相比于小城的闭塞,她更在乎的是自己的努力。县城只有一所高中,学生很少,三个年级不过十个班,能离开小城考入大学的幸运儿,全都是从第十个复读班中走出的。而大多数人,高中毕业后就只能加入了小城就业的队伍。

林巍原本是打算与他们一齐的,家中并不富裕,自己又身为长子,实在是有必有扛起家中大梁了。然而当他意气满满的与家人宣告自己的计划,却被父亲一个掌掴打回了学校。后来母亲转述父亲的话:“他就算累死,你们几兄妹也得走出这座小城!”

沈悦得知此事后笑的合不拢嘴:“你活该!明明是想离开这儿的,却硬要装成熟懂事!”

林巍无力反驳。沈悦看到他一幅憋屈的样子,突然严肃起来:“要是我,是一定要走的。”林巍盯着她的眼睛,一半是向往,一半是激情,看不到半分留恋。

“为什么?”林巍被突然而至的严肃怔住。

“你果真是活该!”说话的主人眼中多了几分寒意,甚至是恐惧。

林巍站起身,不再挤压回忆的海绵,“果真是活该么?”他喃喃,一边将手中的皮套本轻轻装回内袋,又从口袋中摸出一张车票——一张四等慢车的火车票。他抚摸着上面的斑纹,像是抚摸着一颗希望,他抿了抿手指,轻柔的将车票折起的四角抚平。出神地望着车票上带有镭射的标识,四散的光线像是时空隧道一般将他又拉回了过往。

曾几何时,沈悦对火车也有着近乎痴迷的喜爱。她常常带着林巍来到小城的车站,坐在附近的高台上看着一辆辆火车经过。火车很少停靠,月台上也极少有人,白天铁轨上倒多得是拾荒者——整个车站如同虚设一般。偶尔的几次停站,都会在小城激起一片涟漪,是学成而归的学子?是外出创业的游子?是上级领导的考察...?

总之,每到这个时候,当车上的零星点点的人儿下来时,沈悦总会高喊:“我将成为一个英雄归来,否则,就像一个英雄死去。”沈悦对首小诗的喜爱不亚于写在皮套本之中的。

林巍也往往应和着:“英雄!归来!”俩人有些阴阳怪气的嗓音难掩心中的羡慕,却只遭来月台上人们的白眼。但俩人依旧乐此不疲,日复一日,时间仿佛永远凝滞在此刻,直到......

林巍不敢往下想了,他收起手中的车票,踉踉跄跄的回到车厢内,重新坐回到·自己的位置,窗外的树樾突然变得张牙舞爪起来,似在嘲笑。林巍开始怀疑自己独自远行是否正确,他狼狈地拿出皮套本,怔怔的望着那句话:没有我不肯坐的火车,也不管它往哪儿开。

一双手突然摇晃着出现在他的眼前,他猛得从话中惊醒,抬头看到一张同样俏美的脸,“沈悦...!”徐呆呆的望着来人,“是沈悦么?”

“先生,请出示你的车票。”原来是查票的乘务人员。林巍顿时清醒,定了定神,有些茫然的将车票递了过去。

“不会是她。”他想。

“先生你的票。”来人将票递了回来,语气有些奇怪,就像那个穿着白褂的医生,林巍颤颤巍巍的接过票,就像接过那本皮套本。

高考揭榜日,林巍竟然成为了小城中第一个未参加复读班就考上大学的人,他第一次觉得自己成为了上天的宠儿。但他没有看到沈悦的名字,便觉有些不安起来,或许可以申请缓一年去?他擅自给自己做了决定。然而当他迫不及待的跑到溪尾,却不见沈悦的身影。邻居说来了几个医生,用摩托车把她载走了。

在医院见到沈悦的时候,她已是奄奄一息,马尾洒落开来胡乱的铺在枕头上,白皙的脸庞在纯白枕头的映衬下更显的苍白。林巍只是坐在病床边上哽咽:“你又如何去寻得这番短见?”直到现在林巍不敢责备她什么,这句话像是在问她,也像是在诘问自己。

沈悦的嘴唇轻微的动了几下,林巍急忙俯下身,只听见几个毫无意义的音节,他更觉有些愧疚了。沈悦的母亲走了过来,她拍了拍林巍的肩,递过来一本皮套本。旁边的座位上的男人突然发起了火:“这妞就是活该!不好好干农活,整天想着当金凤凰!”

女人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又转过头来对林巍说:“这是沈悦留给你的,这孩子压力太大了...你要加油!别辜负了她!”

林巍紧抱着手中的皮套本,只是点头,两行清泪洒落在医院充斥酒精的空气之中。

(三)

“先生你的票,好像不是这趟列车的。”来人似乎察觉到什么,试探的问道。林巍怔怔的望着这张票,这是到往省城大学的票,到往那无数小城青年向往的远方的票,可是他知道无尽的远方,无数的人,其实与他都不会有什么关系,世上所有的悲与喜,分与合,也只不过是囿于身边的一段故事罢了,只不过某两人的故事有了些许交集,才将世界串联为一个整体。就像奥运五环,部分重叠的圆圈相互独立而又不可分离。这么说来,小城外的远方,还有什么值得去的必要呢?

但沈悦不在了,那与他最亲密的交集不在了。

除了沈悦,值得他虔诚以待的只有远方。

林巍只是点头。皮套本不慎从手中脱落,他俯身去拾,就像最后一次听沈悦讲话一样。手碰到皮套本的时候,他似乎突然听清了,那好像是...是...

“你...喜欢我吧...”

终究还是被知道了,林巍抬起头,忽觉又有了力量,自己承载着的,是俩人的梦想啊!两只眼眸清如泉水,他向这来自远方的陌生人重复着扉页中的话,又像是在对自己说:

“没有我不肯坐的火车,也不管它往哪儿开!”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分享到: 更多

相关文章

发布者资料
linbochuan12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7-12-31 21:12 最后登录:2018-01-31 22:01

推荐内容

  • 存折

    茫然 激动 忐忑不安 拥有了属于自己的第一张存折   曾见过妈妈的存折 包袱...

  • 想你也是虚拟的(组诗)

    想你也是虚拟的(组诗) 邵小平   ◎遇到你   遇到你,你只是一个QQ ...

  • 风问

      深夜醒来,听见窗外的风声。   这阵风是如何飞越千山万水,历经无数日夜...

  • 谁在为你默默修行千万年?

    千万年前,我是深山里的一方顽石。风雨在我的身上变幻,我被侵蚀成一颗沧桑的陋石。 ...

  • 竹灵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那片青翠的竹林,在他离开后的那个黄昏,开满了洁白的花朵。只为了...

  • 生命的旅途有你是一种美丽

    在漫长的人生道路上,总会遇到几个很特别的人,就比如你。或许只是纯粹的精神寄托,或...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会员注册 ┆ 广告服务┆ 版权声明

Power by DedeCMS V58_BIZ_utf-8 2004-2012 DesDev Inc.
澳门葡京集团 版权所有联系我们
京ICP备12031540号-2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京)字 03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16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