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主页>原创天地>成长纪事>

我的高中语文老师“谌大汉”那些事儿

时间:2018-02-04 01:22来源: 作者:林俊 点击:
  

谌大汉儿,原名谌世柱,内江郭北人士。体型高大威猛,小小的眼睛杀气重重,时人赠外号“谌大汉儿”,后简称“大汉儿”。大汉儿最名不虚传的是他的肚子和屁股,他自己爆料说有学生曾经描写他的肚子,进教室是先见其肚后见其人,由此便可以对其肚子的大小略见一斑了。好酒之人,肚子大倒算是合情合理,而屁股之大的缘由让人捉摸不透。我曾推究过这个特征的由来,后来数次观看大汉儿踢足球才获知了答案。大汉儿踢球除了用脚以外使用最多的部位就是臀部了,只要他在球场上屁股一翘一翻一扭,那股势不可挡的力量便由臀部向四周散发开来。就像武侠小说里的某种神功一样,四周的人都得闪开,否则就是与地面亲密接触。曾经在球场上不止一次看到过别人被他的神功震翻在地。

大汉儿好酒,也常和我们聊及他喝酒的趣事。但他不喜欢赌博,堪称逢赌必输。他是典型的性情中人,追求真实,反对虚伪,对时事和生活都有自己独到的见解,也厌恶了世人的丑陋与虚情假意。大汉儿上课风格是别具一格,至今我依旧认为在我小半生里遇到的老师中,他教给我的东西是最多的。他对我整个学习生涯和人生都有相当大的影响。犹记得大汉儿第一节课就阐述了他上课的原则:上课想上厕所不需请假,自己悄悄的去解决,别上个厕所让全班人都知道,还得打乱我的思路;想睡觉就趴下睡,别硬撑着,你在那里点头我还以为你挺认真,硬撑着你痛苦我看着也痛苦,万一你不小心头磕到桌子上,我还得送医院;在不影响他人的前提下可以随便做自己的事情... 这样的原则实在与众不同,也是我一直以来追求的那种自由,人身与思想的自由。

他上课是风趣的,很少有人在他的课堂上睡着,他的课几乎成了一种休闲方式,但这样的休闲是在快乐的同时获得极其有意义的知识。这样的知识大多并不来自书本,他说思维已经被局限了怎么去创新?有时候一节课下来就只能讲完一个选择题,甚至好几次一节课只能讲一个选择题的一个选项,涉及到的诸多问题他都会以其富有穿透力的雄浑的声音进行纵向和横向的扩展,这样的扩展天南地北、各式各样,不仅增加了听众的知识,又带来了许多欢笑。他很少系统的讲语文的专业知识,就算有也会只是在临考前突击一下。他厌恶现在中学语文教学的理念,也是在他的引导下我们逐渐反思曾经引以为傲的考场作文。两学期下来,在我的印象中我们从没有过一次作文练习,但他鼓励我们写日记,他说这些与虚情假意的作文比起来大多是表达的真情实感,文字不华丽也是有生命力的。他说无论写什么都要注重生命,至于所谓的写作技巧真那是后来的事儿。

还记得大汉儿冒着被领导批斗的生命危险带我们看的那些电影:《心之谷》、《海洋天堂》、《三个白痴》、《血钻》、《最贫穷的哈佛女孩》......在我看来每一部都是那么经典,每一部都教给我们不同的对生命对人生的感悟。喜欢那时听到大汉儿一声“走,多媒体”,喜欢那时大家端着凳子往楼上跑的情形,也喜欢看到别的班级的同学用极其羡慕和嫉恨的眼神目送我们到多媒体教室,喜欢一群人把门窗紧闭,在漆黑的教室里双眼锁定银屏的样子。后来学校“风声”很紧,大汉儿斗不过那些霸权实力,只得将看电影的频率降低。而且在每一次看电影的时候还要乔装成上课,在黑板上写下几个字以备领导的突袭。后来我们每次看电影都会美其名曰“影视作品欣赏”或者“影视学习”,诸如此类。

每次领导找大汉儿说语文教学不能这样而要那样,他总会虚心接受,但坚决不改。这就是他的风格,当然那是因为他对语文的教学认识远高于那些所谓的领导,在领导眼里成绩和升学率才是最重要的,谁管你思想如何,谁管你的综合素质?教育在某些程度上已经成了某些人谋取名利的工具,他不改,他懂得怎样让学生接受得更多。

大汉儿不愿与世俗同流,不喜欢虚假的面子工程。有一次他上课,有领导视察工作,课后领导对他提出了严厉的批评,说他上课不用普通话。不仅如此,黑板上没有语文板书不说还留着上节课数学老师留下的字迹。这让领导很生气,但大汉儿讲这些的时候仍然是满脸的笑容不屑于权势。后来又极其讽刺的用川普给我们上课,在上课之前还用粉笔在黑板上写下当堂语文课的教学内容,如“语文,评讲试卷”等,有几次直接是把上一节课老师留下的东西改头换面,明明是核对的数学答案,他把数学二字直接改为语文。这些幽默的对制度的讽刺,让我们愉快的度过了那些枯燥的日子。

还有一次,学校某学生在体育课上打篮球把手给摔断了,最后学校负了全责。但领导追究起体育老师的责任来,说是体育老师没有尽责,因为刚好在那节课上体育老师没有强调安全问题。大汉儿一边愤怒的骂着一边在黑板上写下了“安全”二字,并且告诉我们记得每次上课提醒他写上这两个字。之后的一段时间每节课的开始他都会在黑板上写下这两个字,并且笑说“要是老子上课的时候一个同学从板凳上摔下去了我还负不起责,写了就证明我是强调了安全问题的,我要划清我的责任”后来我们发现这两个字是十分必要的,因为时常有同学在他的课堂上笑得前俯后仰,也有甚者笑得从凳子上摔倒在地的。

大汉儿爱看书,所以是一个很有点学问的老师。他有个常人开起来很滑稽的习惯,就是喜欢把书藏在身体的某个部位。好几次他来守自习,大家明明看到他空手而来,但当他走上讲台就能从袖子里或是屁股后面腰带之间抽出一本书来(这大概也是他肥大的臀部的又一个用途)。第一次见到他从屁股后面抽出一本书来着实让我们很惊讶,后来便见惯不怪了。不仅是书,试卷等也是如此,常常评讲的试卷都是从衣服里屁股荷包里摸出来,再慢慢的将一个小方块徐徐展开评讲。一次他借了我的书,让我心生疑问他会不会也把书夹在皮带与臀部之间...

大汉儿从不摆架子,虽然他也算是学校的领导人物之一,并且在学生间享有威望,估计这和他的官职与长相有一定的关系。但他的言行与穿着从来都不像领导,我们无论什么时候都可以称呼他“大汉儿”“叔叔”甚至是全名“谌世柱”,他从不会介意。只是有一次他开玩笑说他是堂堂一政教处主任,说完昂起头假作很骄傲的样子笑翻了全场。后来我们每次都会开着玩笑叫他“谌主任”,但总之他对别人对他的称呼从不介意,随和得很。不仅是不像一个领导,甚至是不像一个老师,曾有不少人都误认为他是一个教体育的一介莽夫。其实刚来这个学校的时候我也是这样认为的,做梦都想不到他是教语文的。因为常常见到他在球场上用那巨大的臀部欺负学生和其他老师,粗鲁之极。平时他的着装也十分随意,从未见过他穿正装,更别提皮鞋之类的。脚上基本上都是一双布鞋,有一次在球场上看到他身穿一件“露背T恤”,衣服烂得十分寒酸而性感。他说穿着并不那么重要,你穿几十块钱一件的衣服也没谁看得出来。当有人说他不像老师的时候他说我不需要像老师,因为我本来就是老师。每次他骑着摩托车去街上接他儿子,都遇到有人招呼他说要搭车,都误以为他是开摩的的师傅。

有一段时间为了迎接市里的模拟考试,全班都很紧张,他为了让大家紧绷的弦能松一松,就在晚自习拿来了桑格格的书《小时候》,一本完全用四川方言写的书,念给大家听后听得大家欢笑声、拍桌子声、尖叫声响成一片。紧张的气氛才得以缓解,害的楼上楼下隔壁的都一头雾水。

大汉儿淡泊某些东西,不追求没有实际意义的东西,他常说叫我干那些不如叫我去钓鱼,他说考不上大学就不活了么?还不是照样活。以此来安慰我们这些把大学看得太重要的人。他从不要求我们和其他班比成绩,但要求我们要有思想,要有自己的想法,不要随波逐流人云亦云,我不知道我们能否做到,但他是做到了。

他讲给他儿子取名字,几经周折才想好几个,“谌(shen)旨”“谌唐”,他说以后他叫儿子“谌旨”,儿子就回答到,多有意思啊!他讲他的大学那会儿,在球场上硬将一小子排挤下场,结果那小子不服气将他的饭盒(不锈钢)踩成了飞盘在旁边飞来飞去。后来大汉儿寻机报复,在半夜里冲到那小子的寝室将床上的被子一掀,拖着被子狂奔在走廊里,冲到厕所把被子往水龙头下一扔,扭开水龙头就跑了。更搞笑的是后来他竟然把踩扁了的饭盒给锤回了原形,还继续用它打饭用了那么一段时间。

在最后一节课上大汉儿还笑着给我们做了一个短暂的告别发言仪式,其实那个时候我是十分难过的,特别是当听到他说这是我们最后一节语文课的时候,眼泪在眼眶中一直旋转着。但很快在他幽默而富有智慧的言辞中渐渐的平复了心情,犹记得他最后说要送给我们全班三个字“爱”和“宽容”,他说无论你走到哪里都要记得这三个字,那样就会坦然很多、快乐很多。时常想起这三个字,觉得温暖,有力量。我想,大汉儿带给我们的不仅仅是短暂的快乐时光,更多的是一生有意义的影响,改变了我们对人生对生命对世界的认识和感悟,而这样的改变将伴随着我们的一生,指引我们的前行。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分享到: 更多
发布者资料
林俊Jerolin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8-01-30 18:01 最后登录:2018-02-03 14:02

推荐内容

  • 存折

    茫然 激动 忐忑不安 拥有了属于自己的第一张存折   曾见过妈妈的存折 包袱...

  • 想你也是虚拟的(组诗)

    想你也是虚拟的(组诗) 邵小平   ◎遇到你   遇到你,你只是一个QQ ...

  • 风问

      深夜醒来,听见窗外的风声。   这阵风是如何飞越千山万水,历经无数日夜...

  • 谁在为你默默修行千万年?

    千万年前,我是深山里的一方顽石。风雨在我的身上变幻,我被侵蚀成一颗沧桑的陋石。 ...

  • 竹灵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那片青翠的竹林,在他离开后的那个黄昏,开满了洁白的花朵。只为了...

  • 生命的旅途有你是一种美丽

    在漫长的人生道路上,总会遇到几个很特别的人,就比如你。或许只是纯粹的精神寄托,或...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会员注册 ┆ 广告服务┆ 版权声明

Power by DedeCMS V58_BIZ_utf-8 2004-2012 DesDev Inc.
澳门葡京集团 版权所有联系我们
京ICP备12031540号-2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京)字 03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16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