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主页>原创天地>成长纪事>

梧桐结

时间:2018-02-04 01:23来源: 作者:茜茜家煤球 点击:
  

她没想到,这一次他们再也回不去。

梧桐坐在思源镇通向县里的大巴上,视线一片朦胧。

他怎么能这么狠心,连一句挽留都不曾说出口。

大巴上,收费的阿姨快要来到梧桐面前时,她才强打起精神胡乱抹了把仍在涌动的泪珠。

思源镇是平安县辖区内最偏远的一个小镇,距离城区有两个小时的车程,是阿桀工作的地方。穿过参差不齐的自建房,翻越跌宕起伏的盘山路,像坐过山车一样上升上升后坠下坠下。

一周前,阿桀带着她坐上大巴时还好心好意地给她挑了个车右方靠窗的位置,美名曰:让我好好观赏乡村小镇的秀丽风光。

她还真信了他的邪!

当大巴顺着山路飞速掠过青树翠竹以及再往下二三十米高的山涧。峭立的石壁被一方溪流劈开十余米宽的间隙,激流湍湍,不知其所始亦不知其所终。

梧桐视死如归地闭上双眼,顺道将身旁的阿桀掐出五个齐齐整整的指甲印。阿桀在梧桐的张牙舞爪中笑得很灿烂。

那几日,梧桐的心是从未有过的宁静。

几乎与世隔绝的一方天地,空气好得出奇。倚窗远眺,远处的山包郁郁青青,近处青黄相间的菜地被一道道泥黄小路随意割开,一头连着居所,一头连着清可见底的小溪流。溪水哗啦哗啦,在寂寂深夜奏响一曲安眠的歌谣。

梧桐每日都很悠哉,自然醒来刷刷手机看看视频,到点了买个菜,边听音乐边学着度娘上搜来的菜谱做几道小菜,然后等着阿桀下班一起吃饭,还每餐乐此不疲地问他对每道菜的评价。阿桀被缠烦了,冷傲地丢给她一个眼神,淡淡抛出一句“能吃”后大口大口地将饭菜吃得一干二净。

每每这时,梧桐的心便生出几分雀跃,这一天厨房的叮当碰撞没有白费。

这天晚上,阿桀照常带着耳机跟从前的舍友打游戏。玩了一整日手机的梧桐此时脑子突然抽风,试探性地问阿桀:“不如明天你到食堂吃午餐吧,反正我做菜的水平跟食堂也差不多,明天我自己随便吃点就行。”

其实,梧桐那点小心思掩藏得不算隐蔽,无非是期待阿桀能夸她一句诸如“我喜欢你吃你做的”,那样就算一辈子流转于方寸片地为他洗手调羹,那也未尝不可。

她享受点滴平淡的温馨,她不在乎他人的评价,她只在乎他。

但谁让那个人是阿桀,对甜言蜜语从来缺了根筋,甚至连正面评价都少得可怜的木讷呆瓜。

他头也没转,仍专注着屏幕,回了一句:“好。”

那一刻,梧桐不知为何突然觉得有些委屈,泪水簌簌地落了下来,当然她没让阿桀知道。

那天晚上,压抑到窒息的氛围中他们没再说一句话。一米五的小床被分成两半,中间隔了宽宽的越不过的鸿沟。听着背后均匀的呼吸声,梧桐的泪水淌湿了整个枕头。

辗转反侧,泪眼蹒跚,梧桐在心里悄悄做了个决定。

第二天,梧桐买了点瘦肉和青菜,煮了个清清爽爽的白菜瘦肉粥,味道很好,超出了以往的水准。

出乎意料的是,饭点时分阿桀回来了,梧桐微微诧异了几分,打定的主意不禁动摇了极分,如果他待会他挽留就不走了罢,最柔不过女儿心。

“吃饭吧。”梧桐盛了粥,小声地招呼他吃。阿桀没说话,默默地取碗盛粥。

他们自顾自地喝着自己的粥,再不复往日的调侃笑闹,有的只是碗匙碰撞及唇齿咀嚼的轻微动响。

用过粥,阿桀如同往常一般收拾残局,但梧桐已经默然地收拾起了她的......行李。

行李很少,紧紧一个背包。临走前,梧桐回头望了阿桀一眼,他正坐在床边一脸沉静地刷着手机,好似什么也不曾发生。

镇口的大巴空无一人,正悠悠哉哉地等待着走出桃园小镇的乘客。

梧桐坐在靠窗的位置,脑中不停地涌动着阿桀淡漠的脸,不由小心翼翼地哭了起来。

她不明白,为什么一句简单的挽留他都那么吝于提起。

大巴开动那一刻,梧桐趴在车窗前急急巡视着窗外,只有一眼望尽零星的几家叫卖摊子和几个闲来无事的老人。那道心心念念的身影到底没有出现,影视剧的场景果然只会出现在屏幕中,曾经隔着屏幕有多么感人泪下,现如今望着现实便有多么肝肠寸断。

呵,很早她就知道他是个清冷之极的人,是有多傻才会对这样一个人一再满怀期待?

梧桐的心像被无数银针刺过,密密麻麻地疼。泪眼婆娑间,她给阿桀发了条信息:我们分手吧。

删除联系人,扔下手机,任由眼泪似割了动脉的血液一般汨汨滚落。

车行至半途,梧桐的心平静了许多,阿桀对她的好一幕幕地在她的脑海中巡回播放:

他笨手笨脚地给她做甜食的时候;他一言不发跑来看她的时候;他偷偷摸摸送她念叨好久的礼物的时候;他们十指相扣畅想两个人未来的小家的时候......

真是奇怪,明明他个子不高,长得也不算帅,还总是藏起一半的心思让你猜,细细数来缺点可以罗列出一整张的A4纸,但为何会独独看到他时自己的心却会控制不住地加速奔跑?

是因为他其实还长了个挺俊的鼻,总走在他左侧的自己竟觉得他侧颜有几分清俊?还是因为说起自己感兴趣的领域时向来寡言的他侃侃而谈中无意散发出的自信从容、飞扬神采?或许是因为自己手残,喜欢看他的指尖在键盘上灵动跳跃的模样......

她不知道,她抚着微微抽痛的心脏问它,它也不知道。

愈想愈惊慌,梧桐忙把思绪从脑中心内闪过的无数阿桀中拉回,但目光触及那方间下溪流时又跳出那日来时她与阿桀笑闹的场景。

溢满一腔的怨气怒气顿时消散得无踪无影,只余满心的懊悔与思念。

呵女人,脾气比二月的天气更捉摸不定。

仔细想想,自己昨夜也有做得不好的地方,这几日阿桀都在家里用饭,逋一去了食堂同事们该怎么想呢?况且她早就知道了他不善于夸赞的,但他对她说的每一句话都很真诚,他们曾因此吵过多少次了,为何自己总是喜欢挑战他的底线?

梧桐翻出被扔进背包深处的手机,挣扎了半晌,终究拗不过自己的心,给阿桀发了个信息:我......我刚刚的话太过分了,我向你道歉,你能不能原谅我一次?

梧桐的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屏幕,十分钟过去了,发出的信息像石沉了大海一般无半点回响。她安慰自己,也许他现在在午休,还没留意到信息。

她望向窗外,冬日的暖阳给青绿色的松竹笼上一层淡金,愈生机勃发得紧。梧桐却忍不住拢了拢外套,莫名由心而发的寒意冻得她紧紧抱住了自己。

每隔几分钟,梧桐便点亮一次手机看看有没有阿桀的消息,但每次回复她的都是空空荡荡的对话框。恍惚间,梧桐好像听到有微信消息传来,她急忙点开绿苍蝇APP,不过是每日新闻推送罢了。

梧桐坐不住了,又给阿桀发了好几条信息,但这一回回复她的是系统关于好友验证的消息。

梧桐的心咯噔了一下,拨开那铭记于心的十一个数字,手机嘟地一声接通后是机械的女音: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正忙,请稍后再拨......

梧桐不死心,接连拨了好几个电话,回复她的无一例外是系统回复音。就在她失望地想要放下手机,期待许久的那个个人的消息传了过来。梧桐几乎是哆嗦着点开信息,失望在触及信息的内容时转化为绝望:已经分手,不要再打电话,也不要再发信息。

梧桐的心在那短短数字面前分崩离析,泪,止不住的泪翻滚落下。

七年的相识四年的相恋顷刻之间化为灰烬。

失恋并不像梧桐想象中那般天崩地裂、要死要活,一切地一切都在有条不紊地进行。只是当她忽然闲下来时,再也没有那个可以为她24小时随心分享所见所闻的对话框了,原来用忙碌麻痹失意不是说说而已;夜半更深时再也不会有一个人出现在她的梦里将黑暗变成粉红,有也不过是Bad Ending。

她的生命中再也没了一个叫阿桀的少年陪在她左右。

梧桐搜索了知乎“失恋该怎么办”的话题,跟帖层出不穷,但不外乎用时间去治愈。

时间确实是很好的良药,它可以让一段感情像酒酿一般愈酿愈甘醇,也可以让如胶似漆的两个人形同陌路。

世界上哪有谁离了谁就活不下去呢?我只是还没习惯失了一个你的日子。

梧桐结(下)

遇到你之后我才知道,原来传说中的渣男并不如想象中那样仅限于帅的有钱的,而传说中的老实人有时候比想象中更贱更渣。

最初的时候,在喜欢的人与喜欢你的人面前你选择了后者。四年过去了,当那个喜欢你的人以为你已经彻底把心交给她的时候,你却给她捅了一把刀子,告诉她原来你的心里一直有那个你喜欢的人的位置,你和她在一起不过因为同病相怜,仅此而已。

梧桐还是忍不住去找了阿桀,她总觉得因为这么一件不起眼的小事而分手未免太过草率。

在G市这个亚热带南方城市少有的寒冷天气,梧桐紧攥着手机中截图下来的地址。那是阿桀新家的地址,她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找出来的。自从25号她跟阿桀说分手的那天,他就已经把她所有的联系方式拉入黑名单,唯一的漏洞是淘宝的密码他还没来得及改,所以她找到了他新家的地址。

梧桐在寒风中等了很久,阿桀终于肯下来了。

远远的梧桐见到了阿桀,那一刻,她灰暗了许久的眸子蓦然亮了起来,心里隐隐生出一丝期盼,他还是爱着她的。

梧桐穿着阿桀最喜欢的淑女长裙,小跑着向他靠近。

还有一个手臂的距离她就要触碰到他了,在她即将像往常那般想要扑进他的怀抱,阿桀一个转身,躲避了她的亲近。

他打开门,她讷讷地跟了进去,脸上的笑容倏地冻成寒冰。

“不可能的,我们之间再也不可能了。”阿桀边给他倒着热水边淡漠地开口。

“为......为什么?”阿桀的语气没有丝毫的起伏,好像在谈论一件稀松平常的小事,但梧桐却觉得天好似要崩塌了。那一刻梧桐觉得阿桀很陌生,相恋四年的少年她好像看不透他了。

“别问这么多,知道了对你没有好处。”

“但是我就想知道,这么毫无理由地说分手你让我以后怎么好好生活?”梧桐的泪像爆裂的水管一般汹涌而出,脑海中盘旋着无数个问题想要问他。

“我有别的喜欢的人了。”

梧桐强擦了把眼泪,眼睛倔强地盯着他,“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跟你分手以后。”

“你以为我会相信吗?才短短四天......呵呵,我真TM蠢,头顶着青青草原这么久却从没来没发现。”

“你可能不信,在分手那天,我遇到了我喜欢的人。”

“是谁?”

“你该知道的,是何依依。”

何依依是阿桀的初恋,准确来说是暗恋,就像当初梧桐对阿桀那样。

“她......她去看你了?”

“没有,说了几句话而已。”

“所以那天晚上你是知道我哭的,就因为何依依那几句话,你却假装看不见,是这样吗?”

阿桀没说话,但他的眼睛明明白白说出了他的答案。

真好,真的,四年的朝夕相伴,四年的亲密无间,四年自以为捧在心尖上的爱,到底比不上得不到之人的一句“对不起,我迟到了”。

梧桐完全控制不住地放声大哭起来,哑着嗓子一字一顿地拷问:“那......你当初......为什么......为什么要和我在一起?”

阿桀的眼神像看一个陌生人一样毫无波澜,“也许是因为同病相怜吧,看到你就像看到当初的自己。”

“阿桀,你真TM狠,真TM贱!你耽误了我整整四年啊,四年......”梧桐将紧攥在手心的纸巾狠狠地朝阿桀的脸上扔去,如果此刻她手中握着的是一枚手雷,她也会毫不犹豫地向他掷去。

阿桀捡起纸巾扔进垃圾桶,那一刻梧桐觉得她的心被血淋淋地剖出后被毫不留情地丢下。

“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做?”梧桐强忍着夺门而出的冲动,假装漫不经心地问。

“我会去追她。”

“呵呵......原来我还没这么惨,你们还没在一起。”

“你以为她像你这么闲吗?她现在连周末都要上班......”

“够了......”

梧桐一刻也不想在这个地方呆下去了,23楼这间新居入户的商品房像注入了世界上最卑贱的病毒一般冰冷肮脏。她拎起包包,一刻不停地转身逃离。

阿桀跟了上来,在房门即将被锁上的那一刻,梧桐转头对阿桀说:“我祝你幸福,祝你们这对狗男女性福!”

梧桐从来不知道,众多狗血偶像剧的场景会在她身上上演。

眼泪止不住的直往下掉,周围的行人都对这个放肆大哭的女孩频频投来诧异地目光,但梧桐已经全然不管不顾,她只想放声大哭,祭奠她可笑的青春和自以为是的初恋。

阿桀的新家很漂亮,宽敞的主卧最引人瞩目的是那日她和他一起挑的大床。那时,她满怀期待地倚在他的肩膀笑得很甜。

隔壁是上下木床的儿童房,粉粉嫩嫩的颜色,他牵着她的手,她眨着无辜的鹿眼向他撒娇:“我很怕疼,所以......以后我们只要一个小宝宝就够了好不好?”

他使坏地掐掐她的脸,然后直接将它揉成皱巴巴的一团,“那我勉强答应你。”

......

相处时有多少的甜蜜,如今就有多少的尖刀狠狠刺穿她的皮肤,刺穿她的五脏六腑。

蜜恋时她曾问他:“阿桀,你当初为什么要和我在一起呀?”

他说:“不知道。”

她以为是:“情不知其所起,一往而情深。”

殊不知是:“因为你恰好跟我来了同一所大学。”

所以恰好她活该受了伤。

她曾正儿八经地对他说:“阿桀,如果你不喜欢我了一定要第一个跟我说啊,我不想像个傻子一样最后一个知道,我也一定不会缠着你。”

他说:“总喜欢胡思乱想一些有的没的。”

原来,他只是从始至终都不曾对她全心全意,他的心永远有个角落为另一个她。

她无数次赌气地对他说:“阿桀,你就不能稍微夸夸我呀?就算是假的我也开心呀。”

他说:“不可以,我只会实话实说。”

原来,他不是不会说情话,只是他甜言蜜语的对象从来都不是她。

他说:“梧桐,我喜欢你长发的样子,不要剪好吗?”

她笑着说:“好。”

从此,短发了十八年的她再也没留过短发,即使她的发量很少,每次洗头都让她抓狂,她也义无反顾。

他说:“你能不能温柔一点?一点女孩的样子都没有。”

她为难地说:“我......我尽量吧。”

于是,向来牛仔运动裤的她第一次为他穿上了裙子,学会了打扮,但大大咧咧的性子却根深蒂固地改不过来。

她委屈地看着他说:“怎么办?我大概是做不来淑女了。”

他无奈地摇了摇头,到底没再要求什么。

她以为,他是学会包容吧,殊不知他只是叹息赝品终究是赝品,即使经过精雕细琢到底成为不了另一个她。

......

最初的时候,在喜欢的人与喜欢你的人面前你选择了后者。四年过去了,当那个喜欢你的人以为你已经彻底把心交给她的时候,你却给她捅了一把刀子,告诉她原来你的心里一直有那个你喜欢的人的位置,你和她在一起不过因为同病相怜,仅此而已。

张爱玲说:“也许每一个男子全都有过这样的两个女人,至少两个。娶了红玫瑰,久而久之,红的变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还是“床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沾的一粒饭黏子,红的却是心口上一颗朱砂痣。”

听说世界上最高明的谎言是百分之七八十的真心加上百分之二三十的谎言,这四年,容我大胆地想情到浓时你一定曾99%地爱着我,但到底是给不了我全心全意,久而久之那1%的念想随着你社会地位的不断攀升以及工作后数不清的阿谀谄媚逐渐膨胀扩大。慢慢地,曾经的红玫瑰变成了随手可弃的蚊子血,深藏在心的那一抹影影绰绰的幻想逐渐清晰,那是你不曾取得的明月光。

祝福你,祝福你和你曾经口中的二手货,天长地久,但我已不想再关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分享到: 更多
发布者资料
茜茜家煤球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7-11-21 11:11 最后登录:2018-02-02 11:02

推荐内容

  • 存折

    茫然 激动 忐忑不安 拥有了属于自己的第一张存折   曾见过妈妈的存折 包袱...

  • 想你也是虚拟的(组诗)

    想你也是虚拟的(组诗) 邵小平   ◎遇到你   遇到你,你只是一个QQ ...

  • 风问

      深夜醒来,听见窗外的风声。   这阵风是如何飞越千山万水,历经无数日夜...

  • 谁在为你默默修行千万年?

    千万年前,我是深山里的一方顽石。风雨在我的身上变幻,我被侵蚀成一颗沧桑的陋石。 ...

  • 竹灵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那片青翠的竹林,在他离开后的那个黄昏,开满了洁白的花朵。只为了...

  • 生命的旅途有你是一种美丽

    在漫长的人生道路上,总会遇到几个很特别的人,就比如你。或许只是纯粹的精神寄托,或...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会员注册 ┆ 广告服务┆ 版权声明

Power by DedeCMS V58_BIZ_utf-8 2004-2012 DesDev Inc.
澳门葡京集团 版权所有联系我们
京ICP备12031540号-2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京)字 03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16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