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主页>原创天地>成长纪事>

哈尔滨跨年旅行记

时间:2018-01-21 17:57来源: 作者:zl1260179777 点击:
  

浑浑噩噩的一年马上过去了,一直在忙忙碌碌,不清楚完成了些什么,也不明确有什么没有完成。应了云的提议,请了两天假期,想效仿老树的闲适,躲躲清净。也想换个心情,规划来年了。

去哪儿呢?好多人喜欢天冷往南走、天热往北走,何不反其道而行之。北京往北的城市不多,要说冬日风情最诱人的,蹦出脑海的还是哈尔滨了,正好冰雪大世界有跨年场,果断买票了。

乘廉价的飞机从北京来到了哈尔滨,仅用了不到两个小时。乘大巴到市区后,想打车,半个小时未果。站在风雪中,脸手冻通红。深刻体会到了什么叫人生地不熟的尴尬,也着实感受到了零下二十度刺骨的寒冷。讽刺的是,这不就是我们来之前想要的体验嘛。河洛街的宾馆很一般,整体格调一个字形容,冷。相比于室外的寒风凌厉已经好了很多。把行李放下,身子还没暖和过来,就赶去冰雪大世界了。这次是有幸打到了出租车,师傅顺手按下打表器,然后很自然地跟我们讨论价钱了。来之前就听说过当地的规矩,庆幸的是师傅没有喊太高。

路上一直东张西望,突然看到一处建筑亮着七彩的灯,估摸着是到冰雪大世界了。好一座冰雪建成的城堡,好像一个童话的世界。各种主题的冰雕争放异彩,以中大型为主,有圆顶亭子、尖顶城堡,有中式古老亭台楼宇,有佛教的宝塔,有信徒们钟爱的教堂建筑,还有各种主题的专场(竟然还有王者荣耀主题),可谓是中外荟萃、丰富多彩。每个冰雕里面都有敷设七彩的电灯,灯光从冰雕中散发出来,形成七彩斑斓的霞光,瞬息万变。在里面根本不用其他的照明了,彩灯就照亮了半边天。有一个特受欢迎的玩处,那就是200多米的大滑梯,排队的人比滑梯还长得多。我们是不能忍受几个小时高冷的等待的。登上大滑梯同高的雪坡上,饱览全景还是可以消遣的。只见坡下众多的冰雕五光十色、熠熠生辉。俯视还有涌动的人群,密密麻麻的。

来参观的多是和我们一样的年轻人,多为跨年的盛世场景而来,也不乏怀揣新年美好愿望而来。广场上站满了人,都跟着广播中的倒计时大声报着数,“5,4,3,2,1······”。2018年终于到来,广场南边的烟花应时盛放。一团团烟火冲霄而上,带着巨响在空中迸发,有的开得像一朵巨大的金丝菊,有的绽放出鲜艳的玫瑰,有的像蒲公英、像满天星,也有的像一窝小鼹鼠四处乱串,有的像星光瀑布倾泻下来,降临人间。爆竹声、尖叫声、祝福声汇在一起,聚集在这绚烂之下,飘向远方。烟花末了,人群像流水一样撤去,蹭上了增设的凌晨公交车。回到住处已是一点多,入睡前脑海闪现的依然是冬日里的五彩缤纷。

次日在一个小巷过了早。将军大馅牛肉包子,蘸醋和辣椒,就着咸菜,加上热气腾腾的小米粥,顿觉寒气散去、精神抖擞。然后兴致勃勃地就来到了防洪纪念塔。这是哈尔滨的地标性建筑了,犹如解放碑之于重庆、海塘纪念碑之于台州了。相传是为了纪念1957年特大洪水,由前苏联与哈工大的设计师共同设计的,塔身的浮雕生动地呈现在我们面前,再现了当时劳动人民战胜洪水的英勇景象。

从防洪纪念塔往南走,穿过一段地下通道,出通道就看见全是面包石铺的中央大街了。中央大街的面包石是一种花岗岩,每块约长18厘米、宽10厘米,深度不可而知。有人说借鉴的是欧洲筑路的经验。先用白灰、黄粘土、沙子搅拌成“三合土”,铺成路基,反复碾轧平整之后,将面包石有序地铺放在路基上。再浇灌上沙子、水,名曰焊沙,这样石头道就夯实不松动了,即使袅娜娉婷的女子走在上面,也不会遭遇高跟鞋塞进石缝或崴脚的尴尬。关于这些面包石价值的讨论也有很多,不一而是。

沿中央大街往南走,不时驻足参观路旁各式的冰雕,到马迭尔买了觊觎已久的冰棍和糖葫芦。边走边吃,零下十几度吃冰棍和冰糖葫芦,感觉口感真还不错。香草奶油味的冰棍爽滑可口,吃到嘴里并没有感觉很凉,难道是嘴巴已经冻到一定程度了。中央大街的冰糖葫芦跟北京的还不太一样,首先就是串大、山楂也大,东北人都好一个“大”字。零下二十度的蜜糖也感觉更甜了。在快走完大街的路口往东拐,走一会就能看见圣·索菲亚教堂。第一眼看见这座拜占庭式的教堂,并没有觉得那么的惊艳,暗红色的外墙,圆顶,绿色的穹顶已经变得暗黑,最上面是金色斑驳的十字架。由于周围新时代大楼的包围,教堂没有传说的那么高大宏伟,与周围的高楼、商场格格不入。站在正门伫立仰望她,脑海中涌现出一些旧时代的景象。我猜那时候周围应该很空旷,给当时的人们一种耸入云霄、蓬勃向上的感觉,那时候棚顶的鸽子也应该更多一些。正门棚顶上有几口大铜钟,声音铿锵浑厚,据说当时连几十公里外的阿城居民也会听到这钟声乐曲,堪称哈尔滨的一大奇观。感慨很能重现当时的情景了,所以也没了心思进到教堂里了。当天就在教堂附近住下,乘云午休的一会,我看了汤姆·汉克斯演的《达芬奇密码》,看到片中富丽堂皇又神秘莫测的古老欧式建筑,我就联想到了旁边的索菲亚教堂里面会不会也是如此丰富绚丽,然后就开始后悔没有进到教堂里面去见识了。

到晚上了,可以出门欣赏哈尔滨的夜景、享受中央大街附近的美食了。出门往北走,无意走到兆麟公园南门,遥看里面灯光灿烂,各式各样小型冰雕层出不穷,在彩灯的照射下分外醒目。本想进去逐个欣赏,奈何门票太贵。作罢,还是朝前走到了江边。此时的江的两岸上灯光不是很亮,但是松花江的冰面上那可是热闹非凡,特别是在浅滩区域,密密麻麻都是人。有玩烟花的,有滑冰的,有坐狗拉雪橇的,有骑冰上摩托的,动静最大的还是拖拉机拉着两排轮胎在冰面上甩大圈,轮胎上坐满了尖叫的游客,好不热闹。看完江上的热闹,我们又走回了中央大街,准备好好享受一顿地道的西餐,或者一大桌东北菜了。附近的西餐当属马迭尔和华梅的最好了,看到价格还是放弃了。那就去老厨家尝尝地道锅包肉吧。不料排队的人太多,光是买锅包肉的外卖窗口都排了十几米的队。虽然价格合适,吃不上也是枉然。饿着肚子,只好就近在巴拉斯美食城二楼找了一家东北小菜馆,门口一张“铁锅㸆(kào)大鹅(ne)”的海报还是蛮有吸引力的。首选大鹅,加了个家常锅包肉和特色血肠,还点了哈尔滨1900啤酒和格瓦斯。只觉得锅包肉太过家常,大鹅还可以,血肠也是不错的,蘸蒜味道吃很鲜。酒足饭饱,两人三菜居然还没吃完。临出门,老厨家锅包肉外卖窗口还有老长的队,不知道是啥滋味,让我想起了五道口的枣糕。

第三天应了云的安排,先去了太阳岛。遇到的出租车大哥挺有意思,聊了一路,给我们介绍哈尔滨的各种景点。太阳岛上景点真不少,一路上看到好几个园区,有个俄罗斯风情园印象深些。据说是以前俄罗斯民族的日常住房。云说冷,于是沿江晒着太阳往西走了。道路很干净,路旁的积雪也没有化去。天空中不知从什么时候飘起细雪来。很细小,更像空气中的冰晶,在阳光下纷飞,好像冬日里的精灵,有一种神圣的美。走着走着,竟看到了江的对面的防洪塔,还有冰面上黑压压的人和动物。我们索性朝着防洪塔,横跨冰面走了过去。冰面上都是白色的冻雪,看不到下面的冰层,即使能看到应该也看不出来到底有多厚。靠近人群,只觉比昨天晚上更加热闹了。冰面被划分了很多板块,组织着各种各样的活动。借助雪橇、滑雪板、冰上摩托感受着冰上活动的刺激,召唤骆驼、雪橇犬、骏马体验雪中玩耍的乐趣。我们俩并没有逗留,因为感觉冰面上还是要更冷一些。上岸后又躲进开封菜喝了一杯热咖啡,也庆幸可以掏出手看手机,决定下午去哪儿了。

最初是想去博物馆,领略这个城市的历史。云说,博物馆太有深度,我们也欣赏不来。索性改道去看看哈尔滨的大学,感受一下冰城的大学风情。第一个想到的是哈工大,顺路还能体验一下冰城的地铁。不愧是老牌名校,建筑宏伟大气、设备设施齐全。校门、教学楼、图书馆就不说了,就说在一条下坡路上连着就是三栋风格不同的食堂建筑。这也给了我们两落脚的方便,在室外冻得受不了就躲到一个食堂里面去暖和一下。有一个食堂的下面,刚开了高档的超市,丝毫不必校外的大超市差。让我印象深刻的还有沿路布置的极具创意的小型冰雕、雪雕,和东边美食街一样的“特色食堂”。所谓的特色食堂,不是食堂里有特色风味,说的是个体经营、小摊小铺,说的是煎饼果子、大馄饨、炸鸡奶茶、小板凳。我关于大学的记忆,像这种“特色食堂”占有很大的比重。通常还会有一个小超市、复印店和书店。这些经常是学校比较灰色的地带,也多是学生眼里的天堂。接着我们又去了哈理工和黑大,一理一文,与哈工大相比都朴素一些,却也是各有特色。出黑大西门的路西边是清一色的饭店,但是找了一路也没有找见一个中意的。想借助手机,却受不了几十秒的寒冷,硬生生抽不出手来。只好又躲到最近的开封菜里暖和,上网碰运气了。

没想到还真撞了个大运,找到一家环境优雅、菜品口味很好的茶餐厅。重点是价格公道,团购两人餐只要不到五十元。加一个西班牙番茄鱼,味道也是极好的。奈何快乐的时光总是过得很快,尤其美食面前。吃完饭就往机场附近的宾馆赶了。那是家庭式旅馆,爱心大床房,很暖心。更暖心的是老板包接送机,多人性化促销方式,又给了我们明天一大早赶飞机的方便。没想到在即将离去之时,得以如此暖心的经历。且邂逅美好,且感恩。

我觉得哈尔滨就好像一位高冷的美女,带有一些俄罗斯血统。这次寒冬极北之行也确实是让我好好冷静了一下。回到北京已经是中午了,随着人流挤进久违的地铁,好像一下子就明确了自己的定位。毕业后一年半的工作经历不温不火,与我当初的设想差太多。如果再与周围的人一做比较,心里其实是更加失落的,我也一度因为现实的残酷感到非常的焦虑和烦躁。云说我这是刚参加工作的综合焦虑症,治疗办法是切忌多想、做好当下。我有些被点醒的感觉。也明白了老树的闲适,确实是一种境界了,终究还是效仿不来。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分享到: 更多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会员注册 ┆ 广告服务┆ 版权声明

Power by DedeCMS V58_BIZ_utf-8 2004-2012 DesDev Inc.
澳门葡京集团 版权所有联系我们
京ICP备12031540号-2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京)字 03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16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