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主页>原创天地>成长纪事>

雪松

时间:2018-01-14 00:49来源: 作者:yanli88 点击:
  

临近过年,南国的风也愈发凛冽起来啦,望着屋外不剩几点翠色的细枝,突然回忆起北方的雪松,根茎植于土地,整个身体埋在雪里,一场大雪下来,一片片的针叶上堆积着厚厚的雪,过往的行人偶尔路过,稍微有一点震动,大片的雪遍哗哗地坠落下来,引得周围好事者啧啧称赞。

北方的松树是多的,也许是为了能在寒冬中多看几抹绿,很多地方,这样的松是被当做行道树的,一排排挺拔的身躯许是见得多了,已经不会让过往的行人特意留下脚步去驻足观看,只有因为交通堵塞,迫不得已,偶尔会透过车窗向外张望几眼。虽然只是隔着一层薄薄的玻璃,但是车内外已经是两个温度啦,那时的我是不会冒着寒冷,特意跑去近距离地接触,况且那时的个头还不足以够到那抹绿。忘记什么时候,好奇心过重的我曾经试着想去拔下一根松叶,但奋力地向上蹦跳,使得大片的雪差点将我淹没,似乎这树是活了,在与我玩耍,像个老顽童。凉气袭来,冻的我瑟瑟发抖,但心中的愉悦却怎么也掩饰不住。妈妈那个时候力气还是很大,一把将我提出雪堆,耳边总是一串串熟悉的唠叨。记忆中那个冬天的格外地明亮,趴在妈妈的肩头,这天与地之前仿佛只剩下那抹绿,以及那一个个长长的脚印。

再后来呀,就许久不曾留意啦,因为是在身边,所以觉得时间呀,还有的挥霍。

回忆里再次出现的场景是返回学校等车的路边,漆黑的夜里,只有一盏昏黄的灯光,像是萤火虫将要逝去的生命,朦朦胧胧映在雪地上,这时的雪仿佛也有了温度,柔柔地轻抚着松叶,朵朵针叶也在轻轻拖着片片雪,如同相互依偎。怀里热腾腾的是妈妈早就做好的鸡蛋,当时只觉得烫手。已经开始住校的孤行侠,很是不适应这样的关怀。嘟嘟的喇叭声带着一片喧嚣,穿过叽叽咋咋的人群,挤到车窗边,忍不住打开窗门,向后张望,漆黑的车站上,早已模糊了它的影子,能见度范围内只剩下哈出的雾气,以及被车轮压出的一条条印记。冬夜的车子开的很慢,但到底驶出了我的少年时代。

大学来到了四季常青的南国,接踵而来的是毕业就业,一南一北似乎是两条平行线。透过明净的玻璃,手捧这一杯热热的杯子,无意间点开手机的页面,图片里,仍是是那抹翠绿,天地间一片雪白。妈妈:“家里下雪啦!”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分享到: 更多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会员注册 ┆ 广告服务┆ 版权声明

Power by DedeCMS V58_BIZ_utf-8 2004-2012 DesDev Inc.
澳门葡京集团 版权所有联系我们
京ICP备12031540号-2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京)字 03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1668